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不讲理的韩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2本章字数:2553字

    哪想到这个女人说打就打,而且真气如此凌厉,掌风吹面生疼。暗道一声不妙,姜书涯心知不能硬接,足下发力一个闪身逃开。

    疾风激荡,他身后的人行道上的地砖碎裂,破开一个坑。

    凌空一掌就有如此威力!如果直接命中,岂不是半身骨折?

    “你想干什么?”姜书涯再好的脾气也不禁发火,揉了揉被掌风擦过的肩窝,拉开架势凝目注视着这个韩姨。

    薛晓琦张开双臂,拦在他身前,一瞬不瞬地盯着韩姨。

    韩姨冷声道:“小姐您身体何等尊崇,和这样的人厮混在一起,把薛家的大小姐的身份置于何地?”

    薛晓琦咬着下唇,胸膛起伏不定,她寒声道:“所以你就可以下杀手么?”

    韩姨昂然道:“哪里算得上是下杀手?不过是小施惩戒罢了,这等宵小之人明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远离大小姐,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夜风卷过,片片枯叶纷飞,天幕更沉,黑夜更深。

    薛晓琦冷声道:“他是我一个朋友,不是什么宵小之辈。”

    韩姨目光一寒,说:“小姐!慎言!”

    薛晓琦当即住口,目中却透出倔强,和她对视一步不让。

    姜书涯浑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是交一个朋友而已,值得这样兴师动众大动干戈么?

    “我说……”

    “闭嘴!”

    两个女人一起开口。

    姜书涯老老实实住口。

    薛晓琦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说:“怎么才能放过他?”

    韩姨轻哼一声,说:“就凭小姐你这一句话,他就死定了。不过,多造杀孽也不是好事,保证不再私交,立刻回家,今天我就当没来过。”

    姜书涯皱眉,正要开口。

    “好,我答应。”薛晓琦果断答应。

    韩姨的脸色缓和下来。

    姜书涯眉头一皱,正要上前分说。

    “站住!”

    薛晓琦一声轻斥,转过身,看着姜书涯,轻启朱唇,强笑道:“舞会时间已经结束,自由的王子,灰姑娘该回家了,可惜,我没有水晶鞋。”

    姜书涯不解,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限制人生自由?”

    薛晓琦轻抚长发,任黑丝从指尖流泻,她的笑容带着苦涩:“原因很复杂也很简单,你只需要记住,实力才是一切,没有实力什么都无从谈起。”

    姜书涯虚起眼睛,说:“可你说过,要我当你的男朋友。”

    薛晓琦轻笑:“可你没答应。”

    我答应三个字姜书涯刚要脱口而出,薛晓琦冲着他轻轻一指,禁字诀发动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薛晓琦走到他的身前,微微一笑:“就当那是一个玩笑,好好活下去,世俗的势力和修道的实力,并不是隔绝的两个世界,而是相辅相成的共同体,如果想要替小方了结心愿,两者缺一不可。嗯,沐沐似乎对你挺有好感的,她是一个好女孩,比我更适合呢。”

    “小姐,时候不早,进入寒玉床的时辰快到了。”

    韩姨冰冷的声音插话。

    薛晓琦冲着姜书涯顽皮地一笑,那一刹又恢复了夕阳下的妖精,那样的自由烂漫无忧无虑的模样。

    “走吧!”

    薛晓琦返身走到韩姨的身边。

    韩姨立刻双手掐诀,四名侍女站定方位,蒙蒙月光水银般泻下,浓浓的月华像是一层白雾,光华黯淡之后,一行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姜书涯恢复了行动力。

    他感觉怅然若失。

    天涯成立,加入东菱,还有薛晓琦,这一天下来,似乎干成很多,又似乎失去很多。

    姜书涯心绪更加纷乱。

    无端的悲伤,无端的恐惧。

    月明星稀,淡云薄雾,深夜的风,格外的寒凉。

    姜书涯孓然一身。

    “小子,你究竟是谁?”像冻雨一般的声音从虚空传来,韩姨那张经期失调的脸浮现,双眼满是冰寒的冷意。

    她怎么去而复返?

