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符文奥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1本章字数:3158字

    李云风努力这一笔划过去,就觉得手指中的真气和符文之间开始出现了稍许不协调的感觉。这感觉一出现,李云风额头上的冷汗就冒出来了,这种感觉他太熟悉的,他也是画符的老手了,画符讲究一气呵成。如果出现任何的拖泥带水,和不协调,那就意味着这张符咒肯定是画失败了。

    果然不出李云风所料,符文的线条停顿一下之后,居然断开了,残留在其他线条中的真气开始不稳定的颤抖起来。李云风看到这个情况,迅速收回手指,抽身爆退。可是这刚刚想退开之际,发现大事不妙了,原来他双脚已经不知不觉之中陷入了流沙之中,一时间居然抽不出来。

    李云风看着断裂的符文光芒越来越亮了,知道来不及了。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抱着头蹲了下来,他刚刚蹲下,符文金光一闪之后,爆炸了。范围不是很大,但是这样小区域爆炸威力也不小。这种符文里面要求真气稳定性毕竟高,但是一旦失去稳定之后,那种爆炸就是定点爆破和手榴弹一样,对爆炸区域造成的伤害是不能忽视的。

    只觉得全身好像撕裂一样的发出剧痛,一个呼吸之后,爆炸过去了,李云风忍着剧痛站了起来。想用手抚摸一下自己身上受伤严不严重,这一动之下,脸色再次变了。他发现自己的左臂居然失去知觉了,不能动了。

    低头一看,整个左臂已经被炸断了,现在只剩下空荡荡的肩膀,还在狂喷鲜血。李云风看到这一幕之后,一股剧痛这才从肩膀处传来,李云风很想抱着肩膀惨叫。但是突然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又在脑海之中出现,这是幻术,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

    忍着剧痛,李云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开始观察自己手臂的端口,意外的发现断开非常平整。如果是被炸断的手臂,那断口是撕裂伤,会呈现锯齿一样的伤痕。想到这里李云风浑身一个机灵,他知道自己可能受到了袭击,就在爆炸发生的那一瞬间,自己被袭击了。

    这袭击来的太突如其来,而且无论是对时机和出手速度都是无懈可击的,李云风心里开始有点没底了,他不敢在冒然画符了。自己没有受到干扰都画失败了,果然没有领悟符文奥义就尝试虚空画符还是太勉强了。如果还有不知名的东西随时都可能袭击自己的情况下,那成功率无限接近零。

    李云风开始一边观察四周环境,一边开始思索怎么办?可是想了几个办法都觉得不可行,一切好像都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之中,没有任何办法,也没有退路。李云风气急之下抓了抓头发,这一爪之下突然他发现自己的头发好像有点不同了。

    抓起来的感觉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李云风是个很注重仪容仪表的人,每天都会洗漱,所以对于自己的头发他非常熟悉的。这种触感李云风可以肯定不是自己的头发,难道说!李云风一个机灵,不敢多想,抬掌对着头顶就是一击八荒六合掌。

    这一掌毫无保留是全力催发,顿时掌风四起,将他的头发吹的呼呼作响。李云风一掌打出之后心就凉了半截,因为他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打到。他突然想到了王天宝和自己说的一些关于禁婆的事情,禁婆好像喜欢做这样诡异的事情。

    大事不妙啊,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真的是雪上加霜啊。就在李云风还没有将所有的情况都理清的时候,一缕乌黑的长发从头顶上锤了下来,接着越来越多的长发都垂了下来,然后是一张苍白无比的脸庞从乌黑的长发之中浮现了出来。李云风一看到脸庞,顿时就想骂娘,果然是这样啊,一点余地都不给自己留。

    李云风想要挣扎,确发现黑色的长发开始朝着自己身体上缠绕而来。数量越来越多,这乌黑的头发韧性惊人,李云风怎么挣扎都显得徒劳无功。接着那一双空洞的青色眼睛微微的一眯,禁婆呆滞的表情好像变了,她在笑,笑的无比狰狞。

    令人背脊发凉,李云风知道自己已经在生死边缘了。接着禁婆伸出了一双雪白雪白的手臂,一下掐住了李云风的脖颈。一阵阵窒息的感觉传来,李云风不断的抽搐着想要咳嗽。难受的连思考都要停止了,但是这种难受并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缺氧,大脑开始麻木起来,所有的难受好像都停止了。李云风的思维才开始逐渐恢复,自己这是要死了么?真的是讽刺啊,我李云风风云一生,没想到啊。既然死在这样的地方,死在一个禁婆手里。

