• 第七章 绝处逃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1本章字数:2990字

    轰隆一声爆响。

    猛烈的狂风卷过,方一道回头一看,原地被轰出一大坑。

    姜书涯从后视镜看到,血狼站在尘埃中,凶残的目光投来,嘴角浮起残忍的笑意。

    “混蛋!”

    机车转速表的指针在飙升,姜书涯却只看到血狼越来越近,虽然两旁的树木飞速后退,却不能改变血狼越来越近的现实。

    机车的引擎发出野兽般的尖锐咆哮,在姜书涯死命地加速下,颠簸的路面让车体震颤着,不堪重负。把习惯刀口舔血的方一道吓得面色惨白。

    活路只有一条。

    姜书涯飞快地把静海公园的环境思索一遍,血狼的速度实在是太过可怕,绕弯或者减速都是自寻死路,只有笔直前冲这一条路可行。

    “书涯哥,你要干什么!”方一道惨呼起来。

    机车已经冲破了花圃和小树林,再冲过前面的那片草坪,就是水幕电影的观影台,高台下就是正处于结冰期的坤江!

    “逃命!”姜书涯回答,毫不客气地再次加速,机车发出惨呼一般的轰鸣。

    直接冲过去,能不能摆脱血狼姜书涯也不知道,如果说现在他俩在下棋,他这一手就叫治孤,只能往看似绝路的棋路走。

    这时候斜刺里杀出一辆冒烟的桑塔纳,付守仁把方向盘风车似地旋动,破车横过车身滑行过来,刺耳摩擦声中撞开一排排的座椅,以一个漂亮的长距离漂移停在必经之路上。

    “快逃!我来挡住这怪物!”

    冰寒的江风呼呼卷来,付守仁的风衣迎风展动。

    当英雄可不是这个时候啊!

    姜书涯心头狂叫,就一把破手枪,拿什么去挡?看到桑塔纳的一刹,他脑中一个主意电光闪过,来不及思考,调整车头,直奔付守仁而去。

    血狼狞笑着飞奔而来,他的移动方式很简洁,一个迈步就是老远,几个起落就拉近了猎物的距离。看到姜书涯选择的方向,他心下一个劲冷笑,就算让你冲进水里,难不成还能逃得掉?

    机车直冲出去。

    付守仁还来不及反应,被姜书涯环手一搂,带着他冲出防护栏,三个人连人带车一起飞出去。就在半空,姜书涯深吸一口气,混元针锻劲的聚字诀使出,脚上的布鞋迸裂,左腿明显的胀大一圈。

    一声霹雳似的暴喝,姜书涯一脚蹬在雅马哈的坐垫上,带着付方二人以更快的速度坠落,掉进冰冷的坤江,溅开数米高的水花。

    而机车如炮弹般电射回去,狠狠地砸在桑塔纳上,炽热的红焰夹杂着钢铁碎片喷出,爆炸的能量产生巨大的冲击,雅马哈的一个轮子飞到十米之高,然后燃烧着从半空坠落。

    强如血狼也只能选择暂避。

    油箱破裂,连环爆破,轰隆巨响惊破夜的宁静,燃烧的余烬岩浆般淌下,深深坠入坤江之中,

    江面波澜不惊,浮冰反映着火光,粼粼向东延至地平线。

    血狼像一座雕塑一样,静静地站在断缺的防护栏上,不语。

    夜空中繁星点点。

    风吹过,了然无痕。

    第三章

    “那是什么怪物?”付守仁裹着被子,蹲在电烤炉前面,脸色发青嘴唇发紫,一半是冻的一半是吓的。

    三个人身体都不错,冰水里游了一圈,姜书涯半拖半拽,把两人给带上岸,好在离付守仁的家比较近,否则大冬天全身挂着冰渣,出什么事就不好说了。

    姜书涯从卫生间出来,热水澡冲过,混元针锻劲运转,马上跟没事人一样。他苦笑着说:“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大叔你会信吗?”

    付守仁一脸的质疑。

    姜书涯叹了口气,事到临头也瞒不住,把后山遇到古月和血狼的事情讲述一遍。付守仁和方一道的表情,和雪儿当时一模一样,全当是听天方夜谭的小说。

    “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姜书涯摊开双手。

    付守仁一脸见鬼的表情,这时候一阵电话铃狂响,他抓起话筒,没好气地说:“是我,付队。呃……座机!我不在家在哪儿,啥?紧急事务特勤组?喂!”然后他抬起头,脸带迷茫。

    刑警面前,方一道心头发虚,嗫嚅了半天,说:“大叔,杀死蔡老大的凶手……”

