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西门与血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1本章字数:3414字

    姜书涯带着眼镜男走出包厢。

    身量更高的眼镜男跟在他身边,看上去像一只装笼子里的鹌鹑,畏畏缩缩地跟着。

    他很恐惧。

    二十六岁的年纪不算小,混道上已经四五年,也没混出个模样,但是脑子精明人懂事,伺候老大很有一套,虽然不怎么能打,还是被赵强视作心腹带在身边。

    这么多年,砍砍杀杀他也见过,也动手捅过人,挨过刀。但是那都是拼力气看武器,大片刀子谁都怕,酒瓶子夯在脑门上,再牛的人也歇菜,这才是常识。

    但是刚刚在包厢里面的人,包括赵强都是干架的好手,市井群殴杀出来的猛人,下手狠动作快力气大,不然赵强也不会就带那么几个人。可身边这个文文弱弱就一双布鞋的少年,愣是用比动作电影还准确的技法,赤手空拳三两下干翻了一群大汉。

    本以为带他出来认人,酒吧里会上演一场混战,他又有机会见识一个人单挑二十五人的壮观场面,结果却令他更为惊悚。

    两人到大厅之后,姜书涯招呼服务生,先点了一杯鸡尾酒。带着眼镜男绕着场子走,让他一个一个指出哪些是赵强的手下。

    然后,姜书涯示意他走下去。

    眼镜男见识到了电影007一般精彩的暗杀手段。

    或是沙发背后的黑暗,或是卫生间的拐角,或者是卡座的阴影,只要没有人注意的角落,姜书涯就会像幽灵一样出现,一击必中。赵强的手下一个一个晕倒,由酒吧的服务生扶醉鬼一样搀走。

    二十五人,整整二十五个人,不到半个小时,就这么悄无声息晕厥,在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拖进了酒吧的仓库里面。

    眼镜男站在一旁,惊如天人。

    不知什么时候,姜书涯站到他身边,看着他笑,手中的鸡尾酒还剩一半。

    眼镜男咽下一口口水,赔笑:“大哥,你看……我的事做完,能不能放过我?”

    姜书涯小抿一口,第一次喝,感觉还不错,水果味,像小时候喝过的饮料。

    示意眼镜男坐下,姜书涯倚靠在墙壁上,问:“你叫什么名字?”

    眼镜男垂下头,说:“宋成杰。”

    姜书涯问:“真名?”

    宋成杰苦笑,说:“要看身份证么?”

    姜书涯摆了摆手,说:“不用,只是……你有点像一个人,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跟着赵强时间不短了吧?”

    宋成杰嗯了一声。

    姜书涯把酒一口喝干,说:“跟着我怎么样?”

    宋成杰大感愕然,这是挖墙脚?可是他们半个小时前还是敌对的……这个少年脑子还清醒吗?不过他还是堆起笑,说:“好啊。”

    姜书涯笑笑,说:“这群人里面,你最脑子好,如果不是我盯了你一眼,消息已经传出来了吧?”他指了指宋成杰的口袋,那里藏着一部手机,屏幕上是随时待发送的短信——上面两个字:行动。

    宋成杰尴尬地把手机拿出来,说:“大哥,你们动作这么快,我哪儿敢?”

    姜书涯双手搭上他的肩,说:“这不是实话,为什么帮我们一把?告诉我原因,将决定你接下来能得到的信任。”

    宋成杰沉默。

    姜书涯也不急,这个男人有着不同的眼神,望向沐沐的目光,绝没有充满欲念的下作。他作为赵强的智囊,待人处事肯定老道,如果要组建一个帮派,这样的角色必不可少,他或者方一道,都缺乏这些经验和知识。

    排除他演技浮夸的懦弱,这个男人确是少见的人才。

    良久,宋成杰叹了口气,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说:“原本我是个程序员,中专毕业,自学的编程,有一个当护士的女朋友。”说到这里他脸上浮现温暖的笑意,然后脸色逐渐冰冷,说:“我们说好,凑齐十二万的首付就结婚。还记得,那一天是25号,发工资的日子,我算了下离梦想就差五千,但是……那天她一整晚没回家。”

    说到这里,宋成杰拳头握紧,浑身肌肉紧绷。

    姜书涯也沉默下来。

    宋成杰仰起头,闭上眼睛,说:“她的尸体在一间仓库被发现,身上到处都是淤痕和烫伤,吊在门梁上。”他语气很平静,却带着令人胆寒的力量:“事后我辞了工作,发誓要找出凶手,然后杀掉……用最残忍的手段。”

    姜书涯问:“谁?”

    宋成杰弹掉一截烟灰,盯着那一点红光,吐出三个字:“西门广。”

    儿子是疯子,他爹似乎更狂,刚好一家人,算同一本账。

    姜书涯伸出手:“欢迎入伙。”

    宋成杰一巴掌拍开:“这么多年我早就明白,给人当小弟,就是帮人数钱被人卖,我就一个要求,卖我之前吱一声。”

    姜书涯笑了:“坦白说,如果价钱合适,我连自己也卖。”

    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精美的阳光一品苑,阳城的别墅小区,一辆改装的机车轰隆作响,嚣张地冲进去,值夜班的保安赶紧把闸门打开,上次那位稍微慢了点,直接到医院里住了一周。

    西门盛做掉了蔡光头,心情大好,找了两个妹子疯狂了大半宿,总算还记得他老爹的话,早上之前必须赶回家,他大大小小也是个股东,盛达集团召开董事会确立今年的投资方向,必须出席。

    “真没劲。”

    西门盛对董事会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在漂亮女人身上发泄,或者看到敌人血肉横飞,只有这两件事才能给他带来酣畅淋漓的满足感。

    指纹锁打开。

    偌大的别墅黑洞洞的,一个人都没。

    大概佣人都睡着了吧?

