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竹林血战(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2本章字数:3223字

    虽然放心不下王天宝,但是摸光光小嘴微微一抿,转身还是离开了。只留下一道耐人寻味的背影,王天福看着摸光光的背影,有点不解的挠了挠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低下头继续收拾行李。

    王天福一行人,离开金陵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王天福将昏迷不醒的王天宝藏在一个酒桶之中,借着做生意的名义送出了城。事情出奇的顺利,沿途虽然有不少关口,但是也并没有为难他们。这让王天福不由的有点得意,王天福是猪妖出生,动脑子一直是他最不喜欢做的事情。

    为了王天宝他已经是绞尽脑汁在想办法混出城,摸光光走的飞快,并没有交代怎么出城的办法。这让王天福急的直挠头,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的傻娇娇,希望傻娇娇能给他出点主意,可是一看之下,大失所望,傻娇娇还是依旧痴痴傻傻的,根本就指望不上。

    走出金陵城之后,王天福按照预定路线开始了长征。按照摸光光的说法,他们只要兜圈子就好了,那些敌人并没有那么神通广大。王天福对摸光光的话那是深信不疑,所以自然是照做,驱赶着马车开始了悠闲的旅途。

    可是他不知道,从他们出城的那一刻,就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锁定目标之后,这些暗哨偷偷摸摸的传回了信息。城内万家商会之中,一个中年男子正满面愁容的坐在高堂之上。

    手中举着茶杯,抿了一口就放下。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银光朝他飞射而来,中年男子伸手抓住了银光。拿稳一看,是一支夹着密信的箭矢。看到箭矢的一瞬间,中年男子身影一阵飘忽,整个人就出现在了屋外。

    闭着眼睛用神识对大院里三层外三层的扫描了一遍,确保没有任何可疑的人之后。他踱步回到屋内,打开密信一开之下,脸色再次微微变了一下。这封密信不知道是何人给他发来的,上面只有一张草图,仔细一看正是王天福和傻娇娇赶着马车的画面。

    中年男子看了草图之后,掉转纸头看向背面,上面写着几个大字: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中年男子看完之后猛的一拍桌子大声道:“来人啊!”他话音落下没多久,一群人就冲入了院子之中,对着中年男子拱手弯腰,一副听其调遣的样子。

    中年男子将手中的密信甩了出去,为首的一个人敏捷的伸出手接了下来,中年男子淡淡的吩咐道:“我要这几个人的人头,和王天宝的人头,你们做的干净一点,别留下蛛丝马迹,去吧,别让我等太久。”

    为首的男子一个看了密信之后,对着中年男子恭敬的拱了拱手,招呼着手下飞快的退了出去。看着这批黑衣人走远消失在夜幕之中,中年男子阴冷的一笑自言自语道:“可恶的王天宝,我看你这回往哪里跑。”

    此刻城外,的马车之中,王天福正在安营扎寨,毕竟夜深了并不适合赶路。如果连夜赶路也太鹤立独行了,不是明智之选,最关键的是傻娇娇已经走不动了,蹲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王天福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整理着铺盖,其实如果就他和王天宝两人在外风餐露宿的时间长了,都习惯了。

    根本不需要铺盖这种东西,历来都是苍天为被,大地为床,倒下就能睡的天昏地暗。但是傻娇娇和受伤的王天宝现在都比较金贵,不得不好好照顾。傻娇娇也不和王天福客气,钻入铺盖之中就沉沉睡去。

    王天福将王天宝小心翼翼的抱了出来,刚刚放到铺盖上,王天宝就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王天福一看王天宝有苏醒的迹象,不由大喜,连忙拿着水壶就凑到王天宝嘴边道:“王大哥你醒啦,别乱动,来先喝一口水再说。”

    王天宝缓缓的张开了眼睛,看着王天福憨憨的脸,在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询问道:“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哪里?”王天福给王天宝喂了一口水,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和王天宝交代了一下,也说清楚了现在的处境。

    王天宝听完之后陷入了沉思,马上盘腿坐下,开始打坐调息起来。这一内视就觉得一阵一阵的头晕目眩,只能捂着头放弃了内视。王天宝的刀意被如来神掌给拍碎了,原本按照摸光光的认为是王天宝绝对不能苏醒过来。

    那是摸光光估计错误了王天宝的伤势,王天宝的刀意并没有完全破碎,毕竟有天龙刀护身,天龙刀不会保护王天宝的身体。但是能保护住输入天龙刀之中的刀意,王天宝在发现刀意无法抵挡,并且开始破碎的时候,马上将刀意全部输入天龙刀之中,可惜事出突然没有来得及全部注入天龙刀之中,所以只借着神兵的威力保存下了小部分的刀意。

