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牛刀小试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2本章字数:3141字

    李医生听闻柳飘絮的话之后,突然狂笑道:“什么教主,我李立人不认他。我眼里只有老教主才是教主,一个黄毛小儿,算什么教主,那东西是老教主交给我的,我是绝对不会交出去的。圣女你恐怕要空手而归了,你就算杀了我也得不到的,我已经将那东西藏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柳飘絮面色不变,微笑道:“那么既然如此飘絮就告退了,我来也只不过是先礼后兵,如果您不合作,你应该知道圣教的手段。”说罢飘身而去,丝毫不做停留。

    王天宝一看到两人谈崩了,马上就做好了迎战准备,不过看了看柳飘絮,在看了看李立人,他知道这确实他们圣教的家事,自己不便插手,正在犯难的时候,柳飘絮居然如此果断的就走了,这大大出乎了王天宝的意料之外,虽然惊讶归惊讶,可是王天宝还是送了口气。哪个白痴说债多不压身,这句话完全就是扯淡。

    李立人走上前来,打量了一番王天宝道:“小伙子身体挺好啊,那么重的伤,三天就活蹦乱跳啦,年轻就是好啊。”王天宝抱拳道谢:“是李医生您妙手回春,医术高超,并非在下身体好,多谢您救命之恩。”李立人抚摸着自己下巴的山羊胡子道:“老夫年事已高,不怕得罪圣教那些人。所以求你一件事情,把牛二这娃带走吧,他不应该一辈子窝在这穷乡僻壤之中,我希望你带他出去见见世面。”

    王天宝犯难了,正寻思着怎么拒绝,这时候虎娇娇和牛二也来到了山洞门口,虎娇娇看着王天宝怒道:“天宝大哥你怎么能不辞而别呢?太不厚道了。”王天宝挠了挠头道:“实在不是在下不答应,因为在下身负重任,前途危机重重,恐用性命之忧,在下这微末的武功,自保尚且不足,如何能照顾娇娇和牛二呢,李老对不起了,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日上三竿,三人行,古道荒郊,本是惬意的事情,奈何王天宝确心事重重,走了一路一句话都没说。回想起几个时辰前的事情,王天宝还是一阵唏嘘啊,自己果然还是心太软,根本就拧不过这三人的轮番轰炸,关键这三人都对王天宝有恩啊。

    就在王天宝想的出神的时候,牛二摸着咕咕作响的肚子抱怨道:“啊,我饿了,我们吃饭吧。”牛二不满的说道。虎娇娇瞪着牛二骂道:“这才多久啊,吃了还没两个时辰你又要吃,你要到底是不是姓牛啊,你是猪么?”牛二委屈的看着虎娇娇,也不敢反驳。王天宝看着闹腾的二人,一个头两个大。

    又熬了一个多时辰,三人刚刚下榻客栈,牛二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进了客栈就开始大呼小叫道:“小二,好酒好菜给爷拿上来。”虎娇娇一掌就劈在了牛二的头上,道:“你是傻啊,前几次中毒还不吸取教训,还敢吃。”牛二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道:“我另可毒死也绝不饿死,不管啦我要吃。”

    王天宝拦住正要发飙的虎娇娇道:“算了由他去吧,他医术不错,中毒对他不是大事,拉几次就活蹦乱跳了。”原来这后面的一个时辰的山路,牛二那里熬得住,看到什么感觉好吃的东西,不管不顾抓起了就吃。那副样子和饿死鬼一样,在森林里乱吃东西基本都没有好下场,牛二虽然身体硬朗,但是也不能例外,一路上吃吃拉拉,折腾的没完。

    活活把半个时辰的路,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虎娇娇一看到王天宝立马由凶猛的母老虎变成温顺的小猫咪,温柔道:“好哒,一切全凭天宝大哥做主。”就在这时前方古道之中走出一群人,衣着打扮破旧,一个老人,一个小孩,还有一个女子。

    她们出现之后目光就锁定在了王天宝他们这一桌只是,不偏不倚走到座位前,老人哀求道:“几位少侠行行好吧,我们一家逃荒而来,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虎娇娇看着他们凄惨的样子,同情心爆表,抓起一个包子就打算给她们递过去。

    老者接过包子的一瞬间,眼珠里隐晦的闪烁出一道精光,故意手一松,然包子掉落在地上,乘着众人目光都集中在包子上的时候。双手一摆从袖子中射出几道银光,目标就方向正是不远处的王天宝,王天宝余光一扫发现了老者的偷袭,大手抓起一把筷子就抛射回去。

