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5章 威慑宵小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1本章字数:3559字

    随着主持人话语落下,一个礼仪小姐,提着一个小灯笼就走到了王天宝的身后。挂在了王天宝的沙发后面的架子之上,果然这就是点天灯。王天宝一直觉得这个点天灯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是又一时想不起来,终于在看到这个小灯笼的一瞬间,王天宝就想起来了。

    在王天宝还是杀猪仔的时候,和王天宝相熟有一个买酒的老酒鬼。这老头不单是酒鬼,更是一个赌鬼,他非常喜欢在赌场里面混。但是他的赌技很差,所以输多赢少,但是好在这家伙并不烂赌,一般输的差不多了就收手了。

    不过这个老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收手,可是他常常也是意犹未尽,在赌场里面赖着不走。所以赌场里面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这老家伙算的上是一清二楚,号称赌场百事通。王天宝此刻记起了这老头和他说的一件事情,说是有一次,赌场里面来了两个宗门弟子,老酒鬼没有认出来具体是哪里宗门的。

    但是这两个宗门弟子之所以能给老酒鬼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是因为这两个人都是一掷千金的豪客,其中一个人当天手气非常被,几乎是逢赌必输。另外一个人就开始不断数落他,最后说,要拿这个运气衰的人点灯。老头子毕竟是低级赌徒,根本没有接触到点灯这样的事情,他好奇之下一了解就发现了这点灯是什么意思。

    点灯就是和另外一个运气差的人反压,你压小,我就压大。利用这个人的衰气赚钱,这就是点灯。后来这点灯的习惯,就愈演愈烈变成了点天灯。点天灯那就不是单纯的和你反压了,而是侮辱性的反压,也就是倍投压制,你压一,我压两倍甚至是十倍。

    总而言之点天灯这个做法最早就是来自赌场,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被各大拍卖会沿用。因为点天灯每一次出现,就意味着拍卖会由原来的价格争斗,变成了义气面子的争斗。随随便便都是豪掷千金,往往会出现价格超过这个宝物原先价格好几倍的事情。

    王天宝想到这里,背脊就有点发凉了,感觉这次好像玩太大了。真的要做好开溜的准备了,自己身无分文,跑来点天灯,如果最后竞拍下来这个宝物确实归自己,按照规则要当场付钱了,如果付不出钱来,那就是得罪了万家商行。

    可能要面对这个超级势力的怒火啊,想到这里王天宝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莫名其妙起了一阵邪火,心一横,靠,王爷爷我什么世面没有见过,什么势力没得罪过,还怕多一家万家商行么?再说了这样的商会势力讲究的就是利益两字,只要自己最好能付出足够的钱,没有什么事情是摆不平的。

    想到这里王天宝居然闭上了眼睛,摆出一副打瞌睡的样子。这一下又一次完全引爆了全场,点天灯这样的事情说夸张点就是百年难遇的稀罕事,如此嚣张的点法更是少见。一下子编钟的声音就此起彼伏起来,短短的一盏茶功夫,价格就达到了七百八十枚低阶灵石的天价。

    在这世界,低阶灵石等于是最顶级的货币了,七百多枚相当于一些中型门派的全部资产了。这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天价,王天宝刚刚开始的时候,每一次编钟响起还会挑一下眉。响声越来越多,王天宝居然麻木了,而且编钟的声音叮叮当当的还挺好听,居然真的有点犯困了。

    反正都付不起,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一百枚低阶灵石也好,七百枚低阶灵石也罢,对于王天宝来说都是一个性质的。达到这个价格之后,场面再次冷静了下来。主持人也不急着宣布,反而较有兴致的看着大门口方向。

    反正点天灯之后竞拍的时间就延长了很多,主持人反而不急了。王天宝依旧老神在道的坐着,突然台下又是一声编钟声音响起,已经加价到了八百枚低阶灵石的程度了。主持人转头看了看王天宝,发现王天宝依旧不为所动。

    达到了这样的价格,依旧可以算得上是天价了,历届拍卖会有的时候全部商品加起来都未必超过八百枚低阶灵石,主持人从最开始的喜悦,变得开始心中有点虚了。于是偷偷对着台下做了一个手势,这个手势非常隐秘,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看得懂。

    主持人一做完手势,台下的包间之中突然发出了一阵嘈杂之声,突然走出一个人来,指着王天宝质疑道:“你装什么装,你真以为自己是魔主么?不就一个杀猪的么?你有这么多钱么?没钱别装大爷点天灯,你是不是想耍我们?”

