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三局定胜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0本章字数:3165字

    木子赫和李云风看的眼睛都瞪出来了,看着王天宝的眼神已经不是最初的猎人看猎物的眼神了,而是变成了猎人看到猛兽的眼神了。王天宝这时候在他们两人眼里已经不是那种待宰的羔羊了,而是变成了一只嗜血的猛虎。

    殊不知他们眼里这个“猛虎”王天宝现在已经是外强中干的软货了。王天宝能在这样巨大威力的爆炸中毫发无损,这怎么可能。其实王天宝之所以现在案首挺胸,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架势,那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后,那千穿百孔的伤口啊。

    两人哪里知道王天宝的险恶用心,还真就被王天宝的架势虎住了,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王天宝这时候可没有精力去理会这有点尴尬的气氛,因为他的背上伤口已经非常密集了。之前和慕容雨华那一战之中,就已经伤的不轻,这时候体内的麒麟再次发动了护主的能力。

    不断使用它为数不多的灵力在修复王天宝的伤口,在加上天龙刀吸取了慕容雨华死后残留在尸体之上的大量精华,双重修复之下,王天宝才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几乎回复了八成的实力。其实王天宝此刻在后悔啊,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托大。

    王天宝其实在被木子赫偷袭的时候就已经通过眼角的余光发现了李云风有阻止木子赫的打算。所以他故意使用眼神挑衅李云风,逼得李云风不得不出手抵挡。他原本以为逼迫李云风出手和木子赫对掐之后,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坐山观虎斗,可惜啊。

    王天宝还是棋差一招啊,没想到被卷入了两人的较量之中,差点没要了自己半条命。还好那个时候麒麟护体的实效还没有完全实效,王天宝在爆炸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距离爆炸中心太近了,根本就跑不了啊。

    只能蜷缩起身体,运起全身的灵力抵挡爆炸的冲击力,就算如此背部依旧被削掉了一层皮肉,整个后背血肉模糊,很多地方伤口都深到能见白骨了。两人距离王天宝太远了,根本没有看到王天宝此刻身上正在燃烧着淡淡的橙色火苗,这火苗之中蕴含着麒麟的全部精血,此刻正在不奢余力的修复着王天宝的伤口。

    护宝麒麟可算是被王天宝坑惨了,这三天两头就受伤,本来他还打算把王天宝体内当做修复自己内伤的避风港的。哪知道这王天宝根本就不是什么避风港,而是实实在在的暴风眼啊。这还没恢复多少功力,这次又受伤了,护宝麒麟这回可是将自己的老本都垫进去了。相信在给它再来一次的选择机会,它一定不会选择进入王天宝的体内疗伤的。

    沉默了约合一炷香的时间,这段时间之中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陷入了沉默之中。经过刚刚的一役,虽然木子赫和李云风没有亲口承认,但是内心其实他们已经默默的将王天宝重新归类到了同级别高手的行列之中了。因为无论王天宝使用了任何手段,能在这样的爆炸之中毫发无损,那就是实力的体现。

    不过此刻沉默也即将走到头了,木子赫紧握双拳,指着王天宝道:“王天宝看来你还有点本事,那就废话不多提,和我打一场吧。”王天宝嘴角一抽,笑的太久脸有点僵硬了,喉咙深处是自己咽下去的那一口淤血,火辣辣的,根本就没办法开口说话。

    李云风看不下去了,他直接打断道:“木子赫,这王天宝是我的猎物,你最别多管闲事。”木子赫一听就不乐意了,转头对着李云风就呛道:“凭什么,先来后到。王天宝是我木子赫提前提名的对手,凭什么要让给你。”

    王天宝此刻笑而不语,他乐的看到两人为他再打上个千百回合的,届时自己在出手以一敌二将两人踩到脚下。想到这里,王天宝的嘴角就咧开了。王天宝这表情刚刚起了变化,两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到了王天宝的身上,那眼神之中的意思明显是谈崩了。

    但是事情根本没有往王天宝想象的方向发展,而是急转直下的恶化了,他们两个显然打算同时对王天宝出手,谁先击杀王天宝就算谁得手。王天宝自幼没读书啊,这想法真是单纯的可笑啊,他们先前不理会王天宝而互相对打,那是因为王天宝他们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现在王天宝漏了一手之后,事情就不再是这么回事了,他们已经将王天宝当做对手了,两个人一旦有了共同的对手,那么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同事出手,看谁快看谁猛了。

    王天宝通过他们的眼神虽然没有读出这么多层次的意思,但是也觉得大事不妙。连忙高举双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我看你们争论了这么久也没有好的办法,两位都是精英,都是各门各派的青年典范。我看为了公平起见,我们比试一番如何?”