    王天宝早就练得一身好眼力,筷子飞出的角度不偏不倚,将暗器全部击落,老者见暗算不成,恼羞成怒,拔出匕首就朝着王天宝冲去,老者身后的女子和小孩也没有闲着,同样拔出匕首冲向王天宝。还没等王天宝动手,牛二先怒了,正吃饭呢,这几个家伙搞什么?在王天宝和虎娇娇惊讶的目光之中。

    牛二猛的拍出一掌,此掌势大力沉,王天宝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掌法,不过这掌法很不简单。掌未到,掌风划破空气发出凌厉的响声,一掌拍在老者身上,老者如遭雷劈一声怪叫,直接被拍飞,摔在角落生死不知。牛二没打算给另外两人机会,一个跳跃出现在二人面前,一人一掌,将两个杀手拍飞出去十几米,同样生死不知。

    打完之后还哼了一声道:“不知道吃饭皇帝大啊,敢打扰牛爷爷吃饭,找死。”王天宝这时候也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这牛二招式很奇怪。虽然力量惊人,但是感觉不到任何真气波动,和正常的武者根本就不一样。

    短暂的插曲过后,王天宝更加小心了,看来自己的位置很可能暴露了,还不知道多少杀手都盯着他们的向上人头呢?三天之后王天宝一行人,正在华安城中的客栈里坐着,王天宝最近虽然很小心的隐藏行踪,但是敌人神通广大,王天宝在避无可避之下大大小小战斗打了不少,此刻也有点身心疲惫。

    来到客栈之中,就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休息呢,虎娇娇可就坐不住啦,她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显得心事重重,最后忍不住了问司徒越道:“天宝大哥,这事情你打算怎么办?”王天宝闭着眼睛道:“什么事情?约战聚贤山庄?这事情有什么好考虑的,到时候就去就是了,打了再说,我相信手中的刀。”

    虎娇娇记得跳脚解释道:“不是说我怀疑天宝大哥你的实力,实在是这些江湖中人,人心险恶啊,表里不一的。虽然打出口号说要和你约战,但是怎么打?规则是什么都不清楚,我怕到时候对天宝大哥你不利啊。来个以多打少,或者车轮战等等,甚至群起而攻之,这对你太不利了。”

    王天宝依旧不以为然的回道:“我从来不打算相信这些人会公平战斗,反正都是陷阱,那么有什么好多想的。战个痛快就是了,输了也无怨无悔。”牛二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帮腔道:“就是嘛,大哥就是大哥,果然是英雄豪杰,这气概我牛二佩服。不像某些人,那心眼小的……”

    牛二的话还没有说完,虎娇娇那如同激光一样的凝视,盯着牛二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连忙将之后将后半句话吞了回去,心想,这母老虎太可怕了。虎娇娇看着两人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当然牛二那绝对是没心没肺的无所谓,虽然急但是也无可奈何,索性回屋睡觉去了。

    看着虎娇娇回屋,牛二面色严肃问道:“话说天宝大哥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赴汤蹈火助你一臂之力。”王天宝叹了口气道:“我自己是没什么,但是还有一些事情放不下啊,比如娇娇。她脾气虽然大了一点,但是心地不坏,我不希望她和我一起去,我打算孤身赴约。”

    牛二犯难了道:“天宝大哥,你不会是打算要我看着虎娇娇这母老虎吧,我会被他吃的骨头都不剩下的。”王天宝闻言哈哈大笑道:“你是牛,她是虎。好像确实被她克了一手啊,但是这事也只能拜托你了,此去凶多吉少,我怕根本无法全身而退,你们在场也是无济于事。反而让我分心,所以你一定要帮我拖住虎娇娇,千万不能让她一起去。”

    话已至此,牛二根本就没有理由可以反驳,牛二垂头丧气答应道:“好吧,天宝大哥你都这样拜托我了。我还能怎么拒绝呢?舍得一身剐能把皇帝拉下马,到时候我就是拼上我这一身肥膘也将她拦住。”

    王天宝看着牛二一边拍着胸脯发誓,一边低头盯着自己的肥膘那副可爱模样,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王天宝感觉积郁在心中的闷气一扫而空。他心里明白前路艰险异常,但是王天宝不打算退缩,也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点饥渴能耐,他觉得自己越发喜欢战斗了,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这也许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吧,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想到这里,王天宝眼底一道隐晦的红光一闪而过,如果此刻有六阶高手在的话都能敏锐的感应到,这是红光之中隐藏的东西,正是武者的大忌心魔,也叫做心劫,如果能度过这个心劫,战胜心魔,就能成就通天只能,超过六阶,成为半仙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