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圣女突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2本章字数:3146字

    牛二犯难了,道:“李医生,他们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李医生没有回话,只是拂袖而去。牛二无奈的打算拉起虎娇娇,虎娇娇坚持跪着不起,牛二拽了几下拉不动她,牛二劝道:“姑娘,李医生一言九鼎的,他说不救,你无论做什么都不能改变他的决定。”

    虎娇娇坚定道:“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而且他如果不救天宝大哥,天宝大哥就死定了,天宝大哥如果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如果他不救天宝大哥,我就跪死在这里。”牛二正在犯难的时候,突然耳朵颤动了一下,对着虎娇娇道:“姑娘别这样,李医生不出手,我可以出手帮忙。我也会医术。”虎娇娇半信半疑的看着牛二问道:“真的?”牛二点了点头拍了拍胸脯道:“那当然是真的啦,再说了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午夜牛二踱步到李医生门前推门而进,看到真正熬药的李医生笑道:“我就知道李医生你不会见死不救的。”李医生抬手就给了牛二额头上敲了一下道:“别贫嘴,牛二你不是不知道,我真发过誓言不再救武者,你总是给我找麻烦。不过我看他们两也不是坏人,确实是可怜之人,还是无法狠下心见死不救啊。”

    牛二捂着头道:“那你就救他们啊,干嘛还找我来啊。”李医生一脸严肃的看着牛二道:“牛二,我知道你一直希望学习我的医术,现在我正式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三个响头,一杯茶,一句请安。包含了无数行业的传承在当中,一门本事,一腔热血,古道热肠的心,这就是医生。他们救死扶伤从不是为了自己,只不过是为了内心的良知罢了。李医生端着手中的茶杯,笑了。

    然后对着牛二道:“有很多事情,为师现在不能和你说。你既然入了医门,那么为师告诫你,就两个字,医德。你也别问我这什么意思,你只需要将这两个字深深的刻在自己的灵魂之中,哪一天你可以摸着自己的心,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无怨无悔的时候,那么你就明白了这两个字的意思。”牛二挠了挠头,憨憨的笑了。

    三天之后王天宝终于苏醒了过来,咳了两声,虎娇娇闻讯赶来,看着王天宝,哭泣道:“天宝大哥,你终于醒了。”王天宝看着面前哭成泪人的少女,思维都快停摆了,愣了良久之后,伸出抚摸了一下她的头道:“是你救了我么?多谢你了虎姑娘。”虎娇娇不满道:“别叫我虎姑娘,天宝大哥,你叫我娇娇就好。”

    王天宝一时语塞,一阵尴尬,说真的他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虎娇娇。虽然虎娇娇是摸光光擅作主张绑架来的,但是这王天宝也没有出手阻止摸光光。这下王天宝看到虎娇娇居然如此菩萨心肠,以德报怨又救了自己一命。真的是感觉非常愧对虎娇娇,可是很多话,王天宝想说也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转移注意力,活动了一下身体,虽然还有点酸痛,但是已无大碍,猛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

    逃命一样的走到了院子当中,看着天空,艳阳高照,门前绿油油的稻田。本来有点抑郁的王天宝感觉自己心旷神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山谷大喊道:“我王天宝又复活啦。”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死而复生,对王天宝心智冲击很大,他开始逐渐的感悟到了生死的意义,不过距离理解生死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道路要走。

    虎娇娇也高兴的跟风道:“天宝大哥,你终于好了,我真替你高兴。”王天宝转身看着虎娇娇突然严肃道:“娇娇,我有我一定要走下去的路,这条路上就算艰难险阻,九死一生我也一定要走。可是你是在犯不着陪我涉险,你就不必陪我了,我看这个地方挺好的。”

    一人一刀,一匹瘦马,夕阳西下,将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王天宝一边走突然想喝酒,摸了摸腰间,原来那酒葫芦不知道丢哪去了。自己又像猪笼村的酒店老板又讨要了一个新的葫芦,和一壶酒,在养伤的期间,虎娇娇不让自己喝酒,这可把王天宝憋坏了。其实王天宝根本就不是一个好酒的人,但是不知道怎么了,现在这个阶段特别想喝酒。

