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绝命跳崖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2561字

    “那小子就在前面,大家快上啊!”终于有人发现了正在丛林中穿梭的王天宝。

    他破旧的衣衫早已被丛林的荆棘给挂的残破不堪,周身上下全是血痕,活脱脱一个叫花子。三面都有喊杀声,他无路可逃,咬咬牙继续往更深处钻。

    老子就是死在这儿,也不能把宝刀扔给这些龟孙子。再说了,凭什么啊。凭什么给你们啊。老子得到宝刀这么年,毫无察觉,就杀过猪,一天都还没爽呢,就想抢走,没门。

    天宝满脑子胡思乱想,顾上不身体的疼痛,一门心思的,逃,逃。

    直至跑到后半夜,前方出现一处断崖,借着微弱的夜光,根本看不到边际。

    完了!天宝心道,莫非老子真的是贱命一条吗?寄人篱下杀猪十余载,一天好日子没过,忍气吞声,今日刚刚想要出头,竟然落到这步田地。

    此时的天龙刀静静地躺在天宝的右手心里,与平时无恙,白天那道道金光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那缠绕在刀背上的龙纹也不见了。看着手中稀疏平常的杀猪刀,“你真的是天龙刀吗?你要真的是天龙刀,可以助我脱困吗?”

    瞧了片刻,所谓的天龙刀又如平日里那般平凡,貌似一把断裂的砍刀,平淡无奇。白天的经历在这一刻仿佛做梦境一般。

    无处可逃,天宝呆呆地站在崖边。悬崖深处阵阵的阴风,吹的天宝浑身发冷,饥渴劳累的身体忍不住打颤。

    三面的追兵终于围了上来,明亮的火把下一张张狰狞的笑脸犹如看到了猎物一般,笑的花枝招展。

    皇族将军骑着牛头兽,慢慢悠悠走到近前,“只要你交出天龙刀,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我还会带你去京城,加官进爵!”

    “凭什么交给你!天龙刀,有能力者据之。”一名灰袍男子踱步走出人群,“小伙子,你若肯将手中天龙刀交给我,今后便是铸剑山庄座上贵宾,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哼!”皇族将军轻蔑地说道,“铸剑山庄也敢与整个大燕国为敌吗?惹恼了本将军,奏明皇上,定当让你铸剑山庄片瓦不存。”

    “不要以为你们铸剑山庄富可敌国就能为所欲为,在圣龙殿面前,铸剑山庄算个屁啊。有我在这儿,天龙刀谁也别想抢走!”

    “哎呀,你们圣龙殿虽说是四大名门之首。这么多年的衰落,恐怕实力大不如以前了。少在这儿吓唬人。”

    各方人士根本没把天宝当回事,纷纷展开口舌之争,此刻的天宝就如平日里自己捆在石板的肥猪,谁想下刀都可以下刀。

    “去你大爷的,你们都别争了!”天宝大声喊道,“你们算什么玩意啊,都一个一个有身份有脸的,想把我的杀猪刀占为己有还说的那么大言不惭,也不害臊。我不管它是杀猪刀,还是你们说的天龙刀,但我只告诉你们一件事,谁也别想拿走。它是我的!是我花了1两银子从街上买回来的。”

    “我.靠,一两银子,我的乖乖!一两银子就买了把天龙刀!”人群中再次发出惊叹,“在哪儿买的,我去将剩下的半把天龙刀给买回来。”

    皇族将军遥指手中的利剑,“杀猪的,我告诉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天你不把天龙刀交给我,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大燕国皇族举全国之力也会把你找到,到那个时候,不但是你的刀没有了,就连你也要碎尸万段。”

    “我呸。那我也告诉你,老子今后无论是扬名立万,还是碎尸万段!跟你没关系。”王天宝,心中一横,心里默默道,老板娘你再找个人杀猪吧,我不能回去了。

    他站在悬崖边上,回头望了一眼下面黑乎乎的情形,什么也看不到,只是阵阵阴风,吹的他浑身起鸡皮疙瘩,“我打不过你们,而且无论我落在你们哪一方手里。只要得到宝刀,你们才不会管我的死活呢!但我告诉你们,谁要是再逼我,我就从这儿跳下去,你们谁也别想得到宝刀。”

    “哈哈,你跳吧,摔成肉泥,还省不了少事儿!”那名铸剑山庄的灰袍男子冷笑道。

    “跳吧!一会我绕到崖底去捡刀!”

