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名震江湖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3376字

    看到倒下的天宝,中年人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冷笑,黑色长刀将要一举斩下天宝的头颅。

    眼看黑色的长刀就劈上地上的天宝,天空突然飘起漫天的花瓣,就像下了花瓣雨似的,一时间,整个比武场香气扑鼻,无数的花瓣紧紧包裹着长刀,与之缠斗在一起。

    一个身穿紫裙,香肩外露的妖艳女子从虚空之上慢慢落在比武场中间,香袖轻挥,无数的花瓣将中年人的黑色长刀击的粉碎。

    女人并没有理会中年人愤怒的模样,双手从地上拖起昏倒的王天宝,如同仙女一般,缓缓升上高空,离开了比武场,“王公子乃我无双楼座上贵宾,诸位千万不要胡乱开玩笑。”待女人消失在众人眼中,一个女子的声音才从远方传来。

    “郭千荷!你不要欺人太甚!”中年愤怒地堕着脚!

    “师叔,天龙刀要是落入无双楼之手,那可就麻烦了!”龙阳春上前问道。

    中年人无可奈何,这郭千荷早已迈入六段仙武之境,在人间属于半个神仙了,破碎虚空,悟道成仙只是一步之遥。眼见她出手救走王天宝,却无可奈何,恼怒挥手,“回去再议!”

    “哇塞!无双楼的郭千荷与这小屠夫居然有一腿,真特娘的走远。”人群中议论纷纷,天空中突然飘下一朵花瓣,割断了那个人的喉咙。

    再无一人敢议论是非。

    躺在闺房里的王天宝虽然在昏迷当中,但是他体内那一丝真气,逐渐增强,萦绕在他的身体周围修复身上的伤痕。数道明亮的真气围绕在他的身体四周,好像一个透明的透明的保护层。那是玄脉经自动运转,一边为他疗伤,一边吸取天地精华积存内力。

    郭千荷坐在旁边,细嫩的手掌轻轻地划过天宝的脸颊,掌锋所至,天宝的胡须尽数掉落在床上。她第一次在飘香盛会见到王天宝,是因为他手中的天龙刀。

    当她看到一个小屠夫拿着杀猪刀质问皇族将军的时候,突然觉得他非常的可爱。一个平凡的人,敢拿着刀子去向一个三段武者发问,这是大勇气。为了其他人不受伤害,挺身而出,这是心中有善念。

    看着王天宝长发与胡须,她知道这个可爱的少年这几年一定过的不好,至少受了很多得苦。看他一身的修为和邋遢的外表,就知道一定经历常人所没有经过的事情。

    回来的第一件事,不惜大开杀戒,就是为了为肉铺的老板一家报仇,这是忠义和情义。这样一个具有大忠大义,而且有勇气的人在这个世道一定有所作为,不应该被这个世道所屠杀。这是郭千荷从一开始愿意出手相助的原因。

    “来人,服侍这位公子洗澡更衣!”郭千荷吩咐道。

    门外走进来四个侍女,端着洗漱用具,在房间里放了一个巨大的澡盆。天宝在昏迷中被脱的一丝不挂,被人放在澡盆里洗的白白嫩嫩的,梳理了头发,清洗了脸面,重新穿戴了一身蓝色长袍。

    功力耗尽,天宝整整昏迷了一整天。这期间,圣龙殿和诸多门派前来无双楼要人,均被挡在门外。

    虽说郭千荷一介女流之辈,但是在这洛水城里还没有人敢硬闯无双楼。毕竟谁也不愿和一个六段仙武之境的绝代高手撕破脸面,何况对方手里还掌握着天龙刀,真要是发生战斗,结果实在难以预料。

    搞不好就是两败俱伤。尤其是四大名门之首的圣龙殿,近年来有些衰落。整个门派除了殿主刚过六段之境外,连个五段高手都没有。就连少主龙阳春也仅仅是三段之境,他那个和天宝过招的师叔也仅仅是四段中期境界。

    如果与无双楼发生冲突,大伤元气之后,搞不好四大名门之首的位置就不保了。所以,得知消息的圣龙殿殿主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持观望状态。

    整个洛水城一时间议论纷纷,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修炼界的各路人马,都在滔滔不绝地议论着天宝在比武场的威武场面。

    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屠夫,一日内血溅洛水城,击毙三段修为护城皇族将军,击败圣龙殿少主龙阳春,若不是他那师叔出面,怕是也要横死比武场了。这个小子以二段修为,硬是击毙了三段中期高手,又与四段高手大战几个回合。

    这一战真是修炼界多少年来难得一遇的大场面。逆天降龙刀、天魔掌、惊天动地这些绝世武学早已失传多年,没想到一日内竟然悉数被小屠夫施展。而出乎众人预料的是,京城皇族竟然没有动作。

    他们的护城将军被人斩下头颅,而且当众被劈为两半,这是赤.裸.裸地打脸啊。往大了说,这是挑战皇族在燕国的地位。日后不久的将来,肯定会爆发更大规模的腥风血雨。

    任凭外面各种声音漫天飞,郭千荷却稳坐无双楼,岿然不动,绝代仙女的骨风傲然于世。

    次日中午,昏迷中的天宝终于苏醒。迈入修炼界以来,他第一次参加实战,浑身的肌肉在疗伤之后,呈现出生机盎然的景象。回想起当日的情形,他只记得昏迷前,圣龙殿的中年男子黑色长刀将要取他的性命。现在出现在这里,顿时就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看着自己洁净的身体和新衣,又看到房间里的郭千荷,顿时羞愧地红了脸,“多谢姑娘相救!”

