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酒吧闹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2本章字数:2180字

    东菱社团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谷天行的出现告诉姜书涯,修道者虽然不为大众知晓,但实际上已经渗透入社会的上上下下。

    如此一来,能够和东菱平分秋色的胜达集团肯定也是藏龙卧虎,方一道的复仇势必愈加曲折。

    这小子一路上都埋着头。

    到了绮梦酒吧,方一道终是抬起头,开口却是一句:“当时应该用背身靠!”

    还在想擂台上的事……姜书涯捂脸不语。

    三人坐在散座区,有服务生送上酒水食物,李蓉忙得分身乏术,简单地了解下,知道事情顺利,多余的事情她也顾不过来,管好酒吧就是她尽最大的本分。

    对于方一道,她是百分百信任。

    想通了如何取胜,方一道心情才好了点,端起桌上的酒一杯接一杯,他需要发泄,也渴望痛快,酒精在这种时候,的确有奇效。

    “好酒!”

    方一道的酒量显然没他的气势足,不多时,他的舌头大了,眼神也开始涣散,然后抱着酒杯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姜书涯端着果盘大吃特吃。

    薛晓琦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说:“你们两个人真奇怪。”

    姜书涯一边大嚼一边问:“我们挺正常的啊,哪里奇怪了?”

    薛晓琦浅浅一笑:“为了别人而活着,放弃一切乃至性命,这样的人不奇怪,还有什么人奇怪吗?”

    姜书涯一滞。

    方一道是为了替蔡光头报仇,毋庸置疑,他像是一团火,点燃了自己,灼烧着别人。

    而姜书涯自己呢?似乎什么都没想,就一头扎进了这潭漩涡,为了利益还是为了友情,还是虚无缥缈的修道?听了薛晓琦的这么一句话,一时间五味杂陈,他的思绪纷杂一如乱麻。

    “美女……嗝……喝一杯?”

    这时候一名一身酒气的中年男人拎着酒瓶,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毫不客气地坐在薛晓琦的身边,一个酒嗝喷出来,空气里全是酒臭味。男人脖子上拇指粗的金项链,健身房练出来的虚肉,样貌倒是有几分英武之气,不过现在他在酒精的作用下口歪嘴斜,出落得一脸的猥琐。

    姜书涯担心地望着薛晓琦,生怕这位大小姐甩出一巴掌,醉酒男人那酒色过度的身板可扛不住她的一下子。

    “你喝醉了。”姜书涯伸手想把他扶起来。

    醉酒男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腆着脸垂涎三尺,直愣愣地盯着薛晓琦:“妹子,你真好看。”

    说着,他的手就伸出了出去,看落点,是薛晓琦那一峰挺拔的胸部。

    薛晓琦一动也不动,似乎没看到。

    “够了,你真的醉了。”姜书涯一把握住醉酒男的手。

    “给老子滚!”醉酒男行动被阻,火了。

    这一声传出,隔壁间立刻站起五个跟班,手臂上带着青色纹身,指关节都打出厚厚的老茧,一望而知是混迹街头多年的老油条。

    姜书涯不由苦笑,举手示意投降,这妖精想干嘛?

    跟班们大大咧咧坐过来,把姜方二人和薛晓琦隔开。

    薛晓琦冲着醉酒男浅浅一笑,差点没把他的魂给勾走,只见他喉结鼓动着,整个身体都快压上去一般,贴过去傻笑着说:“妹子,像这样的孬种没什么用,跟哥哥玩,保证吃香的喝辣的。”

    说着,醉酒男啪扔出一钱包,鼓鼓囊囊的,露着几张金边信用卡,厚厚的一沓钱,约莫七八千的样子。

    正如李蓉所说,如果薛晓琦愿意陪酒玩玩,酒吧的收入绝对直线上升。

    薛晓琦还是低低地浅笑,清纯娇俏的样子,令人恨不得直接把她吞下去。她天真地问:“玩什么?”

    醉酒男看的两眼发直,醉醺醺地说:“你可以先玩玩我,然后我再玩玩你。”

    姜书涯叹了口气,他已经看出来,这男人明显是装醉,所谓酒壮怂人胆,装醉来套近乎,看看有没有机会。

    而这小妖精明显就是要给自己好看。

    “一分钟之内,从这里消失。”姜书涯正心烦,没什么耐心。

    众人笑吟吟地看着老大调戏漂亮的妹子,听到这么一句同时勃然色变,五双愤怒的目光扫过来。

    “小子,你找死!”

    其中一跟班啪的一声砸碎了一个酒瓶。

    争吵慢慢蔓延,飞快地传染开去,舞池中癫狂的男男女女停下扭动的身影,注意到这个角落的悄悄远离免得殃及池鱼。台上抱着吉他唱歌的沐沐停下音乐,目带忧色望过来,而一部分散客明智地跑上了二楼,很有经验地找了个好位置,幸灾乐祸地准备看戏。

    “你们特么是什么人!敢惹我大哥!”

    气势特别雄浑的声音发出,循声望去,却是方一道一拍桌子站起来,带伤的身体更显彪悍,显出一股子凌厉的勇猛。

    哪怕是对阵五人,不过基于同情弱者的心理,大部分人看好方一道,期待着他挑翻一群人,像个英雄一样傲然站立,然后四周躺满抽搐呻吟的手下败将。

    连醉酒男一伙一时间都有些犹豫,倒不是因为什么狗屁气势,而是看到了方一道皮带上明晃晃的折刀,愣的怕不要命,为了一时的玩笑去拼命,似乎不是一件划算的买卖。

    方一道神武的形象维持了三秒,然后大厦倾颓,身子一歪,想扶着桌子站直,结果连桌子一起,带酒瓶餐盘摔了个人仰马翻。

    “切~”

    四周的嘘声响起。

    “艹,原来是个醉鬼。”

    这时候不少人认出醉酒男的身份,专门搞逼债放高利贷外号吸血虫的石东石大官人,在酒吧祸害的少女不是一两个,身上黑道的背景,下手狠又有钱,附近一带有那么点净街虎的意思。

    石东抻着脖子,尽量让自己形象高大,既然是个真醉鬼,他倒不妨亲自动手。他大笑着抓起一瓶未开封的白兰地,想了下,有点贵,换了一瓶便宜的张裕干红,对准方一道挣扎不起的脑袋砸下去。

    一阵惊呼。

    一击见血无疑把酒吧的气氛刺激到高潮,石东的卖相的确很有那么几分霸气,惹得一众夜店妹一个个摆出热火的姿势,大笑惊叫着助威,替他添加了一记猛烈的春药,只要开了瓤见了血,尽显一股子威武霸气。

    享受着哨声和呐喊,百忙中石东瞥了一眼薛晓琦,却丝毫不见害怕的表情,这到令他有些意外。

    用暴力去征服女人身边的男人,再用温柔让女人臣服,这一套石东玩过不知多少回,今晚的剧本也一成不变地进行着。

    但剧情突变。

    溅开一地的玻璃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