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虎娇娇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1本章字数:3422字

    随着假山的崩塌,虎熊八心中的闷气多少发泄出去了不,长舒一口气就缓步离开了。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可把摸光光和王天宝吓了一跳,当时莫光光和王天宝两人正猫着腰,呆着假山不远处的柱子后面。正在屏气凝神准备偷听呢,虎熊八突如其来的攻击,差点没把两人心脏都吓的停跳了。王天宝下意识的差点都要抽出天龙刀反击了,要不是摸光光死死的抓住,估计两人早就露馅了。

    等到虎熊八走远之后,摸光光指着王天宝的额头道:“你丫的激动什么,行不行啊,不行就先回去,别拖我后腿。”摸光光这句话说的一点情面都不留,让王天宝有点尴尬,他也意识到确实是自己反应太过激了。

    连忙抱歉道:“不好意思,我也是第一次做贼,所以有点抓不住分寸。”摸光光瞪了王天宝一眼道:“你接下来就紧紧跟着我,记住如果没有看到我的指示,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贸然出手,知道么?”王天宝将头点的飞快,表示知道。

    虎熊八发泄完之后再次走入了虎娇娇的房间,两人面面相觑,都明智的选择蹲在窗户外面。大气都不敢喘,可是虎熊八说话非常小声,就算是摸光光这种耳力惊人的人也听不清。王天宝那就更不用提了,听到的都是一些只言片语,根本就凑不齐完整的句子,毫无意义。

    摸光光抚摸着额头看了王天宝一眼,王天宝太熟悉这个眼神了,这是李云风要他做诱饵时候露出的眼神。想也不想,直接摇头道:“你想干嘛,太危险的事情我可不干。”摸光光再次使出了他的杀手锏,楚楚可怜的大眼睛。

    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的王天宝不敢直视,只能求饶道:“行了,有话直说别来这套。”摸光光贼贼的一笑道:“其实也不算为难你,王大哥你只要这时候去揭掉悬赏榜单,剩下的就交给我了。”王天宝听完之后吐血的心都有了,这揭掉悬赏榜单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都答应下去了,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和摸光光对视了一下。王天宝缓慢的退了出去。七绕八绕,再次回到了大门口,看着威虎镖局大门口上面的一张悬赏榜单,王天宝走到悬赏榜单面前,假装仔细的看着悬赏榜单。

    关键是这个时候一起在看这个悬赏榜单的并不止王天宝一个人,王天宝对这个悬赏榜单的内容已经了如指掌,其实根本不需要多看。但是做戏做全套,王天宝还是耐着性子一点点的去看,一个字一个字的去扣。

    观察了一阵,发现身边的了没有多余的动作之后,王天宝快步向前,一把揭掉了悬赏榜单。抓着悬赏通再次走入了威虎镖局之中,坐在镖局之中还有一些没有离去的宾客,突然看到王天宝闯了进来都用一种异样的眼色看着王天宝。

    但是眼神停留片刻,都默契的转移了目光,这个时候的王天宝并不是乔转打扮之后的自己,而是货真价实的王天宝。是王天宝的本来面目,所以在坐的了都看明白了,这来人确实就是魔主转世王天宝。

    王天宝按照约定并未多做停留,拿出刚刚揭下来的悬赏榜单高高举起,亮给所有的并客看了看。然后飞快的转身离开,他需要的就是保持神秘感。带着悬赏榜单,王天宝几个跳跃就消失在夜幕之中。留下一大群目瞪口呆的人,居然有人敢揭掉了悬赏榜单,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在武者横行的世界之中,冲突和矛盾是一直都不会缺少的。所以经过历史演变,对一些个人恩怨,发展出了悬赏的做法。一般来说悬赏都不太会刻意挂出悬赏榜单,如果一旦发出悬赏榜单,这件事就不再说简简单单的个人恩怨,而是发展成为两个势力的一种博弈。

    所以这揭掉悬赏榜单所代表的意思不是简单的接受了这个悬赏任务,而且是独吞这个悬赏任务的所有奖励。一旦有人揭掉悬赏榜单,就意味着这个人想要独吞所有的奖励,其他人就不得在染指这个悬赏榜单上的任何奖励。

    如果你揭掉悬赏榜单,但是确没能完成悬赏任务,那么按照道理需要全额赔偿发出悬赏的势力的全部损失。这是需要抵押的,像王天宝这样揭了悬赏榜单就走的情况并不是没有,这种做法的意思就是,我接受了任务,然而我不打算抵押任何东西,而是抵押自己的身家性命,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这样做,只有在江湖上享有盛名的人才有资格。

    王天宝在江湖上虽然算不上威名远播,但是也能算得上恶名远扬了。所以他已经有资格做这样的事情了,等待着他的就是第二天登门时候要面对威虎镖局的考验。通过考研王天宝就有资格独享任务奖励,如果不能通过就必须要复出惨重的代价,这个代价不一定是金钱,甚至有可能是性命。

