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 阴阳之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2本章字数:3109字

    巫山云雨,生命的交融与互动。王天宝经历了最初的紧张,直到进入了一个温暖紧致的世界,才豁然通畅,随着一声声的娇吟,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柳飘絮你在干什么,一代神女竟然做出这等不堪的事情,真是可笑!”柳飘絮体内有个声音气急败坏,想要阻止。

    灰黑色的能量喷涌而出,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你也不高贵到哪里去,冥界来的魔女,现在我委身侍魔,不正合你的本意么。”柳飘絮咬了咬牙,身躯一用力,王天宝一个激灵,一股电流滚烫般在体内蔓延。

    “混蛋!我要杀了这个小畜生!”一道灰色的箭朝着王天宝斩去。

    “嗡!”

    结界突然传来一阵波动,两道能量倏地击中灰色幽冥之力化成的箭,消散在空中。

    接着越来越多的能量传递过来,冲进了柳飘絮体内。

    齐定天的声音很是焦急:“丫头快点激发你的自然之力,咱们联手封印你体内的魔魂!”

    柳飘絮小嘴圆张,外面那两个老混蛋,不是在偷看吧?

    想到这,只感觉无地自容,愤然说道:“你们两个为老不尊的混蛋!”

    “想什么呢,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只是感觉到你有危险,时间不多了,记得咱们祖上留下来的秘典没,你让天宝试试能不能激发领悟的魔族奥义,魔族的力量和自然之力,或许能让你更进一步,体悟阴阳,堪破生死大关!”

    柳飘絮看着还在辛勤耕耘的王天宝,狠狠的拍了他脑袋一下,“喂!说你呢,激发下魔族奥义!”

    “啥?”王天宝大脑有些短路。

    “快点!等会她冲出来,咱俩都得死!”

    体内的魔魂不断的消化着王天宝的残魂,再过一会儿只怕真正融合,那个时候,三个六段高手只怕也压制不住。

    “噢。”

    王天宝木然的点了点头,闭上眼睛,细细体会。

    两人的结合处,正有着七色和黑色两种不同属性能量在呼啸奔腾,平常难以交融的两种能量此刻却连在一起,不断的穿梭着,有了几分水乳.交融的感觉。

    “啊!”王天宝大喝一声,“魔族奥义!你是什么,快出来!”

    柳飘絮险些气的晕了过去,感情这位根本就不会,难道刚才是胡乱发出的?

    “去死吧你!”

    柳飘絮用力一推,“滚开!”

    王天宝被打断,那种美妙的销魂滋味一下子如掐住了脖子,让他一口气堵在了胸膛里。

    他一把抓住柳飘絮的手臂,被后者不耐烦的推开。

    六段的武者随手一击都很强大,王天宝没有防备,被打的生疼。

    心里怒气滋生,王天宝仰天长啸,双目通红,负面的,愤怒的情绪熊熊燃烧着,如即将爆发的火山,炽烈而疯狂。

    “看什么看!没用的废物!还是什么魔族之主,你也配!”柳飘絮冷笑不断。

    “魔族奥义—————魔动天地!”王天宝脑海中突然传来一段口诀,那些自然之力被魔气吸收,颜色变得更加纯净,大手一挥,周围的空间突然被粘稠的魔气填充着,形成了领域。

    他的气息在一瞬间达到了五段巅峰,只差一点就要突破六段!

    下一瞬间,居然又落了回去,而后反复,忽高忽低,又一路跌到了四段中期。

    “啊!好疼!”勉强激发了奥义,让王天宝的灵魂有些不堪重负,体内能量紊乱不安。

    “你怎么了?”柳飘絮没好气的问道。

    她眸光一亮,王天宝体内黑色能量快速运转,当中竟然多了一丝细微的白色能量,心中一震,露出喜色,那是阴阳之力!

    “天宝,快,我们赶紧开始!”柳飘絮催促道。

    王天宝正全力想要控制着体内的狂暴力量,有些不耐烦,“上来,自己动!”

    “什么??”柳飘絮脸色通红,冷静下来的她,对王天宝又产生了几分抗拒。

    毕竟曾为神女,强烈的自尊让她没法屈尊主动。

    “爱来不来!反正体内有魔魂的是你。”王天宝双腿盘坐,手掌抵在丹田处,正努力捕捉那快要消散的阴阳之力。

    刚才那一瞬间,自己仿佛从生死轮回中匆匆一瞥,那股力量非常神秘,仿佛能演化天地初开的景象,又能穿过九幽,来到阴曹地府,经过生命的终点。

    他知道这股力量十分重要,一旦留存体内,就能像种子一样,哪怕经过漫长的孕育,迟早会生根发芽。

    “你!”柳飘絮紧紧的咬着牙,狠了狠心,反正已经不清白了,索性再试试。

    “小王八蛋!”柳飘絮翻身推倒了王天宝,在他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王天宝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你疯啦,属狗的还咬人呢!”

