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追兵再至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0本章字数:3300字

    破天道?这是东土大陆最为古老的门派之一,其门下弟子很少与外人见面,也从不参与俗事的纷争。很多人只是听说过破天道的威名,并未见识过其门人弟子行走江湖。

    没想到今日竟然追到了蛮荒之地寻找天宝决战。天宝再世魔主的身份看来不但是引起了皇族的担忧,而且还撩动着东土大陆各个青年高手的心弦,都想与他一战,力求在东土大陆扬名立万。

    听到他的战言,天宝爽朗地大笑道,“哈哈,原来是破天道的传人。虽然今日我与圣龙殿慕容雨华等三大高手血战半日,但是还有信心与你一战,请出招吧。”

    烈日下,天宝破旧的羊皮袄早已化为碎片,随风飘散。健硕的肌肤泛着微微的红色光芒,他的整个身上和脸上,全是血迹。

    见天宝这么说,破天道木子赫不好意思在此时出手。破天道青年一代的高手,初次行走江湖,想要一举拿下再世魔主,立下举世威名,此时出手有点趁人之危,传出去好说不好听,有损自己的威名。

    自负的木子赫骑着六合紫磷狼,在场中走了一圈,“我不会趁你受伤之际下手的,我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你。给你三日休整,三日之后,我们在此一战。”

    看到一旁狼狈不堪的慕容雨华和远处地上圣龙殿弟子化为两段的尸体,木子赫嘴角露出不屑的神情,“三个四段高手,竟然敌不过一个屠夫,还有什么脸面称的上是洛水城第一名门。”

    “你!”慕容雨华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与天宝缠斗了半日,内力耗尽,他真想上前与他大战一场,“哼!三日之后我倒要看看破天道的传人是怎么被屠夫灭杀的。”

    说完,慕容雨华带着他的师弟,收拾好那具尸体退出了战场。有了木子赫的加入,这场征战恐怕是不能再继续了。这样也好,等到三日之后,两人两败俱伤,自己倒可以趁机将两人除去,一解心头只恨。

    不管他们两个谁输谁赢,最后肯定重伤在即,内力耗尽,自己出手,轻而易举就可以将其中一人灭杀。

    破天道传人很少走动江湖,现在这个木子赫现身于东土大陆,想必一定是青年一代中的佼佼者,如果能将其除掉。那么东土大陆之上的青年高手中,自己又少了一名劲敌。

    慕容雨华心里打着自己的主意,而木子赫却出言警告天宝,“你不要企图逃走,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会寻你决斗。”

    “哈哈!”天宝放声笑道,经过半日的血战,他发现自己只有在不停的战斗中才能提升武境,此时虽然受伤在身,不过他心情却十分舒畅,“我乃天定魔主,如果败在你这无名小卒的手上,岂不是让人笑话?”

    骄阳似火,六合紫磷狼庞大的身躯之上的木子赫眼空一切,威风凛凛地看着天宝,不屑地说道,“你不要得意,三日之后我定要取你首级。”说完,他又瞅着慕容雨华,“三日之内你不可与他动手,他是我的!”

    慕容雨华心中十分不悦,但是此时已经无力与他一战,只是脸上挂着微笑,“破天道隐匿千百年,我倒想看看破天道的新一代传人是什么样的货色!”

    说完话,慕容雨华带着自己的师弟头也不回里离开了战场。木子赫气势汹汹地在场中走了一遭,“王天宝,我等你三日。”说完,也带着手下一行人离开了战场。

    他们并未走远,在小镇的不远处安顿下来,而慕容雨华则带着圣龙殿的另一名弟子走向了南部的一座山峰之上。

    三日的约定,天宝要趁着三日之限休整,三日之后恐怕又是一场恶战。破天道他所了解甚少,而木子赫的修为到底是怎样的,他也不知道,所以必须谨慎对待才行。拖着受伤的身体,他和猪妖又返回了小镇。

    镇上的铁匠铺,铁匠依然在专心地打造着铁具。他只看了一眼天宝满上支离破碎的衣物,并未感到惊讶,埋下头继续挥舞着铁锤。

    天宝也不搭话,走到火炉前,拉动风箱,将炉子里的火烧的更旺。猪妖则上前接过铁匠的铁锤,铿锵、铿锵的砸着烧红的铁块。

    铁匠手拿大号的铁钳夹着烧红的铁块,嘴里说道,“用力!”猪妖甩掉身上的衣服,光着膀子继续打铁。

    气氛有点压抑,铁匠不问天宝任何事情,天宝也不讲,就是这样打铁。

    夜幕降临,铁匠在屋子里烧好饭菜,就在铺子门口的道理上摆上桌子,一起在门口吃饭。天宝心事重重,心不在焉地往嘴里送着不知名的饭团,脑子里在飞快地运转,寻找三日之后战胜木子赫跟慕容雨华的对策。

