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32本章字数:2341字

    “少爷,您的车就停在那儿。”福伯笑呵呵的一指门口道。

    王斌朝着福伯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两辆自行车静静地靠在墙角。一辆是崭新的粉红色女式公主车,毫无疑问是琳雅的,另一辆车王斌一看几乎要爆粗口。

    “福伯,你有没有搞错,它的年纪比我大不少吧?你确定这种老爷车它不会半路上散架?”指着那辆式样陈旧呆头呆脑的老式28寸永久牌自行车,王斌的脸变得有些铁青。这个车的年纪比自己大了将近一倍吧,难道真让它永久下去吗?

    “那辆车是老爷读书的时候骑过的,它也伴随着老爷大学毕业以后那段艰苦奋斗的岁月,所以老爷说了,这辆车你必须继续骑下去。”福伯笑眯眯的回答道。

    “不行!我要开车去上学!”王斌气急败坏地大叫,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骑自行车上学的经历,咱丢不起那人!

    福伯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少爷,老爷说了,您的车暂时扣押两年,等高考结束再还给您。”

    “自行车是人包铁,哪有汽车铁包人安全,这车我还非开不可了。”王斌沉着脸朝着车库走去。

    “按老爷的吩咐,兰博基尼的油已经全部放空,四个车轮也全给卸下,少爷您有本事尽管开走。”福伯并没有阻拦,站在原地微微的笑着。

    “老爸,你好狠!”王斌用哀怨的目光朝着自己家的大厅望了一眼。他很想冲进去问老爸一句,自己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少爷,我们走吧。”琳雅笑着走到墙边,推出了属于自己的那辆自行车。能和少爷一起骑着自行车去上学,还真是一个浪漫的事情呢。

    我……还能说什么呢,走吧,王斌郁闷地推着自行车出了门。

    才跨上自行车,车子就在王斌“哎呀呀”的惨叫声中歪歪扭扭地冲向了路边的大树。“梆”的一声响,王斌的脑袋和大树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王斌抱着头坐在地上都要哭出来,小时候玩耍骑过自行车,现在早已经忘记怎么骑了。

    琳雅急忙跳下车,疾步来到王斌身边把他搀扶了起来,撅着她的小嘴吹着王斌被撞疼的伤口。“少爷很疼吧,我帮你吹吹。”

    丝丝的凉气带着少女的体香吹在王斌的额头,奇怪的是,那火辣辣的疼痛果然渐渐消退了下去。

    “雅儿,我好痛啊!你给吹得重一点。”王斌苦着脸央求道。

    琳雅一看王斌痛苦的样子,连忙鼓足了劲,红红的小嘴凑近了王斌的额头就是一阵猛吹。

    “哎呦,果然好多了,雅儿真厉害。”王斌龇牙咧嘴地说着话,低垂的脸正露出一丝贼笑。

    琳雅这个小丫头还很单纯,哪里知道王斌肚里的小九九,一听到王斌好多了,更加起劲地嘟着小嘴吹了起来。

    王斌猛然一抬头,将自己的嘴唇狠狠印在琳雅的双唇上,双手也自然的将琳雅的身边环住。

    琳雅正撅着小嘴吹得起劲,遭受此突然袭击,琳雅惊叫了一声如受了惊的小白兔一般跳了开去。“少爷,你这是干嘛?这里可是大街上呀。”

    再看此时的琳雅,脸已经红成了两只大苹果。

    “哈哈,琳儿,你对我这么好,我爱死你了,亲个嘴先。”王斌露出一副流氓般欠揍的笑容。

    “呸!不理你了,疼死你活该。”听到王斌每天挂在嘴边的玩笑话,琳雅羞涩地呸了王斌一口,板着脸蹬上了自行车。

    “琳儿,等等我啊!”王斌一咕噜爬起来,歪歪扭扭地骑着车子追在琳雅的后面,好不容易追了琳雅一个肩并肩,王斌一个劲地赔着不是。

    琳雅依然是一副气恼的样子,她知道王斌的脾性,给他点颜色他就会开染坊。

    见琳雅寒着脸一声不吭,王斌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再也不言语了。

    听不到王斌絮絮叨叨的声音,琳雅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老爷和夫人交代自己要好好照顾少爷的,如果他生气了,自己一定会挨骂的。她忍不住回过头问:“少爷,怎么了?”

    见琳雅率先打破沉默,王斌暗自得意,但是脸上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肚子一直很饿,照我这个吃法,一千块钱的零花钱都不够我一天的饭钱。”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自己不理他所以生气了呢。琳雅松了口气,好心的劝慰道:“少爷,这一点你用不着担心,零花钱和饭钱是分开的,夫人已经帮你在饭卡里存进了足够的钱。而且她说了,不够的话尽管开口要,要多少就给多少。”在吃这方面,刘雪莉绝不会委屈自己的孩子。

    哎!王斌又重重叹了口气。“这饭卡里的钱又不能取出来花,再多也没用。”

    “少爷,你就不要难过了,我看老爷夫人也是为了你好。”琳雅见王斌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便安慰了一句。

    “为我好?只怕未必,他们是想活活折磨死我。”王斌有气无力地蹬着车,仿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少爷,这怎么可能,你可是老爷夫人唯一的儿子,他们能忍心看着你吃苦么?我看暂时就先听老爷的,等风头过去了,我们再去和夫人商量一下,夫人心软,一定会出手相助的。”琳雅一边说一边咬着嘴唇想,该怎么说才不会刺痛王斌那根粗大的神经。“其实……其实我也觉得,你以前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真的很不好。”

    “对呀,我的妈才是真亲妈。过两天我找她求一求,让她给我卡里打个几百万过来。琳儿,我爱死你了,亲个嘴先。哎呦!”王斌过于激动,没想到自己正骑着自行车,结果车子一歪“哐当”一声,连人带车摔了一个狗啃泥。

    大清早就摔了两跤,王斌已经是欲哭无泪了。

    经过一家早餐店,花了三十块钱,填饱了肚子的王斌终于站在了十七中的教导处。一个矮矮胖胖头顶微秃的中年人正对着电脑玩斗地主,王斌居高临下看,正好看到他油光发亮的头顶中央。

    “老师您好,我们是刚刚转学来的学生,前来报到。”琳雅将手里的转学证明递了过去。

    “我这边正在忙,你们先等一下。”赵海昌盯着屏幕摆了摆手,示意王斌等一下再说。他的余光早已经撇到了两个身穿校服的学生走进教导处,这年头,穿校服来上学的都是穷光蛋。再说,也没人打招呼说要来两个学生啊。

    从王斌的角度看过去,尼玛,教导处的秃头正在玩斗地主!

    琳雅刚想开口,王斌抢先道:“琳雅,我们等一会儿也没事。”他也是喜欢玩游戏的人,游戏玩得正起劲的时候最烦人家打扰,王斌倒是很体谅这位教导处的老师。

    可是,赵海昌一连打了三副牌还没有收手的意思,王斌的心里就有些不爽了。老子是来上学的,不是来站办公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