    “哈哈,跳吧,要不要我推你一把。”

    天宝气的血气上涌,真想挥刀跟他们干一架,但是体内白天那种力量爆棚的感觉早已消失不见,而手中的断刀又回复成平日里的那番模样,根本没有宝刀的样子。

    现在出手,恐怕连个小喽啰都打不过。“你们不要逼我!”天宝愤怒地大吼。

    回答他的又是一阵无情的嘲笑,“跳吧,你跳吧,我们现在就去悬崖下等着。”

    “你们!”王天宝心灰意冷,仰天长叹,“我自幼无父无母,被拾荒老人收留,又寄宿在屠户家里十余载,今日又被人逼到如此绝境。老天,你为何如此不公!为什么!”

    歇斯底里的喊声在山谷里回荡,加杂着众人的笑声,显得那么寂寥。

    他呆呆地看着手中用了十年的杀猪刀,“不管你是不是天龙刀,你只属于我,谁也别想抢走。”他回过头去,“你们,谁也别想抢到刀!”

    他纵身一跃,掉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那杀猪的小子真跳崖了!”人群中一阵慌乱。

    “不要!”虚空之中的郭千荷,看到被逼入绝境的天宝真的跳崖,急忙从空中飞下来,想要抓住他。

    崖底突然涌起一股强劲的阴风,犹如一层透明的结界将她阻挡在悬崖的上方。

    郭千荷身体突然爆发出明亮的护体真气,她运尽功力挥出一掌,迈入六段仙武境界的郭千荷打出的掌力翻江倒海,犹如一场巨大的能量风暴直接砸向悬崖深处。

    “轰……”

    一阵巨响过后,站在悬崖边的无数段位修炼者,包括那名皇族将军全部给震翻了出去。悬崖周边的树林瞬间被摧毁,成为了一片荒地。

    许多低级的武者,被震的大口吐血,现场一片狼藉。六段仙武境界的修炼者雷霆一击,果然不是寻常人所能承受的。

    可是这六段仙武境界的能量被悬崖底部吹上来的阴风给激荡的粉碎,郭千荷再次探身冲入悬崖,仍然被那无形的力量给击飞到半空。

    悬崖下面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能量,就连六段仙武境界的人修炼者都不能下去。在东土大陆,六段仙武境界的修炼者,只可再进一步就能破碎虚空对抗天罚,成为人们敬拜的仙神至尊。

    换句话说,东土大陆除了天界的仙神,六段的武者和修炼者可以说是已经属于无敌之境了,这悬崖下面难道是另一番天地?

    郭千荷思索片刻,脚踏祥云便离开了清风山。清风山山上的这群人,想尽一切办法要绕到崖底,但是他们找不到路。

    有人想尝试着跳下去,结果被下面的阴风吹了上来,吹到半空,直接摔成了肉泥。

    天宝握着杀猪刀纵身一跳,坠入无尽的黑暗之中。崖底吹上来的阴风,刺骨的寒冷,冷入骨髓。他希望会有长在悬崖峭壁的树木遮挡一下下坠的冲击力,可是什么都没有。

    除了黑暗与寒冷,还有呼啸的风声。

    或许,这就是死亡的过程。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宝依然没有坠入崖底,他心中开始泛嘀咕,“这悬崖也太特么的深了吧,这样的速度,就算十八层地狱的最低一层也应该到了啊!”

    阴风越来越重,渐渐地阻挡了天宝下坠的速度,他被邪气的阴冷吹的如同空中的落叶,慢慢飘落,不知道飘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