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决战山庄(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2本章字数:3608字

    时间就像指缝中的流水,握不住,你抓的越紧它就流逝的越快。一晃九月十五号到了,正是王天宝决战聚贤山庄的日子,昨夜虎娇娇和牛二特别为司徒越提前罢了一桌庆功酒,就是为了庆贺王天宝明天可以大胜而归,一扫连日的阴霾。

    刚开始虎娇娇有点放不开,她一直都很担忧王天宝的安慰,三杯烈酒下肚,她泼辣的本性就发挥出来了,一碗一碗的喝酒,那豪爽劲,牛二和王天宝都有点自愧不如,最后自然虎娇娇喝的醚酊大醉,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王天宝并没有多喝,适可而止就去休息了,一大早醒来和牛二对了对眼神,他牵着瘦马出城去了。

    聚贤山庄之中,张灯结彩,好像过年一样,甚至还放了鞭炮,一片红红火火的样子,好像他们已经取得胜利了一样。院子里面,一进去正对大门坐了一排人,这是七大中型门派代表,分别是:长乐帮,太湖帮,铁掌帮,巨海帮,勾陈殿,百变堂,铁骨祠。坐在当中的是铁掌帮,因为这些中型门派之中铁掌帮实力稍微强大一点。

    左右两排,分别坐着十个小型门派的代表,左边一排五个是:金蛇门,鸭形门,鹤千旗,地鼠门,花鸦庙。右边一排五个分别是:鱼龙宫,千鸟堡,禅鹰祠,白蝎界,元螳斋。各门派除了带头人之外,身后各自带着十名左右的弟子,扛着自己门派的旗子,一副气宇轩昂的样子。这整个西蛮几乎出了大门派之外,其他势力具备一定实力的都坐在这里了。

    因为人多计划难免杂乱,约战只约了日子,并为约具体时间,无奈之下,这些门派一大早就坐在这等着王天宝到来。眼看就要日上三竿了,坐了一上午,大家性子都磨的差不多了。铁掌帮代表,裘百掌已经喝了第三杯茶了,喝了一肚子水,但是确无法压制越窜越高的邪火,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道:“到底是谁负责通知王天宝的,怎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真是愚蠢之极。”

    负责通知的正是百变堂,他们的负责人白变子一听不乐意了,冷哼一声道:“是我们通知的没错,但是我们只负责通知。拟定计划的可不是我们一家,在座的都有份,我们传达的消息可是一字不漏,写信人出错,怪信鸽,岂有此理。”裘百掌本来只是想发泄发泄,并没打算针对任何人,但是这马上被呛了回来,他顿时勃然大怒,就要骂回去。

    一旁端坐的长乐帮代表,石满江出手拖住了裘百掌劝解道:“裘帮主何必动怒呢,坐都坐了,就淡定点等等吧。这也许是王天宝小子的诡计利用时间漏洞,故意消磨我们斗志,切勿中了小人奸计啊。”另外一边的太湖帮,太史立附和道:“石帮主所言极是,裘帮主你就宽宽心吧,在坐都是自己人,今天可要一致对外的。”

    铁骨祠的马铁显然更加不耐烦,被这乱哄哄的一吵,耍赖道:“老衲可不愿陪几位在这干等着,我要去吃饭了,王天宝小子来了,我自然会第一时间出来。”说罢起身就打算走,勾陈殿的陈勾愁冷冷一笑道:“你敢走试试?说好同进同退,你现在是想退走么?”马铁大怒道:“老衲只不过是去吃饭,并不是退走,别给我这套。不服手底下见真章啊。”眼看就要动手,旁边小帮会的人比大帮会还要不堪。

    后面的弟子东倒西歪,为首的人也各自干各自的事情,喝酒的喝酒,磨刀的磨刀,看书的看书,根本就是一盘散沙,眼看就要散伙了。如果王天宝能熬到午夜在来,这里肯定就人去楼空了。

    大门哗啦啦一声缓缓打开,门前立定一人,一身灰色长衫被肌肉鼓的一块一块的,显出来者的孔武有力,刚毅的面庞,一头乱发编了一根编织搭在脑后,腰间插着两柄刀刃,此人正是王天宝。

    王天宝进门之后,目光如炬扫视了一圈,所有人被他这咄咄逼人的气势震到,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所有的眼光聚在一起,射向王天宝。王天宝坦然踏步而入,丝毫不受这些目光影响。一副大侠的做派,架势十足,一步两步,五步十步,王天宝走到中间,看着前方高台上,坐着的一排人,在左右一看,这摆出的是一副审问犯人的架势,模仿府衙大堂,可惜这些人有点自乱阵脚,此刻有点慌忙,虽然拼命故作镇定,但是还是无法掩盖内线的慌张情绪。

    王天宝心中冷笑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随着王天宝现身,这些人也不需要内乱了,双方对视的一盏茶功夫里,他们迅速的拧成一股绳,原本这些人认为王天宝不过是借着天龙刀的名头,才闯出名气,对此十分不屑,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寻常,气势,气场,做派一一俱全,面面俱到,昔日魔主的气度初现。

    果然应了一句老话,自古英雄出少年。小门派首先坐不住了,金蛇门首先发难,拍桌而起,单手指着王天宝道:“大胆王天宝,你可知罪!”他话还没说完,王天宝转过头盯着他道:“我何罪之有!”王天宝每说一个字就朝他走一步,四个字说我几乎走到了金蛇门代表面前,见金蛇门被压住,白蝎界接着发难道:“还说没罪,你这一段时间杀了多少人,你已经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

