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道心孤哀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2本章字数:2234字

    姜书涯一臂横拦,挡碎了酒瓶,顺势一记手刀,砍在石东的脖颈上,这威武男晃了一下,泥人一样软在沙发上。

    剩下五个跟班根本没看清姜书涯的动作,呼喝着冲上来准备围殴。离得最近的那人刚捏好拳头,小腹一阵剧痛传来,整个人跌回沙发上,仍不能抵消那股力量,带着沙发后仰翻滚,摔出老远,然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一腿干净利落,不花哨,短促而有力,爆发和落点精确,懂点行的就知道,此人是格斗的行家。

    剩下四人大眼瞪小眼,表情比吃了屎还难受。

    怎么惹上这么一个猛人?

    “他醒了之后,告诉他,来绮梦玩可以,但别闹事。”姜书涯出腿很快,收腿却很慢。

    看着姜书涯脚上的毛边布鞋,四个人打破脑子也想不出,怎么会有这么大力量。

    不愿意晕倒也不愿意进医院,这四人识趣地扶起石东两人赶紧逃走,临别前看着姜书涯的眼神全是恐惧。

    一出好戏还没高潮就结束。

    围观的群众纷纷表示不过瘾,姜书涯的动作实在太快,真没几个人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起了冲突,然后一个人飞了出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真没劲。

    音乐继续疯狂,舞姿继续扭动,一切如常。

    方一道干脆就躺桌子底下,片刻之后呼噜声隐隐传来,姜书涯摇了摇头,看来今晚他又不想回家。

    时间已经临近午夜。

    薛晓琦看了看时钟,说:“快十二点了。”

    姜书涯嗯了一声。

    薛晓琦喃喃地说:“时针指向十二点,灰姑娘必须回家,否则魔法消失,王子会看到她的贫寒。”

    这一刻,她又变成那个忧郁愁结的女子,五彩霓虹和喧闹的音乐中,却像雨巷中的丁香,渐渐朦胧并悄然静默。

    “我送你。”姜书涯望着她。

    薛晓琦嫣然一笑:“可是本姑娘没有水晶鞋留给你。”

    姜书涯也笑笑,说:“不需要水晶鞋,我也能找到你。”

    两人步出酒吧。

    沐沐俏生生地站在角落,遥望两人离去的背影,一动不动。

    李蓉悄悄地站在她不远处,沐沐的身影落在她眼里,喜欢上一个危险的男人的感觉她知道,想起和蔡光头刀头舔血的日子,她粗手粗脚地为他缝合伤口,浑身鲜血淋漓的蔡光头大笑着,而那些汹涌如潮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剩下的人生就像这杯子的酒,慢慢饮下却不知其味。

    谁说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心寒的时候,喝什么都是冰凉。

    离开吵闹不停的酒吧,走上大街就愈加觉得空旷,清冷的街头几盏寥落的路灯,没有一个行人。

    “在想什么?”

    听到薛晓琦发问,姜书涯沉吟了一下,还是袒露心扉:“我在想很多事,有关付老师的失踪,血狼的事,我和小方的打算,盛达集团……太多的东西,我想得有些头疼。”

    薛晓琦咯咯一笑,说:“才这么几天,感觉你已经成了老头。”

    姜书涯苦笑。

    薛晓琦忽地问:“刚才揍那个装醉耍流氓的家伙,感觉爽吗?”

    姜书涯愣了一下,老实地回答:“坦白说,没什么感觉。”

    当然没感觉,捏死一只蚊子会有感觉吗?石东的挑衅连蚊子都比不上,哪有什么踩人的快感?姜书涯曾经幻想着有一天英雄救美,可是真有这么一天的时候,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大概因为美女比恶霸还凶悍?

    薛晓琦张开五指迎向晚风,淡淡地说:“是啊,没感觉……修道者和这个世界,天然有一层隔阂,我们是凡人,却又超然于凡人。力量让我们自大,但更伟岸的力量则令我们卑微,修道者大多遵守隐世公约,你知道为什么吗?”

    姜书涯还是第一次听说隐世公约,摇了摇头。

    薛晓琦说:“嗯,其实和吸血鬼那套潜藏戒律差不多,大意就是不能主动向普通人昭示修道者的存在。”

    姜书涯问:“为什么?”

    薛晓琦眼神飘忽:“大概是因为害怕寂寞。”

    姜书涯差点被口水呛着。

    薛晓琦说:“别发笑,吸血鬼有很多有关修道的经典论文,哈佛理学院的内部文刊,我曾经有幸拜读过一些,关于这种道心孤哀的现象,每一个修道者都有不同程度的感触,这可是科学的心理机制。跨越出人类这个种族的存在,我们的世界观介于唯心和唯物之间,沉重的孤独感可不是自嘲一笑就能揭过去的。”

    道心孤哀?

    姜书涯咀嚼着这个新词儿,脸上忽地蒙上了一层寂寥。

    半晌,他挠了挠头,问:“我就想知道,真有吸血鬼?和电影一样,没事咬人脖子玩,富有还帅得非人,能变出蝙蝠翅膀,飞天遁地那种?”

    薛晓琦觉得和这样一个牲口提道心孤哀,就像拿燕窝茯苓喂猪,根本就不是一个频道的事儿。她无力地回答:“当然是真的,德古拉伯爵为蓝本的电影,吸血僵尸惊情四百年,你以为是谁来指导的?”

    姜书涯眼睛大放精光:“有机会一定要见识见识。”

    薛晓琦肃容道:“千万小心,血族的修道和我们不同,如果遭遇,是敌非友的可能性极高。”

    姜书涯点点头。

    薛晓琦忽地站定,说:“时间到了,灰姑娘该离开了。”

    入戏还挺深。

    姜书涯失笑,问:“灰姑娘,你的南瓜车呢?”

    “大小姐,今天,您玩过头了。”

    天空传来一句劝告。

    姜书涯抬头一看。

    淡云稀星之间,飘然落下一清瘦的中年妇女,一副管家模样,系着白色的厨裙,神态谦恭却不掩倨傲之气,唯独看向薛晓琦的时候,露出和蔼慈善的目光。她的年华虽然渐渐老去,但体态之间仍是风韵尤存,年轻之时必然也是一代绝色。

    她身后跟着四名随从,清一色目光清冽,身材纤细的少女。

    “韩姨。”薛晓琦迎上前去,若有似无间,把姜书涯和她隔开。

    被称为韩姨的中年妇女皱了皱眉头,说:“小姐,您怎么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要是被家主知道了,恐怕小姐接下来会被禁足。”

    不三不四?

    姜书涯心下苦笑,这女子也是直接。

    薛晓琦此时恢复了平素的清冷若霜,对于韩姨状似责备的关心,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说:“此间耽搁,我已汇报三长老,我们回去吧。”

    韩姨恭敬地点头。

    姜书涯挠了挠头,说:“有空再来玩。”

    这一句话却是闯了大祸。

    薛晓琦脸色剧变。

    韩姨一双美目凝视过来,不由分手,抬手一掌凌空击出。

    “不要!”

    薛晓琦的话音未落,凶猛的掌力逼人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