    “闭嘴!哼。”柳飘絮眉头微蹙,闭上眼睛,机械的应付着。

    自然之力再次缓缓的流向王天宝,魔气也逐渐引导回来,开始柳飘絮很是排斥,但没多久,两个人突然沉浸在一种奇妙的意境中。

    天生万物,阴阳相合,生死轮回,演化着世间的一切。

    黑色和七色慢慢旋转,最后七色逐渐变成了白色,仿佛在追逐着黑色,以两人为中心,最后化成了一个太极图案,一股端庄神圣又充满天地主宰般的威严,弥漫开来。

    “老齐,怎么没动静了?”魔皇在一块大石头上坐着,有些好奇。

    “哎,谁知道呢,希望不会有事吧。”此时,齐定天已经知道了魔皇在欺骗他,虽然开始也愤怒,但是一切都没用了,太迟了。

    “你别哭丧个脸,好像我欠你钱似的。听我的,魔主和圣女的结合准没错,以后你就知道了。”魔皇不以为意的说道。

    “但愿吧,反正你们魔族总是蠢蠢欲动,万年大劫也快来了,到时候对我们网开一面。”齐定天冷笑着说道。

    “嘿嘿,那得看圣女大人把我们少主伺候的到不到位了。”魔皇摸着下巴,露出一个淫荡的笑容。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过去了,魔皇和齐定天也有些等不及了,他俩互相看了看,纵深朝着不远处的结界冲了过去。

    “少主!”“圣女大人!”

    俩人刚扑进光圈,又快速的退了出来,两张老脸红扑扑的,有些尴尬。

    “咳咳,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齐定天摸了摸胡子,努力装作镇定的样子。

    “呸!这小兔崽子,竟然,竟然用那种姿势...”

    魔皇叹息一声,“不愧是少主,第一次就这么无师自通,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没多久,那浓烈的喘息随着一声大叫终于歇息,逐渐的归于平静。

    王天宝平躺在藤蔓凉席上,浑身说不出来的舒畅,浑身暖洋洋的,还没从那灵魂的天堂走出。

    他看了看正扶着床沿干呕的柳飘絮,心中有些得意,年少时看的小人书终于派上了用场,果然,嘿嘿。

    柳飘絮慢慢的扶着腰,杏眼圆睁,看到天宝那得意的眼神,忍不住就想骂他两句。

    “哎哟,腰都酸了,你个欲求不满的妖女,寂寞了几万年了,这么用力,伤着了我的宝贝怎么办。”王天宝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小天宝吃饱喝足,已经解甲归田了。

    “哼,无耻之徒!魔族的人都这么不要脸么。”柳飘絮冷冷一笑,玉手挥舞,四周的花草快速的围在身上,编织成一件衣衫,仿佛花中仙子。

    被雨润后,透着亮丽脱俗的气息。

    刚才的结合,她成功领悟了一丝阴阳之力,修为也恢复到了五段中期,体内魔魂被王天宝炼化了一多半,只剩下魔种根深蒂固,难以去除。但短时间是不会爆发了。

    “你这娘们才是翻脸不认人呢,穿上衣服就不是你了。小娘子,咱们虽然不是夫妻,却已有夫妻之实,你看,选个良辰吉日,把婚事办了?早点生个大胖娃娃可好?”王天宝口花花的说道。

    “王天宝,有句话你要明确,我和你道不同,今天的露水之欢本是迫不得已,现在你我恩怨两情,互不相欠,以后还是桥归桥,路归路的比较好。”柳飘絮丢下了这句话,身影逐渐远去。

    王天宝嘴巴张了张,苦涩的笑着,这个女人原来终究还是瞧不起自己。

    心里有几分失落,王天宝朝外走去,猛地,看到地上被扯碎的衣服,他大喝一声,“魔皇,给我找见衣服!”

    “嗖嗖嗖!”

    草叶飞舞,他身上多了一套衣衫。

    “嘿嘿,情侣装啊。”王天宝嘿嘿笑着,摸了摸头。

    或许他不敢说自己爱上了这个女人,但是这一夜他永生不会忘却。

    “别胡说!王天宝,回去告诉牛二,别忘了他的承诺!”柳飘絮再次走远。

    “哈哈,看来圣女还是比较关心我的。”王天宝露出笑意,“咦?牛二有什么承诺?这个憨货!”

    出了结界,魔皇早就等在了外面,看到天宝欣慰的说道:“四段巅峰修为,不错,还有了一丝阴阳之力,少主,你以后的成就无限啊。”

    “哪里有。”王天宝心中有几分得意,“魔皇,我走啦!”

    “少主去哪里,老夫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去报仇,有些账,是时候清算了!”王天宝脚步沉稳,天龙刀呼啸着回到他的手中。

    聚贤山庄设伏的那些人,你们,做好准备,英杰我的怒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