    西门盛心情略有些不爽,当即想开骂,不过打开客厅的灯,真皮沙发上竟躺着一名身材婀娜的白领丽人。雪白修长的脖颈,整齐但修身的OL装,鼓胀的双峰压出明显的沟壑,浑圆笔直的美腿蜷曲着,短裙下面的神秘地带若隐若现。

    西门盛舔了舔嘴唇。

    难道是老头子带回来还没玩的下属?西门盛虽然才泄了火,不过这女人实在有些漂亮,单单是看着就有了欲念,反正也是让男人骑的货,自己先享用了老头子也不会说什么。

    西门盛正要上前,一阵阴寒的气息掠过。

    “开了冷空调?”

    这个时候他才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穿着雨披,脸色白皙透明,唇角微微翘起,正用一种鬣狗看腐肉的眼神望着自己。

    “什么人!”

    西门盛虽然吃惊,不过他手枪傍身,倒没有特别畏惧。

    “真是不错的灵运。”血狼张大鼻孔用力吸着,一脸吸毒般舒爽的表情。

    枪响。

    原来是个疯子,还讲那么多干嘛?西门盛抬手就是三枪。

    精装瓷砖的墙壁立刻多了三个弹洞。

    血狼已站在他身后。

    “小子,寄宿在你体内的东西叫邪种,很有趣,它会引来源源不断的灵运,正好大爷我受了点伤,在你身边看来能最快的恢复过来。”

    西门盛哪听得懂?还以为见了鬼,只知道冲着血狼开枪,弹匣打光之后,空旷的客厅里只有扳机的空响。

    “鬼!鬼啊!”

    从来不信鬼神的他已经吓尿了裤子,一阵臊热从他的裤裆淌下,滴滴答答溅在大理石地板砖上,看得血狼大为皱眉。

    “胆子这么小,可不利于邪种的发育啊……不过,这样也差不多,反正,最后也是要把它吃掉的。”

    血狼想着,不耐烦地一手掐住西门盛的脖颈,单手把他提离地面,说:“给老子闭嘴,再废话一句爷直接撕了你。”

    “鬼……”

    后面的话被西门盛硬生生憋住。

    血狼一声邪笑,把西门盛扔到地上,说:“沙发上的女人,不准碰,她是我重要的筹码,你小子该干嘛干嘛。”

    西门盛眼珠一转,初始的恐惧之后,他心思活泛起来,试探着说:“大仙,你的意思是?”

    血狼走到他跟前,俯视着他,像看一条狗,笑着说:“接下来,我会帮你,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都可以跟我说,不过需要一些回报。”

    西门盛还没回味过来,血狼指尖放出毫光,没入他的眉心之中。

    西门盛大骇。

    血狼蹲下拍了拍他的脸,说:“这就是代价,去做你想做的,遇到困难就找我。记住,不准跟任何人提起我的事,否则……嘿嘿。”

    钢铁制的勃朗宁手枪,在血狼的手里慢慢变形,然后被随意揉搓,成了一团废铁。

    血狼站起来,说:“这座房子不错,归我了,佣人方面你安排下。”

    说完,血狼抱起付诗涵,直接走进二楼的主卧。

    西门盛呆呆地坐在地上,直到一阵凉意从胯下传来,他才回过神来,恐惧之心渐渐消散,然后他的嘴角慢慢翘起,他想笑,却不敢发出声音。

    真是赚大了!以后罩自己的可是真正的鬼神!阳城地面上,谁敢不服?

    至于代价,西门盛才懒得考虑那么多。

    清晨,付诗涵终于醒过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身体没什么异样,付诗涵仍然很警觉,这个邪气的男人实在可怕。

    血狼坐在大理石的窗台上,路灯的光透过窗户,雄壮英武的男人却独身一人。场景带着一丝落寞和凄清。

    这样的男人也会寂寞?

    付诗涵一时间竟忘记对方的恐怖。

    血狼猛地回头,盯着她,下一刻,去到付诗涵的身前。说:“关于薛晓琦,你知道多少?”

    来去如电,这样的速度令付诗涵心惊不已,听到问话,她冷哼一声,沉默不答。

    血狼一手掐住她的咽喉,冷声道:“女人,别以为我不会杀人。”

    付诗涵顿觉呼吸不畅,像是被铁箍卡住了脖子,她拼命挣扎却是徒劳无功,片刻之后,脖子一松,她跌坐在床上,只剩下喘息的力气。

    她缓过气来,倔强地昂起头,盯着血狼说:“出卖自己的学生,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喜欢杀就杀吧。”

    血狼冷冷地看着她。

    付诗涵一瞬不瞬地回望。

    良久,血狼转过身去,冷声道:“随你,如果不想一直昏迷,就老实待着,不准离开这所房子。迈出一步,就宰了你。”

    说完,血狼回到窗边,凝望着窗外,像一匹冰雪中的孤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