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京城之战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38本章字数:3329字

    他这次带了二百骑兵,星夜赶往京城。一路无事,这一日终于抵达燕国京城。

    京城之大,超乎天宝的想象,比洛水城整整大上三倍,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本以为自己作为护城将军能受到恭迎的待遇,没曾想来到京城,根本没人把他当盘菜。

    自己摸索到皇宫,说明来意,被侍卫引到一处院落等待召见。而自己带来的兵马没有资格进入皇宫,又回到城外驻扎。一连在皇宫内的小院内住了三日,也未有召见,每日酒肉管够,就是不能随意走动,可把天宝给憋坏了。

    终于在第五日,有人把天宝带出了小院,来到皇宫里面的一处演武场。此时,场内士兵严阵以待,每一个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搜查才能进到里面。核实完身份,天宝落座于属于燕国一方的看台。代表燕国比武的不止他一个,稀稀落落地有十几个人,各个神情肃穆,真气外露,一看就是迈入段位之境的各方修炼者。

    远远地望去,鎏金打造的主看台上,燕国皇族一行早已等待多时。战鼓雷动,听的所有人热血沸腾,天宝怀中的天龙刀早已按耐不住。这刀似乎有妖性,每次大战之前都很兴奋。

    天宝今天没打算上场比武,除非燕国真的是人才不济,他才会去挽回颜面。

    今日比武的规则,简单粗暴,双方各派一人下到场内,败者退,胜者继续留在场中接受对方的挑战,哪一方败下阵来,就继续换人,直到无人可换为止。

    雷完战鼓,双方各自派代表出战。燕国看台上,早就按耐不住的一个武者,纵身一跃就翻入场中,双手抱拳,“燕国护国奇士席项南。”

    “秦国皇宫守卫漠北!”对方同样施礼。

    两人各自通报姓名之后,便进入厮杀状态。护国奇士席项南同样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血气方刚,挥拳就砸向秦国皇宫守卫。两人的武技路数差不多,都是更猛迅捷,几次简单的交手之后。两人便开始放弃顾忌,全心一战。

    席项南是刚刚迈入三段之境的武者,修炼的纯阳之法,拳风霸道,刚猛无比,每一次出拳都要带动周围的空气破空而去,而对方的皇宫守卫也同样是三段之境的修为,一时间两人不分上下,拳风对拳风,刚猛对霸道。

    “轰!”“轰!”两人对拼了数十回合,场内的青砖被他们强劲的拳风击打的早已碎裂,两人每迈一步,脚下的青石就会碎裂一块,激烈的交锋持续了很久,仍为分出胜负。

    “啊!”席项南突然爆发出全身的真气,形成护体保护,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一头巨大的猛虎幻影,“去死吧!”

    而对方的皇宫守卫也同样爆发出护体真气,一道幽暗的拳风凝聚右手,“受死吧!”

    两道拳风“轰”的一声撞击在一起,两人同时被震的倒退了数步。

    “停!”看台上一个侍从打扮的人,高声叫道,“两位难分高下,继续下去恐怕误伤,这一场,两国武者战为平手。请进行下一场。”

    席项南和秦国漠北都是心中不满,却无话可说,各自退场。紧接着燕国和秦国看台各自又走出一人,此次双方都带着兵器入场。

    这一次,双方并未搭话,抱拳施礼之后就战在一处。渐渐地,天宝看出些玄机,秦国的武者出手就是杀招,根本毫无顾忌,而燕国的武者出手大多留有余地,想要胜了对方,但又怕伤了多方。

    连续两名燕国武者败下阵来,而第三个出场的燕国武者直接被对方斩杀。秦国使者代表出来解释道,“刀枪无眼,比武失手属于常事。”

    燕国皇族始终不表态。比赛继续,燕国胜了了两阵,而秦国胜了五阵,紧接着又有一名燕国武者被对方打断了右臂。天宝有些坐不住了,这帮鸟人,比武而已,干嘛要下杀手。

    他们参赛之前专门有人交代过了,不可伤了秦国的武者。现在对方不但伤人,而且杀掉了燕国的一名武者,燕国皇族竟然置若罔闻,仍然不肯下旨。

    “我来!”天宝忍无可忍,大步走到场中,“燕国洛水城护城将军王天宝!”

    他刚刚报出名字,看台上的皇族就一阵骚动,相互交头接耳。数月前,风靡整个洛水城的屠夫王天宝,就在眼前,许多人议论纷纷。这个野路子出身的武者,身怀绝技,而又宝刀在手,大有天下唯我独尊的架势。

    前些日子,杀了洛水城护国将军。本应引得大军去擒杀此人,只因皇族中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祖出面阻止,才作罢。不但不追究其杀人之过,反而将他封为洛水城的护城将军,这在族内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只想看热闹的天宝,看到燕国连续在秦国面前吃瘪,心中愤然。他跃入场中,大喝一声,“惊天动地!”