    王天宝一席话算是说到他们两的心坎里去了,同时出手两人都没有把握能抢下王天宝的首级,万一便宜了老对手那是一件比失败更丢人的事情。但是他们心中都自视甚高,都认为自己比老对手强上那么一线,如果公平比试定能力压对手名利双收。

    于是都较有兴致的看着王天宝,王天宝继续解释道:“这样因为是三个人比试,我们比三局。按照积分算胜负如何,每一局第一名得三分,第二名两分,第三名一分。如果你们两个取得胜利,我王天宝对天发誓绝不反抗,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如果我赢了,我也不要尔等性命,你们两个以后只要见到我,叩首认错,并且大叫三声爷爷饶命。如何?”

    这话一出,木子赫就动怒了,指着王天宝大骂道:“杀猪的,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信不信我现在就收拾了你,替我的坐骑报仇。”说罢就要动手,李云风打手一挥,制止了木子赫的过激行为挑衅的对着木子赫说道:“怎么了?木兄你不敢比么?我看他说的挺好的,反正我怎么样都会赢,不妨比个高低。”

    木子赫一听虽然气的跳脚,但是再也没有出手的理由了,如果这时候出手那就是一种心虚的表现,不战就自损三分。于是深吸一口气用不善的语气追问王天宝道:“好,就如你所愿。怎么比,你滑下道来,你木爷爷我都接着。”

    王天宝拍了拍手用,对着两人举起大拇指道:“不愧是隐藏门派的人,够自信。三局第一局,我们比速度和精确度,到时候我们手中各自拿出一些碎银子,同时抛向空中。然后同时出手夺取空中的碎银子,谁抢到的多,谁就获胜,两位意下如何?”

    李云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木子赫更是直接拿出一锭银子握在手中一把捏碎了,同时抛像二人。王天宝伸手在一道银光之中抓了一把,摊开手掌里面有十颗碎银子。看他们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同意了王天宝的做法。

    紧接着事不宜迟马上开始第一局比试,王天宝站定方位,三人成三角形站定。彼此之间隔着一丈的距离,王天宝用脚尖颠起一块石头,朝着空中猛的一抛道:“石头落地之时,我们同事抛射手中碎银子。”两人都用眼神回答了王天宝,接着三双虎目开始死死的盯着空中不断飞升的石头。

    随着石头的最后一点力道耗尽,开始直接往三人中心点坠落了下来。石头一落地,三人同时挥手,十几道银光飞射像半空中。王天宝没有想那么多,一个蹬踏,整个人就高高跃起,他心中清楚这两人都不是好对付的主,想要获胜必须先下手为强。

    王天宝冲着空中银光最密集的一片区域飞射而去,这十绝追日速度快的出奇,两人既然在第一步就被王天宝甩下了五六尺的距离。这也就是王天宝选择这个比试作为第一局比试题目的另外一个重大依仗,王天宝和慕容雨华大战的时候,能手刃慕容雨华这十绝追日可谓是功不可没。

    王天宝认为只要有十绝追日傍身,比速度自己绝对是占优的,心中一镇大吼道:“这一局我先拿下了。”两人也被王天宝这突如其来的速度吓到了,心中震惊啊,王天宝这山野屠夫哪里来的如此高深的步法。

    短暂的震惊过后,他们两个已经彻底失去了先机,如果继续这样,王天宝就赢定了。这是两人绝对不想看到的一幕,两人四目相交,一个简单的眼神交流之下,就达成了一个临时协议。两人毕竟出身在大门派,虽然彼此门派之间有宿怨,但是大门派毕竟家大业大,不会轻易的和另外的大门派撕破脸皮,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

    所以平时的行事只要不是事关重大,大家还是保持着一定克制,俗话说的好,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个时候就是两人摒弃前嫌通力合作的时候,他们绝对不能让王天宝取胜,两人在空中双手就开始闪烁起不同寻常的荧光。

    李云风按耐不住心中闷气,帅先出手了,单手超前一掌劈出。使出的并非无名武技,而是无上宫之中的一门绝学掌法,八荒六合掌。木子赫也不甘示弱,单手超前一抓,使出了他破天道的同样出门的一门绝学爪法,阴阳鬼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