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大战五段高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2本章字数:3115字

    李明浩的头颅高高飞起,鲜血喷洒,双目中带着绝望和不敢相信。四周鸦雀无声,王天宝宛如魔王般,嗜血杀戮的样子给众人带来了太大的震撼。

    王天宝被后背挨了重重的一下,十分不好受,他把血用力咽了回去,转过头,冷冷的看着正飞速赶来的一名华发老者。

    “你很好,竟然杀了我们宗门传人。小子受死!”华发老者气的七窍生烟,在城中心,拂柳宗的少宗主被杀死,如果今天不杀了这小子,宗门以后还有什么威严?

    “大护法来了,这回这小子恐怕在劫难逃了!”

    “五段大成的高手,放在咱们罪恶之城那也是说得上话的。嘿嘿,想不到李明浩竟然栽在魔主手里,这魔族主人我还以为是自封的,现在看来也有两下子!”

    周围的武者低声交流着,这名老者十分有名,不少武者觉得王天宝这回恐怕是危险了。

    “我看不一定,魔主一向都是以弱胜强,当初在天水城连皇室的人都杀了呢。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魔族天生就不是安分的主儿。”也有持反对意见的,但大体上都认为拂柳宗的大护法会胜利。

    “刚杀了个小的,现在又来了个老的!”王天宝冷哼一声,手中的天龙刀捏的更紧了,“少废话,李明浩当日聚贤山庄设伏意图杀害我,现在我们恩怨两清了,老不死的,别自己找打!”

    魔皇就在附近,所以王天宝并不害怕。

    “是么?”

    老者冷笑不断,明晃晃的长剑带着无边的杀意,朝着王天宝兜头劈来!

    王天宝当空跃起,一道金色的刀气从上到下,刺目耀眼。

    老者轻巧的横移三丈,却不想刀气威力十足,连地板都劈的裂开了一道很长的缝隙。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老匹夫就这么点修为也敢出来卖弄!”王天宝哈哈大笑,浑身魔气翻滚,如黑色的影子,展开十绝追日步,让人分不清哪个才是主身。

    “黄口小儿莫猖狂!”老者一声大喝,“今天让你看看我拂柳宗的真正绝学!千枝万叶!”

    蓦地,那剑气如织,浓烈密集,每一道剑气凝聚着极强的真气,这老者竟然能把真气压缩到这个程度。

    穿梭的剑气有不少射到了围观的武者身上,很多人惨叫着捂着胸口,没多久就失去了气息。当胸被剑气穿过,露出碗口大的血窟窿。

    武者们咒骂着大护法,这老者睁目大喝,“不相干的赶紧离开这里,老夫今天要为少宗主报仇!”

    这么一会儿功夫,拂柳宗已经来了不少高手,其中四段修为的大有人在,给王天宝增加了一些压力。

    他猛然提起真气,经脉都要撑开一般,逆天降龙刀和高频震杀斩,交错使用,刀芒横扫,如蛟龙出水,昂首向天。

    两人你来我往,战斗火爆而激烈。

    老者的真气非常锋利,凝而不散,拂柳宗的功法柔中带刚,限制中带着杀招,而且攻击速度会越来越快。交战了一段时间,王天宝就感到了几分吃力。

    天龙刀刀法以刚猛为主,遇到这粘人的招数,如果不能强势打破,就会越来越被动。何况在真气雄浑方面,俩人还相差了不止一倍。

    王天宝暗暗积蓄着力量,天龙刀大开大合,好几次都是不要命一般完全不防御,让老者有几分狼狈。

    “小崽子下手还真狠,拿命来吧!”

    突然,剑光变动,万千剑影变成了一束亮的刺眼的剑气,眨眼间到了王天宝胸前!

    天宝大惊,只来得及把天龙刀横在胸前。

    “乓!”

    火花串串,手上鲜血直流,反震的力量让天宝喷出一口鲜血,差点扔掉了天龙刀。

    还没等他缓过来,那剑光横着划了一个十字,在空中逐渐放大,最后狠狠的印在了王天宝胸口!

    火麒麟之力凝聚在胸前,炽热霸道,阻挡了绝大部分的攻击,但是肺腑之间传来的强烈痛楚让王天宝忍不住嘶吼起来,血染红了衣衫。

    然而,攻击还没结束,老者手中长剑一挑,又刺中了王天宝大腿。

    关键时刻,天宝身法发挥作用,脚步后撤,那剑尖入肉三寸,及时撤了出来,伤口泛滥,鲜血再次流出。

    “老匹夫,你给我死!”

    魔性再起,王天宝紧紧的咬着牙,“邪光斩!”

