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赌场里的老道士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5:12本章字数:2286字

    道士脸色一变。

    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警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使阴招,平时赌场可是打点了不少,这次临检之前一点风声都没,道士已经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不过清算也是之后的事,眼下却是这个少年,道士察觉出他的混元针锻劲,作为修道中人,他可是很想品尝一下,这种少年那新鲜的血液!

    杀机。

    姜书涯盯着道士的双眼,切身地感觉到对方的杀心。

    “照计划行动,我引走这个道士,自己小心。”

    说完,姜书涯翻身一滚,奔向窗户。

    “哪里逃?”

    道士的鼻端萦绕着姜书涯鲜血的味道,刺激得他忍不住龇出獠牙,猥琐的形象透出诡异和危险。

    但见他扬手就是一团粘土,直冲姜书涯逃离的方向而去。

    轰隆!

    坚固的墙体当中炸裂出大洞,露出里面的混凝土和钢筋,包括一根水管居中断开,自来水喷涌而出,浇在燃起的大火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姜书涯的背影在墙外一闪而逝。

    遥遥看到,他像从漫画重生的蜘蛛侠,外墙体上游鱼一般自如,力量也大得不可思议,往往一个纵身就去到老远。

    “哼,动作倒快。”道士离地滑行而去,足不点地悬于半空,行动方式完全超出物理常识。

    两个怪物一前一后的离开,剩下方一道几人,目瞪口呆地望着青烟缭缭的洞口。

    这时候通道冲过来几人,带头的却是付守仁,今天他至少穿上制服,少了平日的邋遢,多了几分英气。

    “怎么了?”他问。

    “原来这个小小的赌场也有那种怪物。”方一道苦笑。

    一旁的袁文惠大感惊奇,怎么两人似乎很熟的样子,方一道可是街头的小混混,和警察怎么会有瓜葛?

    “付队,差不多了吧?”

    跟在付守仁身后的中年干警一脸的惴惴不安,这次行动虽然说斩获不错,但是盛利赌场这地方他也知道,背后的盛达集团是好惹的么?这次行动有功有过还两说着呢。

    也不知道这个刑警哪儿来的能量,居然请动了上面的紧急行动令,恐怕这一次又要面临一番人事变动咯……中年干警一时间思绪浮沉。

    付守仁冲方一道使了个眼色,回答说:“收队。”

    中年干警大喜过望,忙跑出去招呼收队。

    疾风骤雨般的临检完全不符合程序的结束,既没有取证也没有留难人,比春宵一度还迅速还要雨过无痕,甚至连赌台上的赌资赌具都没动,而涉事的嫌疑人也就带走了几个意思一下,大部分已经跑出老远的观望了一阵,没事人一样又回来了。

    这警察是闹哪出?

    所有人都没闹懂。

    不过钱却是所有人都懂的,场面立刻陷入一片混乱,赌场管事的已经没法镇住场面,第一个出手之后自然有第二个,所有人都赤红着眼盯着现金。踩踏、喝骂、怒斥……一时间响遍整个赌场。

    直到一群手执刀具钢管的蒙面客涌进来。

    “都他妈住手!钱是老子的!”领头的手上缠着绷带,声音粗犷而狠辣。

    大片刀子下去,见了血,场面很快稳住。

    一群三大五粗的汉子把赌客驱赶到一边,但凡不服叫嚣的,几棍子下去就安静了不少。

    然后这群人啥也不干,从兜里掏出塑料袋,麻溜地开始装现金,扒赌客身上的项链手表,行动有条不紊。

    这当然是天涯的人,付守仁提供的便利,向薛三长老请示,说这里可能涉及匿藏血狼的势力,拿着紧急事务特勤组的鸡毛当令箭,调动两个局的警力搞了一次突击。

    然后方一道的手下再来收尾,任谁也想不到警察之后就是劫匪,被这样一群人洗劫一空,赌客们和刚去了趟澡堂也没啥区别。

    赌场一片危险。

    “爸,别赌了。”袁文惠趁机进言。

    “对,下次不来这家赌了。”袁伟业骇得面无人色。

    袁文惠又急又气。

    吱呀一声,房门推开,领头的蒙面大汉大步走进,看到房间的情况,示意手下退到门外。

    方一道淡淡地说:“干得不错,挺熟练的,还要多久?”

    蒙面大汉摘下头套,不是孙彪还能是谁?他这急着向方一道表忠心,砍杀在第一线这种活,当然要抢着干,至于说得罪人,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他尴尬地回答:“狗日的钱真不少,兄弟们还有一会儿,不过也快了,呃……最多十分钟就能收工。”

    方一道和劫匪是一伙的,似乎他还是劫匪的头儿?

    但袁文惠却并没有畏惧,而是心如死灰,看到袁伟业这德行,嗜赌成瘾到连亲女儿都不顾,这以后的日子可还怎么过?

    方一道看了看小惠魂不守舍的样子,皱了皱眉,然后向墙角走去。

    黄毛被姜书涯一脚踹得胆水倒吐,一直趴在角落不敢动弹,这时候看到方一道走过来,勉力爬起来露出凶相:“小方,别太嚣张,你要敢动我,西门大哥不会放过你。”

    “嘿。”

    方一道抽起一张脚凳,直接砸碎在黄毛的脑袋上,满脸是血的黄毛哀呼着倒下。

    “你不是挺会赌么?我们就来赌一赌吧。”方一道想了想,冷冷地一笑。

    黄毛一手支地,努力抬起头:“赌什么?”

    一枚闪亮的硬币飞上半空,坠下,被方一道接住。

    “正面左手,反面右手。你赌哪一只?”

    黄毛面现怒容:“做人留一线!小方,别太得意!”

    方一道拍了拍他的头,残忍地一笑:“你收高利贷的时候,给人留过一线吗?”他打开手掌,亮晶晶的人面朝上。

    “恭喜你,左手。”

    孙彪捋起袖子,咧嘴上前。

    无字房响起过无数的惨呼声,而这一声无疑是最令人解气。

    “回去告诉西门盛,蔡老大的帐咱们慢慢算。”

    留下已经晕厥的黄毛,方一道起身离开,临走之前,忽地转身冲着袁伟业咧嘴一笑,说:“还想赌的话,咱们来一把?”

    “不!不!不!”袁伟业像个女人般惊叫起来。原本以为方一道不过是小混混,没想到已经初具气候,而且手段残忍无情,那只血淋淋带着神经束的断手,已经变成了恶鬼般的梦魇,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睡不好觉。

    方一道作出恐怖的样子,说:“如果让我知道你再赌,嘿嘿,我随时找你来一把。”

    袁伟业连连摆手,被他的模样一吓,带着屁股下的凳子一起,摔倒在一旁。

    方一道带着孙彪离开。

    劫掠行动已经到了尾声,一干“劫匪”坐着皮卡车扬长而去。

    “方哥,有句话……”

    “说。”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过了点?万一盛达的人反扑……”

    “嘿,你怕?”

    “呃……”

    “我也怕,不过……这就叫赌命。”方一道吐出一口烟,心道:姜哥,全靠你了。

    姜书涯也在赌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