    “公子不必客气!”见到王天宝醒来,郭千荷吩咐侍女准备饭菜。几年来,天宝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吃过一顿饭,都是为了充饥而吃东西。修炼玄脉经之后,对食物的需求所有减少,但是对于美味,还是难以克制。

    天宝打量了一番,看样子这里是郭千荷的闺房,天宝一时间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局促地坐在餐桌前,只顾埋头往嘴里塞着美味佳肴。

    “公子当年跳入悬崖,可否告知下面是什么地方?为何我几次探查都寻不到公子的踪迹?”郭千荷唇红齿白,貌若天仙,说话间芳香扑鼻,话音如歌。天宝这辈子都没跟女人这么距离地说过话。

    听到郭千荷发问,脱口而出,“我跳崖之后,掉进了困天伏魔阵.....”刚说完,就想起阵中那个神秘老人的嘱咐,不可向外人提起那里的事情,便将后半段话给咽了回去。

    “哦?那公子这几年拜何人为师,学会了这么失传多年的绝学?”郭千荷还是止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慢慢地问道。

    天宝赶紧站起身来,双手抱拳,身体呈鞠躬状态,“请姑娘原谅,此事我答应过师傅,绝不向外人提及这几年的事情。何况,在下从来没有见过师傅长什么样,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呵呵,公子不必多礼,既然有难言之眼,我就不再多问了!”郭千荷招呼王天宝重新坐下,“公子的身世,我已明了。公子如若不嫌弃,今后这无双楼便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听到这里,王天宝心中十分的忐忑。这无双楼他是知道的,洛水城顶顶有名的风花雪月场所,要是自己常年住在这里,怕是好说不好听,名声不保啊,以后想要娶媳妇都困难。

    不过,他想了又想。仗义每逢屠狗辈,自古侠女出风尘。郭姑娘屡次出手相助,自己要是嫌弃这无双楼的名声,怕是要寒了人心啊。

    “那就多谢姑娘了!天宝自幼无父无母,现在寄宿的人家又因我受到牵连,甚是不安,只是我手上有天龙刀,怕与姑娘带来麻烦!”天宝坦然地说道。

    “公子大可放心,这无双楼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你只管放心住下。”郭千荷香袖轻摆,让天宝不必拘泥。

    两人边吃边聊,由于之前的飘香盛会相识,现在算是旧人重逢吧,聊的还算投机。郭千荷慢慢地说道,“近日公子的威名不但在洛水城引起了轰动,就连整个东土大陆的修炼界都为之震动,还希望公子做好心理准备。”

    “不会都要抢我的天龙刀吧。”王天宝暗自吃惊,这要是与整个修炼界为敌,怕是特娘的没好日子过了。

    “那倒不是,天龙刀虽然是一把神兵。但是对于许多真正的绝代高手来说,可有可无。只是天龙刀失落万年,突然现身,怕是有某种预示。可能有一场大的动乱将要酝酿,搞不好又是一场三界混战。”郭千荷认真地看着天宝,“天龙刀现身,噬血认主,而你又身怀各种失传的武学,肯定不是偶然,或许这是命运的安排,你注定会成为推动这场动乱的主要力量。或者说是,你,将成为终结这场动乱的人。”

    听完郭千荷的话语,天宝一时难以接受。自己挑动三界动乱,到时候生灵涂炭,怕是心罪的包袱要压在心头一辈子了。如果是自己成为动乱的终结者,那么他是非常愿意做这件事情的。

    好像是猜透了他心中所想,郭千荷说道,“公子不必多想,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只是我的猜测,你现在只需不断提升自己的武境就可。”

    “启禀主人,城内李员外府上差人送来青芝雪灵丹和回春丸,说是赠与王公子疗伤之用!”侍女站在门外小声地禀告道。

    “收下吧!”郭千荷淡淡地说,随即对天宝戏笑道,“公子的名气如今是与日俱增啊,这洛水城最富有的李员外也前来结交,你的前途定会十分光明。”

    “姑娘说笑了!天宝不敢奢望财富,只想除暴安良,行侠仗义,吃喝不愁,完成自己的理想。”天宝无奈地苦笑着,“我自幼寄宿在屠户家中,每日做最苦最累的活,只盼能吃饱肚子。虽说很辛苦,但是我很感激老板一家人,若不是他们收留,恐怕我早就饿死在街头了。大富大贵之事,不敢奢望。”

    “给你开个玩笑。”郭千荷看着天宝局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呀,还是太嫩,再有一番经历才能成熟吧!”

    天宝不好意思地继续埋头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