    三日之后的大战,无论胜与败,慕容雨华势必会趁火打劫,一定将天宝至于死地,这个才是天宝最担心的事情。

    清晨大战,让天宝逐渐领悟战斗的诀窍。自己的力量爆发在同一级别的对抗,甚至比自己武境更高一筹的对决中都能占得上风,但是想要一击致命,也有困难。尤其是像慕容雨华这种战斗经验丰富,而且身法诡异的人来说,想要完胜他,绝非易事。

    而慕容雨华依靠力量的对决,也不能得逞,他靠的是圣龙殿的绝学幻步鬼影,在战场中迅速的移动身体,变幻位置,让天宝防不胜防,在这样快速的近距离攻击下,天宝才受了重伤。

    天下武学,无坚不破,唯快不破,自己只有在战斗中提高出手的速度才能有取胜的先机。天龙刀霸绝天地的威力,如果加上一个极快的进攻速度,一定可以将这些所谓的四段高手斩与刀下。

    而自己只有三日的时间,恐怕要提高自身的速度还不现实。

    他不担心自身的伤势,玄脉经现在修炼已经纯熟,可以根据他身体的状态自动运转,吸取天地精华补充内力,修补身体的创伤。而且现在依然是麒麟护体,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去运用火麒麟的力量。

    看着他漫不经心的样子,一言不发的铁匠对着猪妖说道,“你把餐具拿到后面,将屋子收拾一下。”

    猪妖心中不满,但是又不可发作,自己现在还寄宿在人家家里,干点家务活还是应该的,很不爽地收拾起了碗筷拿到屋子里。

    “你随我来!”铁匠站起身来,径直向镇子外面走去。

    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天宝只好跟在铁匠的后面出了镇子。铁匠一言不发,走在前面,出了镇子,一眨眼就将天宝撇在了身后,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这一幕惊的天宝下巴都掉在了地上。他跟在后面,并没有发现铁匠身上有任何的能量波动,只是平常的走路样子,铁匠两步之后便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我cao,这个铁匠也是个世外高人?

    天宝心神大振,运力提速追了上去。

    蛮荒之地的夜晚气温非常低,旷野的荒凉之中略显寒冷。明亮的月光下,铁匠矗立在远处的荒地之中,身影竟然越发的高大起来。天宝知道自己遇见了高人,急忙跑到近前,双手施礼道,“不知前辈高明,还望恕罪!”

    铁匠背对着天宝,头也不回,只留给他一个背影,“圣龙殿的幻步鬼影是一门奇异的功法,依靠强大的内力支撑提高身体变幻的速度,在对决中可以占的先机。但是这种功夫的缺陷也很大,如果短时间内不能取胜,内力就会被消耗殆尽,比你手中的天龙刀更消耗内力。”

    话音未落,铁匠在天宝的眼皮子底下又出现在了左前方的位置,根本就没有看到他有任何移动的迹象,也没有发觉他身上有任何的能量波动,铁匠好像凭空转移到了另一个位置。

    当天宝看清铁匠的身体转为位置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又转换到了另一个位置,简直诡异到了极点。看来这个铁匠是隐世于北部蛮荒之地的高人,天宝不再犹豫,双手抱拳,“敢问前辈是何方高人?”

    铁匠停下了变幻的身形,定格在天宝的前方,冷冷的月光之下,看不清他的面容,“当你面对修为比自己低的对手,你可以依靠强大的力量将其轰碎。但是在同一级别的对决当中,速度就变得尤为重要。任何武学靠的不是拳头坚硬和力量强大,而是靠反应、速度和技巧。”

    “速度和你的内力力量一样重要,你要兼修才行。”铁匠缓缓地说道,“你身为天定魔主,魔族数十万生灵脱离苦海的重任在你的肩上,今后你会遇见比今日更加凶险的局面,你必须加快提升自身的修为。”

    “恳请前辈赐教!”天宝此时已经明白了铁匠的意思,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将自己引到这小镇的外面,跟自己说这么一堆无关紧要的废话,他单腿跪地,再次说道,“如果不嫌弃,请收我为徒!”

    月光之下的铁匠气息微变,慢慢地笑道,“你起来吧,我可不敢收你为徒,让你师傅那个老妖怪知道我和他抢徒弟,他还不跟我玩命啊!”

    见他这么说,天宝急忙问道,“前辈知道我师父的情况?你能告诉我师父是谁码?我到现在都没见过他的真容,甚至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不必心急,早晚一天你会知道你师傅是谁。而且,他能否重现天日,还需要你的努力啊!”铁匠不紧不慢地说着,“你现在自保都困难,还是想办法保的性命,等到你有能力破碎虚空的时候再寻救你师傅的方法吧!我现在教你一手功夫,可助你在三日之后的决战中取胜,但你要保证一定要将圣龙殿的那个小子给我揍趴下,我倒要看看是他的幻步鬼影力量,还是我的十绝追日步更胜一筹!”

    十绝追日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