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妥协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2本章字数:3341字

    柳飘絮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声音有几分怒意:“魔皇大人,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老夫犯不上和你一个女娃娃开玩笑,这个方法本来是我们镇族绝学,从不外传。你我两家本来也是势同水火,之所以告诉你,是希望将来一旦形势有变,我们能签订互不侵犯盟约,你去找你的神格,我们只想要一个安身之地,拿回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当然,你要当一个正人君子保护天下平安,那权当我没说。”

    魔皇哈哈大笑,“不过我想你会答应的,当年我们祖先曾留下一些线索,有朝一日天宝成为真正的魔主,那个地方就有很大的把握开启,我想你也不愿意永远滞留人间,每次都要在天罚下轮回转世吧。”

    齐定天本想质问,问听此言,又再次沉默了。

    柳飘絮神色变化很大,银牙紧咬,“哼,你们魔族一向诡计多端,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们堂堂一代魔主,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别把自己看的好像仙女似的。肉.体凡胎有什么用?飞升后还不是被天劫打成飞灰?仙界神女还有双休伴侣呢,和魔族联手不吃亏女娃娃。”

    王天宝看着魔皇,大脑已经死机了,作为一个资深老处男,虽然也对圣女有些想法,但真要那么做,心里还是像打鼓一样不安。

    “你们自己想吧,痛快点,等会我还要带着主上离开呢。”魔皇十分不耐烦,正给天宝输送灵力。

    “魔皇,这样行么?”天宝犹豫的问道。

    那边齐定天和柳飘絮正低声交流着,柳飘絮很是不情愿。

    “傻小子,我骗她的。咱们魔族从不吃亏,现在两个六段高手我打不过,等你把她睡完赶紧跑路,咱们回到自己的家,还怕他个鸟蛋!”

    “啊??”王天宝吃惊的看着魔皇,“这不是骗人么?西蛮圣教会找我们麻烦的!”

    “魔主大人,咱们魔族的魔云谷可不是一般地方,大陆这么多国家打了这么多年都攻不进去。不用怕,我看你还是回去好好修炼几千年再出来,我们不怕等,依旧是等了这么多年了。”

    魔皇嘿嘿怪笑,“这女娃娃滋味不错,来头也是很大,现在先变成你自己老婆,将来肯定不亏的。”

    王天宝一阵无语,这老摸头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魔族的人都这样猥琐么。

    不过虽然心里犹豫,看着柳飘絮那美好的身段,心里确实有些异样,尤其是走火入魔后,他发现自己的魔性越来越强,连潜在的欲望都被勾动起来,心里有着一个声音驱使着他,朝着诱惑的深渊一步一步的前进。

    “还是不要勉强人家。”王天宝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旖旎,“我王天宝堂堂正正,绝对不会欺骗一个清白女子,骗取她的清白!”

    “你想当好人也不行了,嘿嘿,她会答应的。”魔皇不以为然,那个地方的诱惑,无论是谁,都会疯狂。

    “哼,我等会就告诉柳飘絮你在骗她,欺骗女孩子清白算什么本事。”王天宝暗暗决定了,如果真能用这种方法救下圣女柳飘絮,他还会考虑。

    自己的原则不可违背。

    就在这时,那边俩人商量完了,朝着这里慢慢走来。

    “哈哈哈,想好了没齐定天。”魔皇背着手,眼皮翻了翻。

    “魔皇老匹夫我告诉你,假如失败了,我们西蛮圣教就算穷尽全教之力,也会找你们讨个说法!”齐定天狠狠的威胁着。

    “哈哈哈,还是大长老明智。”魔皇大笑,这么说就是妥协的意思了,他看了看柳飘絮,后者俏脸带着杀气,有几分阴沉。

    “那行了,时间不多了,赶紧的吧。咱俩别在这里杵着耽误人家年轻人办事了。走!”魔皇挥手打出一道印记传入王天宝识海,“这是运行法门,你赶紧领悟!”

    王天宝苦涩的低着头,那哪是什么运行法门呐,就是个障眼法糊弄他俩呢。

    耳中轻飘飘的传来一句话,“魔主大人好好享受,别丢了魔族的脸!”

    两道结界罩住了这片空间,隔绝了周围的一切。

    柳飘絮玉手一挥,地面裂开,无数藤蔓破土而出,编织成一座小屋,绿意盎然。不知名的花朵快速的盛开着,眨眼间香气四溢,在星光的映衬下是那样的美丽,看的王天宝有几分痴迷。

    这是什么力量?竟然这样神奇!

    “你们魔族很好,呵呵。”柳飘絮恨意满满,看着王天宝那呆傻的模样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么个小角色值得自己献身么?

    但魔皇给出的条件太诱人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她都不愿意放弃。

    “还愣着干什么?我没多少时间了,赶紧的。”柳飘絮骂道,“和你这样一个人在一起,真是恶心!”

    “滚一边去,你以为我愿意啊?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二者都不毒,最毒妇人心!我还怕跟你在一起染上毒呢。”王天宝不屑的看了看她,“娇娇都比你强!”