    领悟了魔族奥义之后,王天宝改良了这一招,刀气中带着几分灵魂攻击,浓郁的黑色刀光带着杀戮的锋锐,牢牢锁定了大护法的身躯,虽然他身体连续变幻,但还是被刀气擦中,肩膀被划开。

    “小崽子!”老者咬牙怒骂,攻击更加猛烈,全身真气狂暴涌出,让天宝都有些吃力。

    魔皇在远处看着,有几分担忧,拳头紧紧的捏着,但他还是忍住了上去帮忙。魔主只有经历不断的残酷战斗,才能真正的成长,现在的他就像温室里的种子,还不到成为参天大树的时候。

    渐渐的,天宝感到眼前的景色有几分模糊,一股隐秘的力量正在经脉中悄悄的吗、破坏着,疼痛越来越剧烈。

    就在他困惑时,耳畔传来老者猖狂的大笑,“小崽子,是不是感到晕眩?马上,你就会死了,送你去地狱报道!”

    王天宝恍然大悟,老者的剑上有毒,刚才自己受伤,怕是那毒已经进入了身体中。

    他努力驱动着火麒麟之力,想要焚烧那股毒,但起初还有点效果,慢慢的毒素越来越强,仿佛有着什么东西想要钻出。

    “啊!”王天宝一个失神,后背被划出一条大的伤口,几乎伤到了内脏。那剑光再次凝聚,就要砍向他的脖子。

    王天宝身体横躺,躲过了致命一击,手中的天龙刀刀芒耀眼,邪光斩再次挥舞而出。

    老者有几分忌惮,刚才就是被这刀芒擦中,现在脑袋还在嗡嗡作响,魔族的攻击果然没那么容易化解。

    他连忙防御,准备再发出攻击。

    “飞龙在天!”王天宝体内的真气已经不多,他一咬牙,全部化为这惊天动地的一招,刀气带着恐怖的破音声,龙击沧海,想要灭世般朝着老者攒射!

    老者脸色大变,展开最强的防御,小心的化解着,魔气滚滚,周围风尘激荡,远处的武者看的心惊肉跳。

    城中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在高度关注这一战。

    “老匹夫,去死吧!”

    王天宝已经快要握不住天龙刀,皮肤表面已经破裂,不知道什么东西正在钻出。天龙刀如流星般朝着老者用力投掷过去。身体幻变,双拳凝聚着魔气,眨眼间就来到了老者身前。

    “哈哈,我看你没了天龙刀还能怎么办!”老者哈哈大笑,击飞了天龙刀后,就准备杀了王天宝,他已经看出后者,就是强弩之末,在哪里强撑着没有倒下。

    “死来!”

    王天宝双拳狠狠的打在了老者胸膛,传出清晰的骨骼破碎声。

    惨叫响起,老者本能的运转全部力量,一掌就把王天宝拍了出去。

    “噗”!

    王天宝眼前一黑,在巨痛中昏迷过去。

    魔皇脸色一变,身影快速掠出,准备救下王天宝。

    这后面的变数,让他也没来得及反应。

    本来不至于落了下风,为什么会用这么拼命的招数?

    “小子,我要杀了你!”

    老者剧烈的咳嗽着,胸口明显塌陷了一大块。面色阴森,“小崽子,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杀了他!”拂柳宗已经来了几百名武者,纷纷抽出兵器,恶狠狠的朝着王天宝扑了过来!

    魔皇冷笑着看着那些武者,今天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命。

    “轰!”

    就在这时,场中突然传来猛烈的爆炸声,一时间火光冲天,烟尘滚滚,那些武者还没接近,就被炸的非死即伤。

    一时间视线被烟尘遮蔽,传来一片凄惨的哭喊声和咒骂声。

    等到视线再度恢复,却看场中,哪里还有王天宝的身影?

    魔皇刚冲进中央,也被炸了个灰头土脸,还好六段武者修为深厚,还不至于受伤。他仔细的搜寻着王天宝的身影,却没找到,地上只有一把天龙刀,安静的待在原处。

    “他妈的,怎么回事!”

    魔皇没好气的咒骂着,旋即目光一凝,他感应到周围还有一个六段武者,气息和拂柳宗的那些人非常接近。

    “看来是来了帮手了。”魔皇冷笑着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更加苍老的武者,藏身在武者中。

    “老不死的,要不是你,也不会出来这么多乱子!”

    魔皇见拂柳宗的大护法正吃力的由两名武者搀扶着,朝着那名老者快速接近。周围已经有很多武者,正朝着天龙刀奔去。

    这著名的神兵,就像毒药一般,吸引着他们前赴后继。

    魔皇再不迟疑,双手挥舞,魔气纵横,杀得那些武者哭爹喊娘,带起了一片血雨。

    他捡起天龙刀,远远的斩向那名大护法!

    伤了少主,必须把命留下。

    “你敢!”

    另外一名六段武者不知何时,已经挪移到了大护法前方,长剑挥舞,化解了魔皇的攻击,能量余波冲击的周围又是一片惨叫。

    老者阴沉着脸,沉声喝道:“老夫拂柳宗上任宗主李飞河,敢问阁下和人,为何插手我拂柳宗之事?”

    “老子是你大爷!”魔皇哈哈大笑,“你算个屁啊,在老子面前显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