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代价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2本章字数:2711字

    却说虎娇娇和牛二,带着重伤的王天宝,一路出了聚贤山庄,朝着一条偏僻的路段快速的走着,娇美的容颜带着几分凝重和迟疑。

    “娇娇,咱们现在去哪儿?”牛二看着眼前并不熟悉的路,疑惑不解。

    “牛二,现在倒是有一个人可能救的了小屠夫,但是,”虎娇娇眉头都凝在一起,心里犹豫不决。

    “除了我师傅还有人能救天宝?那赶紧去啊,都走火入魔了。”牛二大大咧咧的笑着,“我就说嘛,天宝命大,不会有事的,盖世魔主,怎么会死在一个小瘪三手里。”

    “这个人是圣女!”虎娇娇看着没心没肺的牛二,很是头疼,“你觉得这个娘们会那么好心?”

    “原来是她啊,我看也没安什么好心眼。但,天宝咋办。”牛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天宝这样子,如果坚持找到魔族人再治疗,可能还没到目的地就挂掉了。

    “还是去找她吧,西蛮圣女也是个丹青妙手,希望她不会提出太过分的要求吧。”虎娇娇心一横,眼下容不得她想太多,她手里用力一搓,那张纸条变成了粉末被风吹散。

    牛二心里也有几分担忧,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呵呵,这不是我们的盖世魔主王天宝么,怎么让人揍成这个样子了。”

    这是山外一处偏僻的庄园,依山傍水,秀气端庄。入口的寨子边,站着几名膀阔腰圆的大汉。身上披着兽皮战甲,气息凶悍。

    虎娇娇看了看那人,正是西蛮圣女柳飘絮手下的那个小头目,上次和天宝一战,到现在还怀恨在心。

    “少废话,柳飘絮呢。”虎娇娇十分不耐烦,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哎呦,求人帮忙的还这么横,圣女大人今天不在家,几位还是请回吧。”小头目眼皮翻了翻,轻蔑的一笑,“反正这杀猪的命硬的很,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你!”虎娇娇气急,柳眉倒竖就要动手。

    “让他进来吧。”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远处飘来,飘渺中带着几分空灵。

    “哼,算你们走运,跟我来。”

    小头目冷笑着挥了挥手,带着几人朝着山庄深处走去。

    虎娇娇和牛二带着昏迷不醒的王天宝,一路走进了山庄深处,来到一处安静的小院中。小河边一颗飘荡的柳树散落着柔软的枝条,那枝条好似万千触手,在空中挥舞。

    一张小桌上放着一个茶壶,壶盖一跳一跳的,几缕茶香细细的钻进人的鼻尖。

    “喂,那个圣女,你能救好天宝么。”虎娇娇看到这女人,心里不知怎的就有几分怒火。

    或许,是处于女性的嫉妒心吧。

    “呵呵,自然是能了。不过,”柳飘絮看了看昏迷的天宝,“我救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你想要什么?我告诉你,别打我的宝盒的主意!”虎娇娇眼睛瞪圆,气鼓鼓的说道。

    “我早就说过,宝盒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势在必得的东西,我要的,是他师傅手里的东西。”

    柳飘絮伸手一指牛二,气定神闲的说道。

    牛二瞪了瞪眼睛,大声说道:“你休想!我师傅被你们害的这么惨,你休想得到我师傅的东西!”

    “喔,这样啊。你看这青山绿水是如此美丽,天宝如果能葬在这里,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柳飘絮笑容转冷,“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只要那件东西,要么给我,换天宝的命,要么,天宝就死在这里。”

    “你个妖女!”虎娇娇怒气心中起,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四周突然传来许多武者的气息,三阶,四阶,怕是不少于二十位。牛二和虎娇娇被围在中央,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我提醒你们,每过去一秒,他都越危险。”柳飘絮笑靥如花,只是那笑容多少有了几分阴冷的味道。

    “贱人!”虎娇娇非常气愤,话音刚落,圣女眸中闪现几分杀气,一股来自灵魂的威压如锋利的锥子刺进了虎娇娇眼中。

    “啊!”虎娇娇连续后退了几步,面色苍白,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和死亡是那样接近,她心里一直觉得这个所谓的圣女也不过如此,但刚才那种感觉却分明告诉了她这个女人的可怕。