    只要刀意没有完全破碎,那就不至于伤的昏迷不醒。不过就算如此也是足够要命,王天宝此刻的实力只有原来的一半不到,在因为刀意的损伤的原因,又无法发挥这一半实力中的全部实力,总结来说,王天宝现在的实力只是巅峰期的三分之一左右。

    直接沦落为三阶中段,相当于直接掉了一个阶位。王天宝查看了一番之后,深深的叹了口气。一把拉住王天福道:“我们不能停留,必须连夜赶路,你出城的事情太顺利了,这非常不寻常。我在金陵城之中所闹出来的事可是惊天动地,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就能放我们出城。除非是故意放我们出来的,出城必定会被追杀的。”

    说道这被追杀,王天宝那可是经验十足,他被追杀次数多的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对于追杀者的思想他在熟悉不过了。接着吩咐王天福道:“你快变成猪,我现在实力大损,靠双腿是跑不过他们的,而且我必须保存实力应付突发情况。”

    王天福也不墨迹,他本来就是给王天宝单坐骑来的,当即身躯往地上一爬,变成了一直棕色的大野猪。王天宝抱起傻娇娇,摇了摇见傻娇娇依旧昏睡不醒,干脆将傻娇娇固定在王天福的身,骑着王天福就绝尘而去。

    王天宝前脚刚走出去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一大群黑衣人就来到了王天宝他们刚刚停下休息的地方。为首的黑衣人蹲下身子,低着头,抚摸了一下篝火,发现篝火还是热的,大手一挥示意继续追击。

    风铃徭役,绿竹翠,土道狭长,一匹野猪,两个人,王天宝疲倦的已经靠在傻娇娇背上睡着了,野猪王天福不得已放慢了速度,他特别选了一条小道走,如果按照以前王天福的经验来看,走大道更安全,但是现在王天宝这情况树敌过多,大道遇袭几率更大,反正迟早要战,不如选择狭小的地方打,不至于被围攻。毕竟和王天宝混久了,对逃生这套技能,王天福也是练就了一身本事。

    突然傻娇娇耳朵一动,可能是颠簸了太久,居然悠悠转醒了,她呆滞的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拍了拍身后的王天宝,王天宝迷迷糊糊的醒来问:“什么情况。”坐下的王天福面色严肃的说道:“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算了我直接说吧,好消息是我们被埋伏了,坏消息是人数貌似不少。”

    王天宝环顾四周不解的问道:“不会吧,周围很安静啊。”王天福解释道:“就是因为太安静所以不对劲,这样的荒郊野外,一点虫鸣鸟叫都没有,你说这正常么?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这里埋伏了不少人,将这些虫子和鸟吓跑了,才会寂静的如此不正常。”

    王天宝笑了笑跳下马对傻娇娇和王天福抱拳道:“好了天福,你就送这里,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前面的路我一个人走就好。”王天福心有不甘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念头一动,点了点头,立在原地,算是道别了。并非王天福不想跟着王天宝,是因为他太了解王天宝了,他知道王天宝的意思,既然前面是一个埋伏圈,大家都冲进去是不理智的行为,王天宝既然是他们主要的目标,那么肯定是躲不掉的。

    由王天宝先进去探明虚席,如果一旦情况有变,自己这边还可以随时支援,不至于让王天宝腹背受敌。

    王天宝取下天龙刀,扛在肩上,大摇大摆的朝着前方的小道走去,一边走一边从腰间取下酒壶,灌了一口酒,这一壶酒是王天宝从王天福这里特别讨要来的。这明知有埋伏,还要装着不知道,一步一步踏入对付陷阱,这得需要多大勇气,也就是王天宝这样被追杀习惯的人,才有这样的胆魄。

    傻娇娇在不远处惊叹的看着王天宝,她不懂,为何这个男人非要朝前走,疑惑的用痴呆的声音问道:“你为何还要往前走?”王天宝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道:“我的刀意,就是一往无前,绝不退缩。”说罢继续顺着土路缓步走去。

    一百米,两百米,五百米,王天宝已经感觉到自己立在了埋伏圈的正中心,他一声咆哮道:“无胆鼠辈们,来战吧。”单手抓起天龙刀,真气狂吐,刀气纵横,对着原地就是一个横扫,金色的刀气画出一道圈,澎湃的刀气朝着四面八方斩去,啪啪啪,四周密集的竹林,瞬间被削平了一大片,埋伏在竹子顶端的杀手们也不在掩饰了,纷纷冲天而降,凌空撒开一张大网,欲将王天宝罩在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