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刘桂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13本章字数:3208字

    “刘桂花,我告诉你,你要想干下去,就别叽歪,你要是觉得干不下去,那就趁早滚蛋,反正愿意租摊的人有的是!”张姓中年人冷笑道。

    “张主任,为什么别人的租金都只涨百分之五,我这摊却涨三层,这不太合理吧?”中年妇女略微有些不满的问道。

    “你这摊位好,没看见客人都往你这挤吗?我也是按照人流量涨租,你要嫌贵,那你完全可以不租嘛,我又没拦着你!”张姓中年人不屑的哼哼一声,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我这客人多,那是因为我做的煎饼物美价廉。要这么说的话,我还算是带动了百花小食街的客流量呢,你们应该给我减点租金才是!”中年妇女也来了火气,不服气的说道。

    “卖得便宜那是你自己的事,没人要你那么干,你别跟我说这些,反正我已经通知过你了,是走是留随你便!”张姓中年人翻个白眼,无所谓的说道。

    “张有才,你这是欺负人!”中年妇女实在忍无可忍。

    “欺负人?”张有才冷笑一声:“欺负你又怎么啦?不服你去告我呀,看看是你刘桂花有能耐还是我张有才腰杆硬?”

    “告就告!街道告不了你,我就去区政府告,区政府告不了你,我就去市政府告你,别以为你张有才真能一手遮天!”刘桂花气愤说道。

    “嘿!你个泼妇还来劲了!”张有才眼中闪过一抹心虚,真是闹起来,他身后的靠山根本就不会理他,这点张有才很清楚,他也就在这百花小食街的街道办有几分势力罢了。

    “是你欺人太甚!”刘桂花毫不畏惧的说道。

    “好!刘桂花,我还告诉你,从今天开始,这百花小食街就没有你的立足之地,把她的摊子给我掀了!”张有才说着忙招呼身后几个流氓地痞。

    “有才哥,这老娘们真是够狂的,今天哥几个帮你搞定她!”

    一名染着满头金发的混混头子阴笑着冲张有才说道,随即招呼身旁三名马仔上前动手。

    此时,煎饼摊四周的摊主和顾客个个露出满脸的无奈和愤慨,摊主大多敢怒不敢言,毕竟还要在小食街里讨生活,不敢得罪张有才,而顾客则是不想惹麻烦,出来逛街可不就为了一个好心情吗……

    “你们都别过来,谁过来老娘跟他拼了!”眼看三名混子越走越近,刘桂花操起菜刀颤颤巍巍的冲来人喝道。

    “哟!还动刀子了,想杀人不成?”

    三名混子早就见怪不怪,这种场面见多了,刘桂花的威胁对他们而言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反倒是刺激了他们欺软怕硬的神经。

    “砰!”

    一名混子抬腿一个猛踢,立时将煎饼摊掀翻在地,酌料和面团顿时滚得满地都是。

    “老娘们,你不是拿着刀吗?来呀!照爷头上砍,爷可是属猫的,九条命!”

    出手的混子得意洋洋的看着刘桂花挑衅道。

    “老娘跟你拼了!”

    刘桂花看着满地的面团和酌料,这可都是她的心血呀,心疼得眼泪直流,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手起刀落!

    ……

    “杀人啦!”

    当鲜血飚射而出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刘桂花这一刀不偏不倚,正好砍在那挑衅的混子的脖子上,一刀差点没把他整个头直接给切下来。

    就算这样,这混子也是生机立绝,连送医院抢救的必要都没有,因为他脖子上的两根大动脉全被砍断了,鲜血不用一分钟就会流干,可谓必死无疑!

    刘桂花吓得浑身发颤,她是气急了才出手的,实在没料到这混子居然不躲不闪……

    事实上,这死去的混子也是倒霉,他压根没料到刘桂花真敢下手,以为她不过是唬唬人罢了,自然没放在心上,也就没躲!

    归根结底,他忘了一句古训——逼急了,兔子还咬人呢!

    “快报警!杀人了!”

    ……

    恰巧!

    巡警路过!

    “老张,怎么回事?”一名正巡逻中的中年警察发现现场后,忙问张有才说。

    路过的警察是附近的片警,自然认得张有才,张有才毕竟是街道主任,算是基层专员,他与附近的警署当然是有紧密联系的。

    “王警官,你来得正好,这老娘们疯了,光天化日之下无缘无故砍死我们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性质实在太恶劣了!”张有才忙对中年警察说道。

    刘桂花此时冷冷的盯着张有才,但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因为没有意义,杀人偿命,这是法规。就算把张有才的恶行说出来,那也免不了一死,而且这一片区的警察和张有才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官官相护,这是必然的!