    姜书涯心头一凛,回答:“晚辈姜书涯。”

    韩姨偏过头,仔细想了想,说:“没听过这名字,你是个什么东西?”

    姜书涯心火上涌,不客气地说:“连基本礼貌都不懂的才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

    韩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姜书涯心上泛起危机感。

    脚下传来冰寒的感觉,低头一看,一层薄薄的浮冰蔓延而上,以这个韩姨为圆点,薄薄的冰层如同龟裂的地表,铺展开来。

    这是什么?

    姜书涯不敢站在原地,足下生风,几步纵跃跳了开去。

    然而不论他跑到哪里,冰层总会急速覆盖过来。

    “开!”

    姜书涯双手支地,吐气开声吼出一句,混元针锻劲自双手涌出,前方的地面层层破开,劲气如潮而至,堪堪将冰层阻绝。

    韩姨目露惊异。

    最基础的混元针锻劲而已,竟然能使出这样的妙用。

    她凝眉挥手。

    冰风夹杂着冻气,飞袭而去。

    好快!

    风速当然快!

    姜书涯只来得及双臂护脸,如堕冰窖,冰风肆虐完毕,他的眉头发梢全是冰渣,裸露在外的肌肤寸寸冻裂,紫乌的血液破开皮肤,崩裂出一缕一缕的血雾,仅仅是一阵冰风,他已然身受不轻的伤。

    这女人好强。

    “原来口气不小,本事却不大。”韩姨冷哼一声,“看来是我多虑了,你这样的人,大小姐怎么可能看得上眼?”

    姜书涯擦去脸上的血,站直身子,啐了一口血,说:“她看不看得上我,和你这老妖婆有毛关系,你回来得正好,就让我问问清楚,薛家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韩姨冷笑:“凭你?”

    姜书涯双目一睁:“凭我足矣!”

    话音一落,他一式追风炮轰出,一拳起,风卷残云,深得招式的精要。

    韩姨再次轻咦一声:“功夫底子倒是不错。”

    她侧身后移,不避不闪,单手平伸,存心硬接这一拳。拳掌交击,韩姨腾腾腾连退三步,胸口浊气上涌,竟是在气劲力量比拼落入下风。

    姜书涯更不好受。

    结结实实的一拳打中,反震之力令他几欲吐血,而且对方气劲包含的冻气麻烦至极,顺着经脉迟缓了他的针锻劲,削弱了他的力量和速度,需要不停运转混元针锻劲,才能堪堪把冻气的影响降低到勉强接受的程度。

    “薛家究竟怎么回事?”姜书涯喘着气,盯着韩姨问道。

    韩姨冷笑:“就这么多?”

    听到这话姜书涯以脚顿地,混元针锻劲聚字诀凝集,真气疯狂地汇聚起来,他全身肌肉鼓动起来,一根一根震颤跳动着,淡淡的白雾从他的身体散出,整个人像是笼罩在蒸汽之中。

    白雾全是汗珠所化!姜书涯把力量催谷到极致。

    下一击非同小可。

    韩姨也不敢轻视,脚下浮冰化作水镜,叠加在她的身前,瞬间树起七层冰镜。

    七层就够了吗?

    姜书涯嘴角浮起笑意。

    “小心!”

    姜书涯箭步冲拳,鲜红的拳头有如火炮,两步迈出,已喷出三道血雾。他犹自不觉,鼓动的肌肉疯狂跳动,血管如盘树的老藤,整个人借着前冲之力,一头砸进韩姨的冰镜防御。

    一层如纸。

    两层碎冰。

    三层、四层、五层……

    韩姨的脸色终于大变。

    她双手急速成诀,瞬间又是七层冰镜。

    破!破!破!

    姜书涯这一击气势如潮,一拳之威,如飞龙出云,摧枯拉朽般击碎冰镜。

    “封!”

    接连破开十七层冰镜,韩姨后移十数米,留下一道长长的冰迹,然终承受不住这一击,一声轻斥,巨大的冰球凭空凝结,把姜书涯活生生冻结在冰球之中。

    姜书涯仅有眼珠能转动。

    韩姨喘着粗气,阴晴不定地看着他。

    “臭小子。”

    韩姨单手托着冰球,咬了咬牙,几个纵跃向坤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