    李云风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这样死去。我不甘心啊,悔恨啊。一股强烈的求胜意志从心中升起。身体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李云风猛的控制着自己的头颅使出全身力气朝着前面撞去。

    碰一声闷响,李云风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脖子上的手臂开始松开了,身上的乌黑色头发也开始松开了。李云风飞快的抽出了一只手,但是双腿被捆的非常牢固,根本挣脱不出来。李云风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了,一下要破了手指。

    鲜血从指尖益了出来,李云风伸出手指,凌空一点,一撇一捺。再次开始画起符咒起,随着比划越来越多,手指开始越来越难控制起来。刚刚的不协调的感觉再次出现了,如果还是之前,李云风一定会觉得自己又失败了,并不会继续强行画下去,而是找机会重新来过。

    这是画符师的本能,因为无论你技法多么高超,也没有办法百分百成功。既然失败是难免的,所以对于大部分画符师来说,失败就从来呗。对成功的渴望随着画下的符咒越来越多,反而变的越来越少。

    但是如果告诉你,你只能画最后一次的情况下,那累积了多年的对成功的渴望都会叠加在一起爆发出来。所有的经验和习惯都在这一刻涌入了手指之中,李云风一个深呼吸,调节了一下,手指依旧不停继续又是一笔画出。

    就在这个时候,李云风感觉腹部一阵绞痛,他知道自己又被攻击了。不过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符咒之上,对身体反而放开了。一咬牙,继续画出了一笔,整个符文开始发出金灿灿的光芒,这是符文即将成型的征兆。只需要最后三笔,就能成了。

    倒数第二笔,双腿膝盖又是一痛,整个身体一个颠簸,几乎要跪下来。但是李云风居然依旧站着,膝盖被黑发编制成的利剑洞穿,膝盖骨被搅得粉碎,可是李云风居然还能稳住平衡,死死的站着,没有倒下。

    最后一笔,比起身体是的疼痛,符文上传来的排斥感依旧达到了空前强大的程度。这就是没有领悟符文奥义使用虚空画符的后果,每一笔之后下一笔所承受的压力和排斥力会是上一笔的十倍。

    这个符文总共有十道笔划,这最后一道已经是恐怖的一百倍排斥力。这股排斥力让李云风的手指有如悬挂着千斤巨石,用手指甲在钻石山雕刻一样困难。李云风的手指悬在空中根本就写不下去,其他成型的笔划开始颤抖起来,如果不尽快完成,这一次迎接李云风的依然是失败。

    李云风直接要破了自己的舌尖,一口鲜血喷出。这种做法是在极端的情况下,画符师和符文之间沟通的非常手段,这喷出的不是普通的鲜血,而是精血。一个人的精血是有限的,喷出过量的精血会对体质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这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画符师绝对不会用的非常手段了。

    李云风之前已经用过一次精血了,这一次使用就已经是过量使用了。使用一次精血需要休养一个月的时间才能使用第二次,而在几个时辰之内连续使用两次,这绝对是不要命的做法。可是李云风此刻已经别无选择了,如果还不能和符文进行沟通,那么自己就死定了。

    随着鲜血的喷出,李云风看到符文一闪,一股信息涌入了脑海之中。他如同走马观花一样,眼前看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有高山有流水,有烈火,有响雷。最后画面定格在了,一面镜子上,镜面开始缓缓的破碎,一道黑色的漩涡黑洞出现,将一切都卷入了黑洞之中。

    在镜子的另外一面,黑洞同事出现,将这边卷入的所有东西都转移到镜子那一面。镜花水月,这就是幻术么?原来这一切都是有如镜面倒影一样么,而这个黑洞和打破镜面的力量,就是破妄符的奥义么?

    李云风一个沉重的眨眼,他明悟了。最后一笔无比轻松的一滑而过,符文金光一闪,终于成行了。禁婆看到虚空中漂浮的符文,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了,变得狰狞可怕起来,无数的黑色长发化成了数不清的利剑,朝着李云风刺来。

    李云风傲立其中一动不动,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眼前的符文。几乎就是瞬间,李云风的微笑定格了,他的身体被无数的利剑洞穿,直接被刺成了马蜂窝,伤痛在这一刻已经超载了。李云风反而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最后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