    付守仁瞪了他一眼:“聚众斗殴,严重干扰社会秩序,你小子能啊。”然后他叹了口气,说:“我大概能猜到你的想法,蔡启重是吧?我知道这人,讲义气,阳城地面上西北区的混子头。杀他的是西门盛那小子,但事发现场我也看到,但他完全可以辩护正当防卫,顶多告他一个非法持有枪支,进去两个月就保释出来了。”

    方一道虽然有些手段,但是这种内幕他仍很懵懂,听付守仁这么一说,明白通过正道手段没办法对付西门盛,想到这里……他不动声色地下定决心,眼睛微微虚起。

    付守仁警觉地说:“你小子可别干傻事。西门盛背景不简单,他的老子是胜达集团的副总,黑白两道通吃的主,惹上这家人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

    姜书涯伸手抓住方一道的头,笑着把他的头摁下去,说:“我们这样的小市民,怎会有胆子惹上那种权贵,大叔,你想多了。”

    付守仁轻哼一声,并不怎么相信。

    门锁响起。

    “哥,我回来了,今天加班。”一白领丽人推门而入,惊呼了一声:“姜书涯,你怎么在这里?”

    姜书涯回头一看,也一下子呆住,这不是别人,就是他的班主任,付诗涵。

    这俩人竟然是兄妹!

    姜书涯看看付守仁邋遢的样子,再看看纤尘不染的付诗涵,由衷地表示无言以对。

    她怀里抱着一堆资料和试卷,看到姜书涯和方一道的样子,脸色立刻沉下来,问:“哥,他犯了什么事?”

    付守仁拍了拍额头,知道自家妹子想多了,正打算解释。姜书涯忽地冲着他一鞠躬,说:“付队,我们不该聚众打架,的确是我们的错,请求您的原谅。”

    付守仁立刻醒悟过来,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清了清嗓子,说:“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是笔录还是需要的,跟我去局里。”

    不容付诗涵求情,他直接带着两人离开。

    “什么都学就是不学好。”付诗涵把资料重重地放下!

    地上散落着一地的衣物,付诗涵皱了皱眉头,忍着气全部收起来,潮湿冰冷就像刚从冰水捞出来。她疑心大起,回想一下,他们三个穿的,可都是付守仁的衣服!细细查探下来,发现了不少摩擦和烧焦的痕迹。

    三个家伙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付诗涵疑窦丛生。

    灯光突然黯淡下来。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角落响起:“你就是那个警察的妹妹?”

    “谁!”

    付诗涵心下虽惊,但不太害怕,付守仁教过她搏击,等闲一两个人不在话下。

    角落静静站着一人。

    湿漉漉的雨披,白得透明的脸,眼睛透着邪气,身材非常高大,站在那里像是踞坐着一头白狼。

    血狼咧嘴一笑。

    付诗涵忽觉困意袭来,眼前的一切开始朦胧,然后轻飘飘地软倒在地。

    血狼走上前去,忽地看到报名册,心念一动,一页一页翻看起来。

    他面露沉思。

    片刻之后,付诗涵和血狼一起从客厅消失无踪。而沙发上的报名册翻开,定格在薛晓琦的资料页上。

    照片上的她巧言笑兮,青春美丽。

    市局里。

    付守仁不认识那什么紧急事务特勤组,他在刑警支队这么多年,就没听过这么一个部门。不过既然通知到了,他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如果有什么人接手这事,那是再好不过,就让上面的家伙去头疼好了。

    市局已经门禁,付守仁拿出自己的身份识别卡,刚刚刷好,很快一名西装革履的英俊青年走来,熨得笔挺的衬衣,深色的领带一丝不苟,标识Burberry牌子的金丝眼镜,显得文质彬彬。他温和地招呼:“付队,你好。”

    付守仁扫了一眼他胸前的证件,说:“你是?”

    青年微微一笑,说:“我是紧急事务特勤组的探员,齐兆明。这边请。”

    众人跟随他前行。

    越走越走付守仁心下越惊,二十年他竟没发现存在这样一条路,就像凭空多出来的一个房间,但是现实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幻觉。

    齐兆明似乎看出他的疑惑,笑着解释:“这片区域出于保密,有三长老布下的幻壁奇阵,如果没有像我这样的人引路,普通人只会在外面打圈,是进不来的。”

    这话让付守仁心头有点不爽,因为他听出齐兆明语气中的鄙夷,虽然这小子刻意地掩饰,但那种骨子里的傲慢却掩盖不住。

    姜书涯心头在打鼓。

    方一道更是怕得厉害,今天一天的遭遇,比过去加起来的还奇幻。这个打小就稀奇古怪的姜哥,一段时间不见,身上的神秘更加扑朔迷离。

    很快众人来到一扇木质大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