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毒种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3本章字数:3094字

    城内,一处民宅。

    “天宝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摸光光用力的摇晃着王天宝,神色担忧,王天宝已经昏迷了一整天了,到现在还没苏醒,气息也十分微弱。

    “真是个惹祸的混蛋,这才几天又惹出了乱子。哼,要不是我花大价钱从炼器宗买了几件秘宝,恐怕他今天就得把命丢了!”

    虎娇娇坐在椅子上,看着王天宝就气不打一处来。

    “天宝也是咽不下这口气,我支持天宝大哥!”牛二摸着头,眼里满是崇拜。

    不愧是自己老大,就是那么霸气,自己一个人就迎着拂柳宗那么多人去了,还杀了李明浩那混蛋。当真是英雄出少年。

    “你个呆子,懂什么!赶紧想想办法,你看嘴唇都黑了!”摸光光气呼呼的狠狠的在牛二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后者尴尬的笑了笑,一脸委屈的样子。

    “我师傅都治不了这病,很奇怪,你看天宝大哥浑身怎么还长草了呢,”牛二无奈的说道。

    自从回来,王天宝皮肤产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不知道怎么长出了一些绿色的草,密密麻麻的好像野人一般。

    “我看,要不要找圣女看看?上次也是她治好的。”虎娇娇问道。

    “哼,那个妖女,哪有那么好心。”摸光光气呼呼的说道,不知道为何,她一见柳飘絮,就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

    “不找她,坏人!”牛二脸色也变了,虎娇娇已经把圣女的条件告诉了他。害的他被师傅臭骂一顿。

    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值得师傅用性命来守护。

    但看到王天宝这个样子,他心里却是针扎一般的疼。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三人警觉的看向门口,警惕的互相望了望。

    这几天,拂柳宗的人疯了一样四处打听王天宝的下落,虎娇娇本来想把王天宝送到自己镖局,但为了避免消息走漏,还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把王天宝藏了起来。

    “是我!”李医生的声音响起。

    牛二赶紧开了门,李医生拎着一个皮箱走了进来。

    “还没醒么。”李医生眼圈有些黑,这两天为了给天宝治病,他使出了浑身解数,却还是没效果。

    他叹了口气,从皮箱里拿出一排银针,找准穴位插在了王天宝身上。

    “李医生你有办法了?”摸光光美眸中带着几分希冀。

    “天宝的问题我已经清楚了,但是我解决不了。这是续命针,三天之内如果还不能找到解药,恐怕就无力回天了。”李医生有些落寞,作为一个医生,没有什么比束手无策,看着病人归西更难受的了。

    “啊??”三个人齐齐的发出一声惊呼。

    “师傅,天宝到底咋的了,什么毒这么厉害?”牛二问道。

    “五十年前,拂柳宗的宗主曾经横行四方,创下了赫赫威名。但他成名除了拂柳剑法,还有着当时令人谈虎色变的一门毒攻。他与人交战,会暗中施毒,这种毒也叫天柳毒,是大陆中央一个名为万毒门的毒宗传出来的。有一个绝地叫做血色山脉,里面有一种叫做天毒柳的灵物,它的种子只要进入了生物体内,就会不断繁殖,直到吸干了生物的所有生命力,天宝的迹象,分明就就是那种毒物啊。”

    “这个老不死的,没安好心,竟然给天宝哥哥下了这么重的毒,我要杀了他!”牛二双目通红,愤然骂道。

    “拂柳宗上一任宗主是六段武者中期修为,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提高到了哪一步,就凭你还想杀他?”李医生没好气的在牛二脑门弹了一记。

    “六段中期...”

    几个人面面相觑,只能苦笑。这人间几乎无敌的修为,就像一座大山,沉甸甸的压在了众人心头。

    “难道这小屠夫就要不行了么。”摸光光皱着眉,“天宝呀,快点醒过来吧,你要死了,我只能带着宝盒自己跑路啦!”

