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打给你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1本章字数:2154字

    中!

    拳面传来结实的打击感,卢建伍还没品尝胜利的喜悦,颈骨传来一阵剧痛,随即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旁观者看得清楚,方一道倒下的一瞬,竟是趁机抓住卢建伍的手臂,借力一记反踢,借由他中门洞开的空隙,直接命中对方的脖颈。

    两人要害同时受创,但是脆弱颈骨受伤的卢建伍却失去意识,而方一道虽然遍体鳞伤,浑身鲜血,却挣扎着从地上站起。

    方一道摇晃着站稳,看着已经晕倒的对手,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要怪就怪你的手臂太长。”

    若非卢建伍的手臂异于常人,中线的空当绝不至这么大,方一道也就没机会偷鸡取巧。

    “胜利者,方一道。”

    虽然不甘心,但是结果再明显不过,裁判只能宣布。

    姜书涯赢了三万七千二。

    众人看他的眼光都不自觉改变,倒不是对那点钱的敬畏,而是对他们的年轻和实力,这么小的年纪就具有的气魄。

    薛晓琦浅浅一笑:“这下你有钱咯,不会再请我吃霸王餐了吧?”

    姜书涯苦笑,说:“这可是小方用命拼回来的。”

    薛晓琦说:“那你怎么还让他下场?”

    姜书涯望着场上重伤不屈的背影,说:“将来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男人,这么点小事怎么能难倒他呢?”稍微顿了一顿,说:“蔡光头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如果不发泄一下,我担心他的自毁倾向,这样闹一场对他有好处。”

    薛晓琦支着下巴,耸了耸肩,说:“又是男人那一套说辞。”不过她识趣的没再说话。

    “下一场,你们谁上?”赵强黑着脸,看到方一道冷酷的背影,他又觉得手臂在隐隐作痛,那一刀也像这一击,既快又狠。

    薛晓琦刚要开口,姜书涯拦住她,说:“大小姐,这事儿你别插手,我来好了。”

    薛晓琦伸出三根手指:“三顿麻辣烫。”

    姜书涯苦笑:“成交。”

    这两人莫不成是疯了?赵强心里疑窦丛生。

    姜书涯走上选手通道,方一道躺在担架上经过。方一道惨然一笑:“我本以为可以打两个,还是小看了对手的力量,这些人的拳头像是铁做的,挨一下可不好受。”

    姜书涯拍了拍他的肩。

    “两个是么?我打给你看。”

    站上擂台。

    看到姜书涯的样子,观众的嘲讽声更大。方一道还有彪悍狠辣的气质,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小子,除了身体似乎还有点结实,穿得又老土一身的穷酸,也算是开了生死擂的先例。

    铜钟响。

    对手也步上擂台。

    来者脚步沉稳,穿着宽大的外袍,寸板头发格外精神。进入擂台范围后,他解开外袍,露出一身腾着热气的结实肌肉,显然他刚热过身。后背纹着一条青斑点睛下山虎,尾巴从肩头纹至左胸。观众有不少认识他的,生死擂上的青纹虎谭武,做他的对手等于和死神照面。

    他在生死擂上的比赛次数比暴猿卢建伍要少,一共只有十四场,但是从场上抬下了十四具尸体,可以说是东菱社团最强拳手之一。

    场上立刻安静下来。

    有点脑子的观众开始琢磨,就为了对付这么个小孩,连青纹虎都上场了,显然这小孩的来头不简单。

    谭武并没有因为姜书涯的年龄而露出轻视之态,平常心和谨慎才是胜利的保证,胜利者才有生存下去的权力。

    “请。”

    青纹虎谭武执武者之礼。

    姜书涯双手下垂,看着他,忽地举起一只手。

    “干嘛?怕了?”赵强充当起临时裁判,吊着膀子走上台来。

    姜书涯笑笑:“不是三场么?剩下的一个呢?一起打吧,快一点。”

    赵强眼睛瞪圆,难以置信地说:“你疯了?”

    姜书涯抬头望向贵宾厅的赵天破,脸上浮起一丝笑意:“而且我还想下注,一打二,不知道你们的赔率是多少呢?”

    赵强呼吸粗重起来。

    一道难题摆在了赵天破的面前,如果赔率像方一道那样玩玩,一百倍可不是开玩笑,但是如果调整得太低,岂不是表示他们认可了姜书涯的实力,那这比试的意义变得毫无价值。

    赵天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吩咐道:“既然打两个人,赔率就照人数1:2,哼。”

    手下唯唯诺诺而去。

    薛晓琦看得挺开心,这个大枭明显不服气,但是却又不愿意冒险,一比二的赔率一处,不少人反而下注更加踊跃,既然雷虎都认可少年的实力,那么也就意味着极大可能不被看好。

    直到第三人上台。

    仍然是个中年汉子,普通的身材,称得上英俊的样貌,但黑色的眸子跳荡着疯狂的光,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敌人。他看着青纹虎,咧嘴一笑:“没想到我们还有机会联手。”

    谭武别过头去,并不愿意搭理。

    观众席上已经沸腾。

    这第三人竟然是孔翔!

    他没有固定的特殊称号,因为他找不到喜欢的名字,但这一点点小嗜好却是别的拳手的噩梦,因为但凡他听到喜欢的称号,就会邀战,将称号主人格杀当场,获得称号后没两天就扔掉。

    曾有一段时间很多拳手连称号都不敢接受。

    孔翔看着谭武,笑笑:“别那么担心,青纹虎这个名字太难听,如果是九纹龙我可能会考虑一下。”

    谭武冷哼一声。

    孔翔别了别脖子,斜睨着姜书涯,说:“就是你准备一打二么?”

    姜书涯感到一股疯狂的气场,和他体内的真气激荡冲突,混元针锻劲运转起来,才堪堪和抵抗住他体内的那股疯狂,这是什么灵运,居然可以影响别人的心绪。

    薛晓琦面色也带上沉重。

    因为这孔翔的体内寄宿着灵运·狂心。

    宿主若有强大的实力,则能激发力量突飞猛进,宿主若是懦弱无能,则神智会进入疯癫狂态。

    如果是普通的武术高手,薛晓琦可不认为能够和修道者比拼,不论敏捷力量还是抗打击力,双方都不在一个层面。但是拥有灵运的高手,至少在力量的层级上站上同一水平线,而战斗的经验无疑是孔翔更强。

    何况他们还是两人联手。

    如果让薛晓琦上场,先用禁字诀困住一人,然后再采取游走的攻击,拖垮另一人,各个击破或许可能完败两人,但姜书涯只是一个二道杠子的修道者,除了最基本的混元针锻劲练练气,什么道法都不曾练过,唯有正面硬碰硬的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