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错失良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0本章字数:3157字

    李云风手中的金色光芒闪耀着,这八荒六合掌属于诡异型的掌法。威力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出招速度极快,角度刁钻,防不胜防。李云风酝酿了片刻之后,手中光华已经隐去,双手看上去平淡无奇,但是仔细感受还是能感觉到手掌中真气形成的淡淡威压。

    几乎就是简单的朝上一拍,一串掌印好像劲风一样,只有破风之声传出,根本看不到掌印的踪迹。木子赫的阴阳鬼爪和着八荒六合掌功效如出一辙,但是比起八荒六合掌来说,此招更为诡异。只见木子赫一手成白色,一手成黑色,双手摆出抓型。

    一前一后朝空中一爪探出,大气之中凭空互相出一道一黑一白的十字交叉爪痕,速度虽然不快,但是移动轨迹却异常飘忽不定。出招之后,在空中忽高忽低,以弧线在移动,这大大提升了拦截的难度。

    王天宝此刻距离前方的银光几乎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突然感觉背后恶风不善。气的大骂道:“你们两不要脸的家伙,居然联手偷袭我。”木子赫和李云风根本浑然不自觉,完全当王天宝的骂声是耳旁风,依旧我行我素。

    王天宝骂完之后也冷静了,这点确实不能怪他们两个,比赛规则之中根本没有说不能互相攻击。他们出手打自己这样想来就变得合情合理,并且情有可原。想到这里王天宝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自己真的是太愚蠢了。

    王天宝此刻也顾不上去夺取银光了,要是自己在不要命的夺取银光,搞不好他们两个下一招出手就不是偷袭了,而是光明正大的轰杀自己了。想到这里王天宝一咬牙,大骂道:“算你们狠,给我记住。”说罢凌空一个转身,先避开了李云风的八荒六合掌,还没站定木子赫的阴阳鬼爪如同长了眼睛一样,在空中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继续朝着自己抓来。

    王天宝被逼的又来气了,这两家伙还真是不依不饶啊,看来不漏两手是不行的。想到这里,王天宝深呼吸,单手摆在胸前,真气狂吐如手掌之中,掌心之中一片红光。天魔掌刹那间就成型了,看着掌心之中的一道火红的印子,王天宝不在犹豫。

    双掌启发,而且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拍出了数十掌。顿时漫天的金色掌印朝着下方的两人,如同潮水一样倾泻而下,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木子赫的阴阳鬼爪在漫天的掌印之中,如滴水入海一样,只能溅起一篇浪花,然后马上被密密麻麻的掌印给淹没了。

    看着漫天的掌印有如决堤的洪水一样,带着可怕的气浪朝着二人袭来。李云风淡淡的笑了,他出掌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击杀王天宝,刚刚那一招王天宝如此轻松的躲避也是李云风故意安排的。他目的只需要让王天宝停下来,只要停下来就够了,他的手段主要还是针对空中飞舞的银光的。

    之所以做的如此麻烦,主要就是为了麻痹木子赫,然他和王天宝互掐,自己专心夺信物。所以面对王天宝密集的攻击,他脚尖一点,整个人横向挪移了一段距离,这就是无上宫的绝学步法太极八卦步。一边移动李云风手里也不闲着,伸出手指朝着空中胡乱点去,用的是一套江湖上盛传的武技摘星手。

    光凭摘星手还是不够的,他同时还使出了一招不知名的武学,没一次点击之中空中就会出现一张微缩的小阵图。在阵图的包裹之下,手印速度快的惊人,一个呼吸的时间,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银光都被金色的小阵图给包裹起来,顿时空中金光闪烁有如漫天星斗。

    李云风打算一网打尽,根本不打算给木子赫和王天宝留下任何一块碎银子。他李云风的信条之中就是讲究尽善尽美,不出手则已,一鸣就必须要惊人。木子赫看着李云风的手段,同时冷冷一笑,李云风果然不出他所料,一开始的合作就充满了猫腻,要不是我木子赫聪明绝顶还真就上套了。

    你想拔得头筹,就别怪我虎口夺食了。想到这里,木子赫双手摊开,手中的袖子迎风张开,一股可怕的吸引力从木子赫双臂的袖子之中传出。这是木家的绝学,并非传承自师门破天道,袖里乾坤。李云风刚刚牵引着漫天金光,想要拉扯这些碎银子如手中,但是后方不知何时木子赫已经赫然出现在他身后。