    他说的也是实话,这女人刚才出手狠辣,差点让自己把命搭上,心里的怨气也不那么容易出。

    “我让你骂我!”

    柳飘絮如暴走一般,挥出一道无形的灵力,重重的击打在王天宝身上。

    王天宝怒从心起,大喝一声,“天龙刀来!”

    天龙刀没有听到他的呼唤,因为已经被魔皇拿走了!!!

    “妈的!”王天宝气的牙根都疼,展开一身修为,不要命一般冲了过去。

    没几招就被放倒在地,柳飘絮骑在他身上,使劲捶打着,王天宝护住自己要害,只能口齿还击。

    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捂住头,护住球,随便你怎么揍!

    “柳飘絮,再打我我就不救你了!”王天宝叫苦不堪,灵机一动大声喝道。

    柳飘絮闻言听了下来,身体的能量有些不稳,她的脸色一变,时间快到了,体内的魔性快压制不住了。

    她颓然的放开了王天宝,命运此时不在她手上。

    “臭娘们,我让你打我!”王天宝双目通红,一把撕开柳飘絮能量化成的衣服,看着白皙诱人的身体上下其手。

    柳飘絮紧紧咬着嘴唇,一丝血迹都溢出来,眼中恨意更盛。

    月色和星光穿过藤蔓,此时的柳飘絮,浑身散发着无边的诱惑,双峰高耸,两点樱桃微微颤动。肌肤就像牛奶沐浴过一样闪动着嫩白的光泽。

    腰身柔软,圆润笔直的长腿紧紧绷着,身下是无数硕大的不知名的叶子和嫩草铺成的天然凉席。

    王天宝的小兄弟昂首待发,等着即将开启的美妙冲刺。他不耐烦的用力分开圣女的双腿,寻找着生命之地。

    “臭娘们,我要好好教训你。”王天宝嘿嘿笑着,目光多了几分淫邪,身体都在燃烧着强烈的欲望。

    但是他这头一遭遇到这样的事儿,忙活了半天竟然没能成功。

    蓦地,他迎上了柳飘絮的目光,后者侧着头,长发飘散着,姣好的容颜上五官是那样的精致动人,只是眼角的两行清泪分明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王天宝心中一疼,自己这是做了什么?难道真是魔性大发,就控制不住了么。

    不,自己不能那样。

    “你走吧,哎,对不起,我冒犯你了。”王天宝没了欲望,心里有几分懊悔。

    “我恨你。”柳飘絮擦了擦眼泪,“快点!我压制不住了,今天过后,我们永远不要见面!”

    王天宝心里又是一疼,无奈的说道:“魔皇骗你呢,他根本不会什么魔族绝学,就是想让我把你睡了,然后跑路!”

    他是个实在人,把真相直接说出来了。

    轰!

    柳飘絮脑海中轰然作响,肺都快气炸了,种种复杂的心情糅合在一起,让她再也控制不住。

    “我杀了你个小王八蛋!”

    柳飘絮一把捏住了王天宝的脖子,就要用力捏断。

    “杀了我也没用,”王天宝声音冰冷,“我还不如走火入魔直接死了,弄的现在好像我欠你什么似的,何必呢,老子从来不欠别人的。”

    此时,天宝,一代魔主心烦意乱,回想起最近的日子,血雨腥风,杀伐不断,难道离开了当初杀猪宰羊的生活,真的是个正确的决定么。

    人生已经无法回头,现在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一切随她吧,累了。

    柳飘絮一下子进退两难,嘴唇都咬破了,杀了天宝,魔族的人势必和自己结下死仇,自己马上要陷入沉睡了,到时候体内的另一个魔魂控制自己,西蛮圣教说不定会怎样。

    没准自己也会被灭杀,结束几世的轮回吧,本源神魂已经经不起消耗了。

    可叹当年的一代仙女,如今以这种方式结束。

    “多想回到当初,可惜不能重来。”柳飘絮喃喃自语,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体内的幽冥之气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再过片刻就会爆发吧。

    一回头,王天宝闭着眼睛,脚丫子轻轻晃动,惬意的闭目养神,周围的一切好像根本无关,不发生任何关系。

    看着这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柳飘絮再次气的七窍生烟,忍不住破口大骂,“你大爷的!我是哪辈子造了孽,遇到你这么个丧门星!”

    “骂谁呢,你个小婊砸!”王天宝脸都绿了,今天被这个女人折磨的都快疯了,先是救了自己,然后疯了一般要杀了自己,灵魂都给吸走了一般,现在还恶语相见,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忍了,婶婶也不能忍!

    “狗日的妖女,我干死你!”王天宝如火山爆发,愤然起身,一巴掌打了过去,“天魔掌!”

    “我看谁干死谁!”柳飘絮现在还是六段修为,轻松躲了过去,周身灵气暴动着,一下子把王天宝扑在了身下,用力一扯,王天宝可怜的衣衫就一寸不剩,露出精壮的胸膛来。

    体内魔魂复苏,自己陷入沉睡,这小子也会被折磨死。寂寞了不知道几千年,柳飘絮也彻底放开,不管不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