    “最后问你们一遍,救还是不救?”圣女有些烦躁,茶杯重重的落在了桌上。

    “我...”虎娇娇看了看牛二,声音里多了几分气急败坏的味道,“我是不管了,这个死天宝,还走火入魔了。牛二,这事还得你拿主意。”

    牛二非常犹豫,目光闪烁,内心是那样的挣扎。

    师傅不远万里逃到这里,宁死不愿意交出的东西那一定十分重要,可天宝也是自己朋友,如果就这样等他死了,那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怎么决定,真是为难!

    “呵呵呵,亏你们还算是天宝朋友,原来在利益面前,也不过如此。”圣女柳飘絮轻蔑的说道。

    “我答应你,说服我师傅给你想要的那件东西,但是你得保证救活天宝,否则,就算你是圣女,我牛二早晚都要找你算账!”牛二大吼一声,双眼通红,带着几分强烈的恨意。

    有这么一刻,他真的恨自己修为底下,任人摆布。

    “呵呵,成交。放心吧,我西蛮圣教的医术,还没有那么不堪。你们去吧,七天之后,来我这里领人。”圣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一名武者抬起昏迷的天宝朝着小屋走去。

    “走吧两位,还需要我送你们么?”小头目嘎嘎怪笑,看着虎娇娇的目光还颇有几分淫邪的味道。

    虎娇娇咬了咬牙,拍了拍牛二,“我们走!”

    牛二张了张嘴巴,还想说些什么,最终只能满心苦涩,神思恍惚的跟着虎娇娇离开了圣教的门地。

    “还说自己是什么盖世魔主,现在弄成这个样子,都说天意难测,可是怎么选择你这样一个修为低下的人呢。”

    小屋里,一张小床上,王天宝面色苍白,呼吸几乎微弱难寻。柳飘絮看了看,伸手搭上了王天宝的脉搏。

    “身体里有一股神秘力量一直在修复他的伤,现在也好了七七八八,不过,识海遭受重创。看来还得费一番功夫。”

    柳飘絮手上一动,一个暗金色的小鼎悄然浮现,这是西蛮圣教的一件至宝---天乌鼎。

    小鼎滴溜乱转,最后悬浮在王天宝脑袋上方。

    “以我圣女之名,唤醒先祖的无上魂力,破虚,从无妄之界唤醒你沉沦的灵魂...”

    随着一段晦涩的口诀慢慢念动,空气逐渐变得粘稠,不知何时,天色渐渐昏暗下来。

    冥冥中,仿佛有万千神魔在呐喊,咆哮,一股股黑色的雾状能量从虚空中荡起涟漪,缠绕着钻进了王天宝的脑海。

    圣女身上,有着缤纷绚丽的七色光芒逐渐钻出,如果王天宝醒来,他一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圣女的脑后,竟然多了另一张面孔,正面是圣洁端庄,背后的却邪恶阴森,一股股灰黑色的能量和七色能量交缠着,接引着那股魂力,逐渐引导进入王天宝的识海中央,修复着灵魂受到的创伤。

    “魔主在世,这也是我族的机会,今天在你的本命神魂中埋下一颗种子,来日让它生根发芽,嘿嘿嘿。”

    那背后的面孔竟然开口说话,笑声阴冷恐怖!

    “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将来染上因果?天宝是上苍任命的使者,你这样按时手脚,将来会为我族带来大祸!”正面的俏脸带着几分担忧,七色能量一边修复着王天宝的灵魂,还有一些隐隐的对抗着那些黑色能量。

    “嘎嘎嘎,你这面是善念,我这面是恶念。魔主的灵魂会接引魔界的气息,嘎嘎嘎,我要一举突破,将来让他成为我的奴仆!”恐怖的面孔说话间,露出锋利的牙齿,不断的磨着,仿佛在品尝什么美味。

    “这样不行。修复他的灵魂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今天还是暂时中断吧。”

    柳飘絮一咬牙,七色能量渐渐的抽回,阻止着灰黑色的能量继续钻入天宝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