    随着他的话落,其他包间之中的客人也都纷纷附和起哄起来。那个人看有人附和他,更加嚣张道:“看到没有王天宝,你如果不拿出点灵石来,就自己乖乖的滚下去,别在这里丢人显眼。”

    王天宝淡淡的睁开了眼睛,他确实没钱,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暗道理来说王天宝不得不漏.点财出来了,如果不漏财只能是下狠手了。王天宝对那人招了招手道:“想要看是吧,你有胆就上来看,我一对一的向你展示一下,就怕你眼拙看不出来。”

    那人被王天宝一挑衅有点尴尬,他本意并不打算和王天宝作对,只不过是试探试探王天宝,制造舆论压力迫使王天宝就范。但是现在王天宝居然直接就找上他的麻烦,而且刚刚符合他的那些人现在居然都开始附和王天宝起来。

    这些人坐着看戏不腰疼,自然不怕事情大。他们巴不得王天宝和这个家伙打一架呢,搅浑了这趟水,大家都有机会浑水摸鱼。那人一下有点下不了台了,正在犹豫是不是要上去,王天宝继续加把火道:“怎么了,你没胆上来啊,这么弱有什么脸面留在这里瞎叫唤,简直就是一条疯狗,哪个人是狗主人啊,快出来管束一下。”

    王天宝的话一点情面都不留,主持人脸上也露出了短暂的不愉快的表情,不过主持人显然不是一般人这个表情稍纵即逝,这个人就是他命令出来试探王天宝的,王天宝居然把他也骂进去了。关键是他可不是普通的主持人,而是这个金陵城的万家商会分部的主管,在金陵城之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谁见了他不要客客气气的,何曾受过这种气。

    看着主持人的表情微变,台下找茬的人再也坐不住了,怪叫一声,拔出佩刀就冲了上来,他要将王天宝给打下去。王天宝看着细长的长刀淡淡的笑了,将翘起的二郎腿轻轻的放下,整个人正了正身子,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人,这无名长刀正是王天宝目前最需要的东西,看来今天运气不算太坏啊,饿了有人送吃的,渴了有人送喝的。

    那个人爆发出真气的那一刻,王天宝就看出来了,这个人实力不过是四阶中段,根本不足为惧。索性就根本不理会他,一个呼吸间,敌人一击杀到,那人反手握刀使出一门很奇怪的刀法。

    出刀的角度及其刁钻,王天宝既然有点眼熟起来,突然眼前一亮,这不就是那个无名刀谱中记载的斩天拔刀术么?难道这个人就是斩天拔刀术的出售者?长刀距离王天宝越来越近了,斩天拔刀术可不好对付,虽然对方根本就没有掌握精髓,但是就算学点皮毛也不好对付。

    王天宝刚刚想要出掌格挡,但是发现眼前的刀光居然一闪而过,出招的角度再次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由刺变成了劈砍了,这变招非常突然,而且毫无规律可言,王天宝眉毛一挑,嘴角一扬。另外一只手抓在了天龙刀的刀柄上,刺啦一声就拔出了天龙刀。

    接着就是叮叮叮,连续的密集的交锋声音。刀气四射,直接将舞台四周的木板地面切的千穿百孔,主持人微微一皱眉,双手一合,半蹲下身子,单掌在拍在地面之上。一道真气墙壁出现在他面前,将四射的刀气尽数格挡在真气墙壁之外。

    王天宝和他拼了三招之后,好奇心已经大减,这个人对斩天拔刀术的理解很粗糙。三招过后就有点技穷了,而且看得出来,这个人用刀的手法和普通的刀客不一样。说明这个人拿手的武器可能不是刀,而是匕首这样的短兵器,出于要隐藏身份的目的所以临时改用了这套刚学的刀法。

    王天宝一声暴喝道:“我已经给你机会了,你不是刀客非要和我比刀法,这是自取其辱,给我死开。”王天宝身形依旧不动如山的坐在那里,单手将天龙刀插回腰间,另外一只手,以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探了出去。

    顺着那人的长刀的刀刃像灵蛇一样缠绕了上去,一下就抓住了那人握刀的手腕。接着真气狂吐,手中金光闪耀。那人也拼命的输出真气抵挡,王天宝微微一笑,金色的光芒突然暗淡下来,一股黑气夹杂在金色光芒之中输入了这个人的手腕之中。

    这黑气就是鬼婴的阴煞真气,王天宝和鬼婴签订共生契约,除了给鬼婴提供真气和气血供养其成长之外,也并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他可以调动少量的阴煞真气为其所用,在招式之中加入阴煞真气,往往有出其不意的奇效。

    这次也不例外,随着阴煞真气的输入,那人手臂一阵刺痛,开始快速的失去知觉。那人大惊之下一看手腕,居然被一层薄冰覆盖了。那人还来不及做更多的反应,王天宝手掌再次发力,震开了那人的手掌,一把握住了那人的长刀,学着和那人一样的反手握住无名长刀。

    王天宝一顺气,斩天拔刀术使出,无数细长的金色刀芒疯狂的闪出,那人只觉得全身上下都传出了刺痛,而且非常密集,越来越痛。台下本来还在瞎起哄,可是随着王天宝的这一刀出手,全部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几乎看不清王天宝的出招,只看到王天宝手中残影一闪,刚刚还嚣张的敌人全身上下开始溢出鲜血。就是短短的一瞬间,敌人就被砍成了血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血人扑通一下摔倒跌落台下,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只留下王天宝手握无名长刀,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刀身自言自语道:“虽然并不是什么绝世好刀,不过凑合着用还是过得去的。我就勉强收下了。”说罢直接厚颜无耻的将无名长刀据为己有,收了起来,放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