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子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1本章字数:2536字

    付诗涵小心翼翼地下床。

    整齐的被褥叠放身边,这个男人一整晚就呆在那儿,连床都没上么?想到这里,付诗涵觉得自己有病,想那么多干什么,找机会逃走才是真的。

    别墅很宽。

    踏出主卧,厚实的地毯铺开,居中放着一座两人高的铜像,塑造的是巨人面具一般的古物,付诗涵虽然不认识,但这么大型的青铜器,其价值已经不是金钱能够衡量。但是其他的装潢却显得烂俗,巨大的水晶吊灯,欧式的家具雕花。除了材质精良造价昂贵之外,完全看不出主人的品位和格调,或者这种爆发户式的陈设也是一种格调?

    “哟,美女,昨晚感觉怎么样?”

    轻浮调笑的腔调响起。

    付诗涵急忙转身,却看到一个紫色唇彩,眼带淫猥,穿着朋克式皮衣的青年,不是西门盛还能是谁?

    他身后跟着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大腹便便一脸酒色过度的样子,拿着一根软木手杖,唯有那身阿玛尼西服和爱马仕皮带替他长了些威严。

    “老爸,神仙估计还在床上,至于这妞么……嘿嘿。”西门盛舔了舔嘴唇,在他想来,昨晚干过一番,血狼应该对付诗涵没了兴趣,不过他仍旧兴趣十足。

    西门广上上下下打量了付诗涵一番,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说了一句:“把这妞带回去。”

    直到这个时候,付诗涵才发现,进门的阴影里,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竹竿也似的男人,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盯着自己。

    听到西门广的命令,竹竿男一步迈出,便跨过五六米的距离,一双干瘦的手直接向付诗涵抓来。

    付诗涵好歹练过散打,正要反手一击肘击,脚腕一股巨力传来,整个人被抛飞到沙发上。

    她惊恐地发现,对方的速度和力量,远超普通人的水准。

    “别过来!”付诗涵惊呼。

    竹竿男毫不在乎地上前。

    西门父子则在一旁欣赏着,西门广甚至在想,是不是让他们就在这里来一场,他近些年体力日渐不支,但是欲念却旺盛不减,用看也是他发泄欲望的一个途径。

    竹竿男阴笑着上前,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冻结,僵硬地转过身去,仰起头,二楼的扶梯上,血狼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

    西门盛欢喜地介绍着:“这是我爹。老爸,这就是我说的那人。”

    西门广眼中滑过惊悸,他混迹多年,可以说阅人无数,但是这个男人,带着荒漠野狼般的气息,而且那股浓郁的血腥气,哪怕是他也感到不安。

    西门广施礼道:“敢问上仙尊姓大名?”

    但是血狼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竹竿男身上,压根就没理会西门盛的话。

    竹竿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仅仅是和血狼目光的对视,他额头的汗珠就如同蒸桑拿般不停渗出。

    好可怕的男人。

    竹竿男叫潘冬,本是地里刨食的世代土农,某天家门口躺着一个死去的乞丐,替人收尸的时候被一道青芒射中,虽然他不清楚那股从乞丐体内跑出来的青芒是什么东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了自己的不寻常。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大,而且他集中注意力的时候,甚至可以凭空召唤出火焰,这是他绝大的秘密,也是他踏上黑道这条路最大的依仗。

    跟着西门广的十几年以来,他从来没显露过类法术的能力,只需要拳脚就能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但是他的信心在和血狼对视的第一眼就冰消雪融。

    就像一只炸毛的野猫,看着一头踞坐的野狼。

    难道说……潘冬也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西门广终于察觉出不对劲,听儿子说有这么厉害的一人,他就知道这一次问题严重,能闪避枪击的人不是没有,他这个心腹就是这样的存在,但是像臭小子嘴里那样轻描淡写,也不可能办到。

    他带上潘东的意思就是,假如这个神秘人是同道中人,至少拿出自己这方的底牌。西门广深知合作的基础是实力,如果没有对等的制衡,所谓的合作就是一种奴役。至不济,潘东的出现会让对方知道,自己这方并不是没有反抗的能力。

    但是现在的情况大大出乎西门广的意料之外,潘东面如死灰,像是刚从河里捞出来的死鱼,久经混战的心腹王牌怎么会做出这幅模样?

    血狼抽了抽鼻子,邪邪一笑,说:“虽然年份不够,不过勉强凑合。”

    危险!

    潘东竹竿一样的身体猛地绷紧!

    根本来不及细想,潘东双手呈爪,两团炽热的火球凝结,大厅的温度瞬间升高,中央空调的鼓风机疯狂运转,但是仪表上的温度指数仍是不停攀升。

    火球脱手而出。

    飞至半空的时候,火球已增至脸盆大小。

    真皮沙发冒出烧焦的味道。

    “去死吧!”潘东看着自己的火球疾飞而出,凶猛地扑向神秘的男人。

    西门广从来没见过潘东用过这一招,简直就是随手可扔的凝固汽油弹,他忽地有些惋惜,如果能招揽这个神秘男人,两人一齐的话,一统阳城的黑道岂不是易如反掌?

    烈焰翻滚。

    木质的楼道轰然倒塌,燃烧的木材很快碳黑,可见火球的温度之可怕。

    该死了吧?

    只要是血肉之躯,应该不可能在这样的高温下存活吧?竹竿潘东竭尽全力挥出的炎咒,现在他身体已经空荡荡的一片,随时可能会晕倒。

    忽地传出一个兴奋的声音。

    “原来是灵运·子焰,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种感觉。”

    高大的人影旋风般冲出。

    汹涌的烈焰刹那间熄灭。

    下一秒。

    血狼用恋人一般的姿势把潘东拥在怀里。

    瘦高的潘东在他的手里,真的变成了一根竹竿,被他抓住头轻轻的一折,颈骨断裂的脆响让西门广心脏狂跳。

    付诗涵清清楚楚地看着,血狼一口咬在潘东的脖子上,那是颈动脉所在的位置。

    片刻之后,潘东像一个破口袋,软倒在地上。

    血狼心满意足地看着西门盛,邪邪一笑,说:“这个子焰的味道不错。”

    西门广看得心惊。

    西门盛看得热血沸腾。

    付诗涵只剩浑身颤抖。

    这样活生生吸干一个人,给她带来的震撼无法言述。

    “老爸,我就说他很厉害吧?”西门盛兴奋地满脸潮红,甚至连下体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血狼拭去唇角的鲜血,看着西门广邪邪一笑。

    “大仙果然法力高强!东子冒犯仙威,死有余辜!”

    西门广立刻马屁如潮,他这种人最是明白一个道理,见风使舵才能活得更久。

    西门广抬头一看,血狼人已不见。

    “想干什么就去干,在我恢复之前,会一直帮你们的,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远去。

    西门父子俩看着潘东干瘪的尸体,再看看付诗涵,什么话也不说,转身就离开了这栋别墅。

    “老爸,怎么办?”出门上车,驶出老远。西门盛终于收起了那副幼稚的表情,一本正经地问着。

    西门广阴沉着脸,说:“这人强得可怕,来阴的没机会,只能祸水东引。”

    西门盛眼中精光一闪:“你的意思是……?”

    西门广冷笑:“你也看到了,东子那么强,也就是一招的事,这种狠角色,怎么能不好好利用?隔壁的东菱社团那群王八蛋,让他们触触霉头岂不美哉?还有,别忘了,那群喝人血的外国佬也逍遥了这么久,该是时候让咱们上台爽一爽了。”

    西门盛嘴角微微翘起。

    “董事会,直接去。”

    西门广吩咐司机直奔金顶大厦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