    长袖一甩,方圆五丈之内所有的空气被撕扯着朝着木子赫两个袖子之中卷入。木子赫这一手釜底抽薪用的真是决绝,李云风根本就没有料到木子赫居然也有如此深的城府。一时间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看到金光变成金线朝着木子赫袖口飞去。

    他也顾不上懊恼了,伸手将摘星手运转到极致,整个人身上变出漫天手影,好像一尊千手观音。在飞舞的金光之中,李云风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拦截下一部分,不至于被木子赫得逞。王天宝看着自己含怒气打出的天魔掌居然全部都打空了。

    两人根本不理会自己,而是都在各凭手段去抢碎银子。王天宝懊恼不已,这修为容易得,但是这心机还真是一时半会学不会的。他王天宝被诈了,现在一顿王天宝有时间回忆刚刚电光火石之间的交手过程,发现自己真的被骗的团团转。

    他们两个打出的招式看起来非常威猛,其实都是佯攻,是虚招,王天宝如果那时候不理会直接夺碎银子,这第一就是自己囊中之物了。真的是被人追杀久了,心态变得不平和起来,总是有一种草木皆兵的感觉,一旦遇到攻击,下意识总以为自己被偷袭了,根本没有想到两人练手上演了一局精妙的骗局,而自己就是这个骗局之中闹了一个大大的笑话。

    王天宝此刻再想抢夺为时已晚了,木子赫和李云风的争夺已经到了尾声,而自己双手空空如也,被剃光头了。王天宝虽然懊恼不已,但是也只能放弃,他王天宝并不是小心眼的人,既然是自己棋差一招,那么就不能怨天尤人,王天宝索性放弃争夺。

    落到地面之上,抬头看着两人,沉默不语。木子赫长袖狂舞,搅动一方天地,李云风手如闪电,摘星夺月。已经进入白热化的交锋,两人互不相让,这样的比试两人已经比过不止一只,虽然李云风被暗算了,但是依旧没有被压垮,他还在拼命反击。

    约合一盏茶时间,两人同时落地了,李云风面色阴沉,而木子赫趾高气扬的环顾了两人一眼。袖口一甩,一片银光洒在地上,两人都是四阶以上的高手,目力自然惊人,虽然木子赫这一手速度很快,但是两人还是在银光没入地面之前算清楚了,一共二十枚碎银子。

    这一下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李云风气呼呼的手掌捏的卡兹卡兹作响。将手中的碎银子聂成银粉抛像空中,沉默不语。王天宝此刻已经恢复了冷静,对着两人谈了谈手,道:“两位好手段,我想结果已经一目了然了。我一个都没有抢到,所以我是第三名,记一分。木子赫夺取二十枚碎银子,第一名记三分。李云风夺取十枚碎银子,第二名,记两分。二位还有异议不?”

    木子赫旗开得胜爽朗道:“我没意见。”李云风有点不干了,他还是第一次被木子赫压制成这样,李云风面色阴沉道:“那为了公平起见,第二局不应该还是你来出题。”王天宝摆了摆手,他早就想到了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连续出题的,于是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李云风自便。

    李云风此刻也顾不上客气了,阴冷的说道:“这第二局我来出题,木兄你意下如何?”木子赫挑衅的看了一眼李云风淡然道:“行啊,李兄你划下道来。我木子赫都接着就是了。”李云风冷哼一声,从怀中掏出一物,王天宝定睛一看,是一张黑漆漆的符咒一样的东西。

    木子赫面色一变,显然是认识此物,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李云风看着王天宝茫然的表情,就知道王天宝不认识此物。于是解释道:“这一张就是引鬼符咒,可以短时间的破开阴阳两界的大门,让人可以进入冥界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一炷香之内,没有出来,那么活人就会被永远的困在冥界,被冥界的死气不断侵袭洗礼,变成鬼物。”

    说道这里顿了一下,抛出了两张,一张递给王天宝一张递给木子赫。做完之后继续道:“那么规则很简单,就是去冥界捉鬼,谁捉道的鬼物最强,最多,谁获胜。”王天宝有点不理解,继续追问道:“怎么评判鬼物的强弱?”

    木子赫和李云风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木子赫不耐烦的解释道:“这引鬼符,只能去冥界最边缘的地区,那里都是低阶鬼物,实力在一道四阶之间。虽然也有可能遇到五阶以上的鬼物,但是几率很低,可遇不可求。每一个阶级的鬼物都有灵魂之火,火焰眼色不一样,代表鬼物实力不一样,按照火焰强弱定鬼物的实力。

    赤橙黄绿青蓝紫,以此内推,红色是一阶鬼物,橙色是二阶鬼物,黄色是三阶鬼物,绿色是四阶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