    虎熊八前脚踏入女儿的闺房,马上就有一个人气喘吁吁的冲进来报告道:“报告总镖头,有人揭了悬赏榜单了。”虎熊八正打算安慰一下受伤的女儿,正在酝酿情绪,直接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报告给打断了。

    虎熊八第一个反应就是愤怒,伸手就要给这个不长眼的手下一个巴掌。但是大手刚刚高高举起,突然虎熊八才回过味来,他说的是好像有人揭了悬赏榜单。虎熊八的脸色马上就出现了变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手下的领子,直接将这个手下提了起来,询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那个手下人发抖道:“报告总镖头,有人揭了我们贴出去的悬赏榜单。”虎熊八也知道此事关重大,也不敢怠慢,看了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儿。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女儿的闺房,他要准备准备,好好会一会这个胆大包天的揭榜单的人。

    虎熊八前脚一走,后脚摸光光就溜进了虎娇娇的房间,双手袖子一甩,两道真气劲风扫出,正中屋子里两个侍女的身上,两个侍女应声倒地,失去了知觉。摸光光大摇大摆的走到了虎娇娇的床前,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光看着虎娇娇。

    时间接近午夜子时,王天宝回到了落脚的院子里,发现摸光光几乎和他同时跳进了院子之中。王天宝因为要避开跟踪的人,所以在金陵城之中绕了好几圈,耽搁了不少时间。他原本以为摸光光早就应该回来了,没想到居然和他同时抵达。

    王天宝冲着摸光光打了个招呼道:“哟!这么巧啊。”摸光光面色严肃并没有回应他,而是从身后拿出一个黑色的大口袋,递给王天宝道:“帮我拿一下,太重了,累死我了。”王天宝好奇的接过黑色大口袋,一掂量发现分量确实不清。

    再仔细一观察,王天宝发现有点不对劲了,因为这个口袋的大小和重量,都显示出这黑色大口袋之中装的应该是一个活人。指着口袋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绑架?”摸光光摆了摆手示意王天宝自己看。

    王天宝打开袋子一看,发现袋子之中果然真的是一个大活人,而且是一个年轻的女性,长相还颇为好看,虽然不如郭千荷,但是也相差不多了。王天宝脸色一变道:“你解释清楚,我说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不做的。”

    看着王天宝不善的表情,摸光光做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解释道:“你知道这个女子是谁么?不用回答了,看你表情就知道你不知道。我告诉你,这女子就是威虎镖局总镖头,虎熊八的独女,虎娇娇。

    我之所以将她请了过来,是为了我们下一步计划。虎熊八可是镖局这一行之中出了名的难缠角色,要想从他口中套出货物主人的信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内外结合,我将虎娇娇请到我们这里住几天,我扮成虎娇娇。

    然后配合你同时接近虎熊八,你负责正面收集消息,我负责旁敲侧击。我就不信这虎熊八的嘴巴严实道滴水不漏的程度,只要露出点风声,我们就有了调查的方向。收集齐全九个合金宝盒就不再是奢望了,你懂不懂。”

    被摸光光这样一说,王天宝脸色才缓和了下来。王天宝毕竟不是那种善良天真的烂好人,如果直接去绑架伤害一个无冤无仇的人,王天宝是做不出来的。但是如果一切有理有据,王天宝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既然事已至此,王天宝只能点头同意了摸光光的做法,但是也叮嘱道:“你必须答应我不能随意伤害这个女子。”摸光光不耐烦的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对她没兴趣。而且配合我们的计划,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件坏事,起码我们可以替她报仇,毕竟打伤她的人就是那个冒名顶替的无名小贼,我们和她也算是有共同的敌人。”

    看着昏迷不醒的虎娇娇,王天宝又犯难了,问道:“你打算怎么安置这个女人?”摸光光打开了一间空屋子道:“先让她住这里吧,你叫你朋友那只猪妖看着她,别让她乱跑就好了,其他不碍事的。”

    抱着虎娇娇走入屋子之中,不一会儿工夫,“虎娇娇”俏生生的走了出来。王天宝戒备的看着眼前的“虎娇娇”没想到这个“虎娇娇”用摸光光的声音道:“我易容术的能力不错吧,是不是一模一样。”说完也不顾王天宝的反应,直接发出了标志性的女王三段笑。

    笑声很是霸道,而且很尖锐,随着笑声停止。王天宝已经完全听不出来这个声音是摸光光的声音了,而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声音很好听很清脆,想必这个陌生的女子声音应该就是虎娇娇的声音。摸光光调笑的看了王天宝一眼用女声道:“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潜伏了,明天一早记得按照计划行事,准时来威虎镖局接受考验。别担心一切有我,虎熊八非常宠爱这个女儿,只要我发话,他绝对不会为难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