    王天宝独自离开,主要为了不给虎娇娇带来危险,王天宝打定主意打算留下书信就来个不辞而别。养伤的这段日子,他内心是敞亮的,看明白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既然给不了她什么,那么就别再耽误她吧。想到这,王天宝又闷了口酒水,果然古人诚不欺我也,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王天宝还没有离开猪笼城寨的范围,走在村边小道之上,突然面前狭窄的古道上,传来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王天宝闻声站定路中,眼看来的一伙人,穿着着统一的服饰,显然是一个门派或者同一个势力的人。

    这群人也注意到了王天宝,为首一人拿出一张画,看了看王天宝又看了看手中的画,大笑道:“王天宝对吧,真是好巧啊,外面的人都在找你,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悠闲的散步。”这时王天宝才开始注意起来,原来这一伙人居然扛着一座轿子,轿子中人道:“既然遇到了我们也别客气了,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动手!速战速决,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这些黑衣人闻言也不敢在耽搁,一个个齐刷刷的,从身上掏出一把把斧头,摆出了战斗架势。王天宝一瞅,呦呵还挺整齐划一的嘛,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王天宝不杀无名之人。”

    为首那身材更高大的人也抽出了面板斧,狂笑道:“也罢,就让你做个明白鬼。我们是斧头帮的人,受死吧。”王天宝闻言疑惑了片刻,这什么斧头帮他完全没有听说过,但是看着架势估计很不简单,显然是训练有素的人,看做派应该不是正派中人,可能是什么邪派的下属门派吧,既然不是好人,那就不必顾忌了。

    天龙刀出窍,王天宝双脚猛踩地面,这段时间的修养,不得不说李医生的医术高超啊,王天宝的实力恢复很快,已经再次回到了四阶的实力上。随着王天宝的双脚落地,轰一声脚下地面碎裂,王天宝打定主意,先发制人,化作流星朝着斧头帮冲去,这些人一看就知道训练有素,果等他们摆好架势自己就难打了。必须先下手为强大,擒贼先擒王先将轿子里的人制服再说。

    所以王天宝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逆天降龙刀法,第二刀,怒杀三界。金光闪动,人随刀动,化作一条两丈来长金色斩击,王天宝自身融入斩击之中,全身金色真气鼓胀之下,斩击变的张牙舞爪朝着轿子就撕咬而去。

    王天宝出手不毫不留情,虽然轿子面前有几个黑衣人阻挡,不过就他们那里能挡得住,抵挡的一瞬间就被金色斩击所带的强大冲击力给震的连连后退。身材高大的头目,没想到司徒越来这一手,显得非常着急,奈何司徒越速度太快了,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冲了过去。

    赶忙举起斧头一个闪身,迅速绕到王天宝身后,抬起手中的大斧头就朝王天宝后背心砍去,希望迫使王天宝放弃进攻。王天宝刀意就是一往无前,岂会被危险吓退,轰一声巨响,金色斩击劈到了轿子,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将周围的地面砍出一道三丈来长的深坑洞,连守卫在轿子边上的黑衣人都震飞好五六丈开外。

    小头目自以为速度很快,但是面对王天宝这样身怀十绝追日这样顶级步法的人,还是晚了一步,面对冲击波,他只能被迫抽身后退,避开伤害。尘埃落定之后,所有人都盯着交手的中心,轿子虽然碎裂了,但是里面坐着的人一点事情都没有,她只是伸出一只玉手,两指用力,既然死死的夹住了天龙刀,居然遏制住了王天宝的攻击。

    王天宝大惊,自己的逆天降龙刀法出道至今,没有人敢正面抵挡,这个柔弱的女子居然做到了,大惊道:“你是什么人?”女子微微抬头,这张脸好熟悉,可是又一时间想不起来,柳叶弯眉,丹凤眼,不同于梦仙的是,此女的丹凤眼眼角更朝上,鼻梁高挺,杨桃小嘴,头发整齐的梳着,带着一个凤冠,和很多钗子,身着粉色裙子,锦袍,显得极其高贵。

    王天宝非常迷茫,他很确信自己和这个女子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这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从何而来。王天宝绞尽脑汁就是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来,又惊讶又迷茫之下,王天宝放下了手中的天龙刀,见那个女子不说话。

    再次出言询问道冷冷问道:“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那小头目硬着头皮凑上来道:“圣女大人,您没事吧,都怪属下办事不利,让圣女大人受惊了。”王天宝一听圣女,大惊道:“你是南蛮圣教中人?”那女子莺莺一笑收回了玉手道:“是的,魔主王天宝。我们来只不过是要接你手中的合金宝盒一用,不知可否行个方便?小女子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