    “把她给我扣了!”中年警察二话没说,直接招呼身旁的年轻警员上前拿人。

    “一命赔一命,不用你们抓,我自己动手!”刘桂花猛然抓起地上沾满鲜血的菜刀往自己脖子上招呼。

    所有人再次傻眼了,谁也没想到刘桂花的性子会这般刚烈!

    眼看又一条人命即将魂归天国……

    “叮!”

    突然间,一声脆响。

    刘桂花手中的菜刀应声落地,一柄漆黑厚重的匕首直接穿透刀身,将其钉在不远处的大理石地面上。

    “快把她抓起来!”

    中年警察反应过来,忙冲发愣中的年轻警察喊道。

    “谁敢动她!”

    立时间,一声厉喝如惊雷般在人群中炸响!

    紧跟着,一名戴着黑色面具,浑身黑色高等战衣,背上背着战刀和战术背包的神秘人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在场所有人不由得一怔,看到来人后,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装扮显然是名武者,甚至有可能是武师级武者!

    “武者先生,这是一宗命案,请交给我们片区警署处理吧!”中年警察忙上前对神秘武者讨好道。

    神秘武者冷冷撇了中年警察一眼,目光随之落在张有才和那剩下的那三名混子身上:“我给你们四个人渣一个活命的机会,带着你们所有的罪行去警署自首,这是你们唯一的生路!”

    “武者先生,犯罪的是刘桂花,应该让她去自首才对!”张有才硬着头皮回应道。

    “如果她真的有罪,那也是你逼的!你想要证据吗?”神秘武者的声音异常冰冷。

    张有才顿时心虚的垂下脑袋。

    “武者先生,您有证据?”中年警察低声问道。

    “我没有证据,但不代表这四周的围观者没有证据!更何况,我需要证据吗?”神秘武者冷声说道。

    “这个……”中年警察犹豫不定,忍不住扫了四周的人群一眼,偷偷给张有才打个眼色,随即压低声音对神秘武者说:“武者先生,现场人员复杂,取证困难,一时半会估计很难判断,不如让我先把这犯罪嫌疑人带回警署再说?”

    “她不可能跟你走!”神秘武者直截了当的说道。

    “这……”中年警察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武者可是有特权的,根本不受警署的管束,即便犯了罪,也只能由武者协会处理,普通的司法机关根本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制裁。

    武者协会由三大基地多方势力组成,不仅负责武者认证,更是负责处理武者的一切事宜,内部可谓鱼龙混杂,派系林立,其会长正是人类第一强者,银河集团创始人——慕容爵!

    “我告诉你,这四个人渣,他们一定要接收惩罚,而她只能跟我走!”神秘武者毅然决然的说道。

    话落,神秘武者自顾走到刘桂花身前,蹲下身子将其搀扶起来。

    “你是小风?”刘桂花不确定的看着眼前的神秘武者,要不是这神秘武者断了一臂,而且也是右臂,刘桂花压根不敢往左风身上去想。

    确实,刘桂花没猜错,神秘武者正是左风!

    “刘婶,是我,你可吓死我了!”左风此刻也是惊魂未定,他赶到时正巧碰上刘婶挥刀自尽那一幕,若晚一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此时此刻,左风心底的愤怒已经抵达顶点,父母不在了,刘婶可谓是他最亲的亲人,任何胆敢伤害刘婶的人,那无异于动了左风身上的逆鳞!

    “小风,你这是……”刘婶看着左风身上的行头,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刘婶,你别怕,今天的事情不用放在心上,一切我会摆平!”左风主动拥抱了一下刘婶,安抚道。

    刘婶顿时老泪纵横,虽然心里困惑,但看左风的行头,情绪逐渐的安定了下来,毕竟谁都看得出来,左风绝非一般人!

    “武者先生,您能否出示一下您的武者勋章,我需要做个记录?”中年警察唯唯诺诺的问左风说道。

    “勋章?”左风嘴角一扬,稍一思虑,随即毅然道:“你没资格看我的勋章!”

    左风也是无奈,他现在拿的还是初级武者勋章,初级武者面对普通人是没有司法豁免权的,所以拿出来不仅没有任何意义,只能添乱!

    “武者先生,您这样我也很为难,这毕竟是一宗普通人之间的命案。您如果是高级武者的话,自然可以利用您的司法豁免权帮助这位女士免除刑责,可如果您不是高级武者,按规矩,您是不不具备帮助他人免除刑责的!”中年警察为难说道。

    “抱歉!我的武者徽章没在身上,不过我可以向你证明我是高级武者!”左风此时也只能退让一步,否则一旦引来武者协会的调查专员,事情就棘手了。

    “哦!那还请武者先生出示您的证明!”中年警察哪敢坚持原则,身为普通人,得罪一名武者绝对是不明智的,下场不难预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