    王天宝转身大笑道:“我杀人,这我承认,我确实杀人了。不过在做每一位手里都不是干净的,我敢说我杀的每一个人都是迫不得已,并非我嗜杀成性。我王天宝敢拍着胸脯说一声问心无愧,你们敢么?而是你们一个个的都想杀我,今儿我动起手来必然不会手软。”

    面对王天宝的反驳,鸭形门嗤嗤一笑用鸭公嗓道:“按照王天宝你的意思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凭借这一条就可以乱杀无辜么?王天宝也太渺视人权了吧。”王天宝厉声回道:“滥杀无辜?我可没有滥杀任何一个无辜之人,只要投降就算是敌人我也不曾痛下杀手,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王天宝铭记在心。至于渺视人权,那是在做的各位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吧,我王天宝可不欠各位什么,摆下如此阵仗,不就是逼我交出合金宝盒吗?一帮无耻之徒,想要审问我么?你们不够资格,识相就快放了王天福,不然今日我王天宝必将血洗聚贤山庄。”

    裘百掌冷笑一声道:“那你的意思是没得谈了?”百变子附和道:“年轻人,年少气盛是好事,但是被意气用事啊。将合金宝盒交出来,并且低头认错,我等说不定放你一条生路。”王天宝回绝道:“要合金宝盒没有,要战便来。”话不投机半句多,已经说道这份上了,双方已经彻底撕破脸皮了,没有继续多言的必要性了。

    鸭形门率先出手,身体向前飞扑,落地时候原地顺势打了两个滚,就来到王天宝跟前,双手摆出掌状掌尖朝前,根本没有站起身,半坐在地上,就朝着王天宝的双脚攻来。王天宝低头一看,根本没有动手,单脚抬起朝着那人面门就踢去,出脚极快,鸭形门的人下意识撤手防御,王天宝迅速收脚,另外一只脚飞快踹出,那人见王天宝变招想要抢攻,可是他低估了王天宝的攻击速度。

    王天宝的脚结结实实的踢在那人的下巴之上,那人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被踢飞好几米,撞倒了一排椅子,倒在地上晕迷过去。:“小辈,岂有此理,既然出手偷袭。”鱼龙宫的高手也坐不住了,朝着王天宝一指,身形一跃,跳下台去。举手朝着王天宝就要打去,王天宝轻蔑的避开他这手道:“你还不是我对手,别自取其辱了,我让你三招。”那人被气的不轻,怪叫三声,化掌为拳,直接朝着王天宝胸口打去。

    王天宝抽身后退半步,避开这一拳,鱼龙门不在留手,全身真气狂吐,第三招使出,双手化掌,快速拍出,一上一下,一虚一实试图迷惑王天宝。王天宝岂会被这样粗劣的武技迷惑,一记直拳从双掌之中穿过去,直接打在那人胸膛之上,将那人打了一个踉跄,退后三大步。禅鹰祠一看鱼龙宫明显不是王天宝的对手,让了三招还被击退,大喝一声:“我来助你。”身体凌空跃出,双手为爪。

    非常快的朝着王天宝背心爪来,王天宝觉后背恶风不善,这次来人功夫比前两个厉害多了,鹰抓功,这可是驰名已经的江湖武学。王天宝猛的回身,身体朝前冲,同时快速弯腰,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这一爪。那人一爪抓空,有点收不住,猛的爪到了地面的石板只是,啪嚓一声,石板应声碎裂成好几块。

    王天宝知道自己不能在留手了,还有这么多虎视眈眈的敌人,不拿出点真本事是不行了,猛的一喝从腰间拔出无名长刀。为什么不用天龙刀,天龙刀势大力沉,打硬仗最适合,但是此次前来,不止是一个敌人,过于依赖天龙刀容易被对方瞧出破绽,所以王天宝准备了使用无名长刀先探探底,况且对付这些人无名长刀足够了。

    手持无名长刀的王天宝并没有急着使出斩天拔刀术,而是双腿一点,十绝追日使出,朝着禅鹰祠背后刺去,禅鹰祠并没有轻功傍身,只能狼狈的原地打滚躲开这一刀,虽然他反应够快了,但是也没有王天宝的刀快。刺啦,无名长刀划破了禅鹰祠的背心,划出一道血口,禅鹰祠刺痛之下也顾不上反击,抽身而退。

    鱼龙宫那家伙这时已经恢复过来,高举双掌朝着王天宝再次打来,王天宝怒了。给你脸你不要脸,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无名长刀一抖两道刀光一闪,刺穿了此人的双爪,鲜血喷溅,此人惨叫着,捂着双手,王天宝也不在停手,大脚一扫将此人抽飞了出去。

    这些小门派的高手虽然都有四阶的实力,但是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丢,他们和王天宝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的。禅鹰祠厉声喝道:“一起上!”高高在上的七大门派显然不为所动,坐在两排的小型门派也看出问题来了,如果不能建工,那么合金宝盒的秘密就与自己无缘了。元螳斋的高手首当其冲,一双手摆出奇怪的只是,五指并拢往内凹去,借着冲刺的速度,真气运行之下,双拳快速打出,霎时间漫天拳影,此乃螳螂拳,是一种攻击速度极快的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