    呼!周围的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变成了一种实质化的能量,在天宝的周围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搅动着静止了的空气,将这片空间扭曲。轰隆声阵阵,脚下的大地如同地震了一般,平整的青石场地在这时候犹如一个巨大的陷坑,,秦国的武者在惊讶间,就被天宝一拳给打在胸口,喷着鲜血就飞了出去。

    “啊!”看台上传来一阵阵惊呼,这燕国武者出场只一招就将秦国的武者给打的吐血。看着地上捂着胸口叫喊的秦国武者,“麻辣个巴子的,我不出来你以为燕国没人了不是?没看出来我们在让着你们呢?居然还要下杀手!”

    燕国皇子龙傲天回味着刚才天宝的那惊天动地绝世神功,突然想到了什么,悄悄俯身在燕王身旁,“爹!”

    “恩!”燕王朝他点点头,示意他不必惊慌。

    “打的好!”小公主龙傲娇跳着脚大叫道,转而搂住燕王的脖子,“爹,洛水城的这个小屠夫真的那么厉害啊!一拳就把燕国武者给打吐血了。”

    “小屠夫!加油啊!”小公主跳着脚的在看台上给天宝加油。

    “娇儿!不可胡闹,快与我坐下。”燕王呵斥道!

    “哼!秦国这帮人就是欠收拾。一个比武,就下这么重的手。还不如让小屠夫杀猪一样的把它们全都杀了!”小公主嘟囔着樱桃小嘴,气呼呼地坐下。

    秦国的使者代表在一旁,脸色非常的难看。不等他发话,秦国阵营中又走出一名修炼界的武者,将受到天宝重创的同伴扶到场下,双手施礼,“秦国皇宫守卫晨风!”

    “废话少说,受死吧!”天宝心中的不满与怒火,此刻已化为无尽的战意,怀中的天龙刀嗡嗡作响,爆发着强烈的战斗欲望。天宝先不打算使用天龙刀,现在正在突破三段之境的瓶颈时期,他要充分调节身体的各项经脉,打通破境之道。

    呼!天宝的周围出现无数金光闪闪地掌印,逐渐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金掌,威压千钧,带着剧烈的压力就砸向对面的秦国武者。

    秦国武者手拿鎏金长枪,看到金掌袭来,双手一抖,炽烈的枪风凝聚一道毒蛇的身影迎上金掌,“轰!”爆裂的能量形成巨大的冲击力,将比武场的青石尽数掀起,飞上半空。

    “轰!”天宝使出的天魔掌蕴含了两层掌力,破其一重,第二重又压了上来,寻常人根本不可能躲过这一击。

    但是这个叫晨风的秦国武者,已迈入三段中期之境,手中长枪游走如蛇,聚气化解了天魔掌第二重的掌风。他不等天宝出掌,手中长枪化作一条巨蟒呼啸着刺向天宝的前胸。

    他怀中的天龙刀嗡嗡作响,他也不去理会。此刻正是他一举突破三段之境的大好时机。他快速向后退去,身体运足功力,周身上下真气爆棚,右手金掌汇聚的真气达到极限,无数金色的幻影萦绕在身体的周围。

    一个巨大的金色掌风犹如天外神力,轰然应上秦国武者的长枪。

    “轰!”蕴含三段中期与二段巅峰之境的两股力量激烈地碰撞在一起,演武场霎时间光芒万丈,真气激荡,碎石飞扬,两人中间的场地被炸出了一个数丈长的大坑。

    “惊!天!动!地!”天宝大喝一声,突破极限,必须置身于极限,他每喊出一个字,演武场的空间就扭曲一分,远远望去,天宝与秦国武者所处的位置好像产生了变异,人们看到的他们两人就像是在另一个世界。这就是惊天动地盖世魔功的威力,等到天宝迈入仙武之境,就可以施展惊天动地将虚空破碎,爆发出的威力可以制造出人间地狱,让身处在其中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天宝全身的真气全部用于施展惊天动地盖世魔功,纵使三段中期的修为,在惊天动地的威力之下也难逃一劫。秦国武者的动作在外人眼里看起来非常的缓慢,他们所处的空间好像要崩塌一般,有种天塌地陷的错觉。

    “死!”带着怒火的拳风猛然打出,怀中天龙刀突然爆发出一声震天的龙啸,配合着无以伦比的刚猛拳力砸向秦国武者。

    眼见实质化的拳风要砸向自己,身处惊天动地之中的秦国武者慌忙运足真力,挥枪抵挡天宝的这一重拳。这一拳,用尽天宝全身真气,拳风势如破竹,一举突破秦国武者长枪聚集的真气防御。

    他急忙横握长枪,暗自发力,“轰!”天宝的重拳砸在长枪之上,巨大的冲击力将对方连人带枪撞飞了出去。

    “好!小屠夫真棒!赶紧上去,把他给我杀了!”看台上小公主兴奋地大叫着,“爹,你要把这个小屠夫给我调到京城来,我要让他陪我练武。”

    本已用尽真力,但是天宝神情一震,疲惫的感觉一扫而光,失去的内力犹如滔滔江水汇聚在体内,修为的困境豁然开朗,这一刻他精神大振,迈入三段修为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