    “宝盒是我的,不是你的!”虎娇娇瞪了她一眼。

    “凭什么,跟你有毛关系!”摸光光眼皮一翻,“真不要脸!”

    “你说谁不要脸呢?”虎娇娇眉毛倒竖,毫不客气的还击。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吵了起来。

    “好了,不要吵了,”李医生非常无奈,“离这里三百万里,神武帝国有一个著名的宗派叫做百花谷,擅长医术,他们应该有办法,但是,这么遥远,怕天宝撑不到啊。”

    “三百万里,天宝能活几天还不好说呢。”虎娇娇嘟着嘴,没好气的说道。

    随着天宝状况越来越差,两个女人的心思,也有了几分变化。

    李医生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浮起冷笑,人心难测,她们多少利用了天宝的善良,如果拿着宝箱走了,那天宝的所有努力也就付诸东流了。

    “师傅,我求求你,想想办法吧,不能眼看着天宝大哥死啊。”牛二虎目含泪,“那个东西真就那么重要么,能比天宝的命还重要?”

    “混蛋!不懂就不要乱说!”李医生狠狠的骂道,“师傅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几次念叨着让师傅交出,师傅没有!”

    李医生脸色一变,拂袖而去。

    “师傅,师傅!”

    牛二跟在身后喊道,但师傅已经消失在夜色里。

    屋里灯光昏暗,不知何时,外面刮起了阵阵冷风,一片凄惨。

    “那个,我家里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了。”虎娇娇眼珠一转,也跟着悄悄离去。

    摸光光小嘴儿吧唧几下,鄙夷的看着她的背影,“真是个冷血动物。”

    她凝视着王天宝,幽幽一叹,“本来以为你是我宿命中的那个人,看来,上天真是开了个玩笑”!

    第二天,王天宝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就在几人束手无策的时候,小屋竟然迎来了一个意外的人。

    “你怎么来了?”摸光光警惕的看着柳飘絮跟在牛二身后走了进来,旋即狠狠的瞪着牛二,“你带来的?”

    “这个时候,只要天宝大哥能活下来,就得试试!”牛二脸色不太好看,心理也有些将信将疑。

    昨天听师傅说这毒药十分厉害,不知道柳飘絮是否有办法治好他。

    “牛二,记得你的承诺。”柳飘絮目光冰冷,看着躺在床上没有声息的王天宝,“真是个莽夫,打不过还硬上,你以为自己是盖代高手么。”

    “你这妖女,我天宝哥哥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你不许说他!”摸光光气呼呼的反击。

    “好啊,既然不欢迎我,那我走了。”柳飘絮转身就走,气的摸光光银牙紧咬,恨不得生吃了她。

    “摸光光,你就少说两句吧,难道真想让天宝死么。”牛二劝导着摸光光,圣女请一次也不容易呢。

    “你!哼,怎么帮着她说话!”摸光光气鼓鼓的瞪着柳飘絮,“你能治好天宝哥哥么。”

    “病还没看呢,我哪儿知道,”柳飘絮板着脸,“好了,我要开始了,你们出去等着”!

    “为什么要出去等着?”摸光光胸脯一挺,“我看着你治疗!”

    “族中秘术,不方便给外人看”!柳飘絮冰冷说道,“我的时间很宝贵,别在这浪费口舌了。”

    “你!”摸光光气的脸色通红,被牛二生生的给拽走。

    小屋里,只剩下了天宝和柳飘絮二人。

    “天柳毒,真是棘手啊。”柳飘絮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白色的药丸。扔进了王天宝嘴里。

    她双手结印,一道道七色能量混合着一丝白色阴阳之力,输入进了王天宝经脉中。

    过了很久,王天宝才费力的挣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

    “这是,是,哪里?”王天宝非常虚弱,浑身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阴曹地府。”柳飘絮没好气的回答道。

    “啊??柳飘絮你也来了,你也死了?”王天宝吃惊的看着她,“难道想我了,特意来阴间和我相会?”

    “滚!”柳飘絮平常一副圣洁的样子,却被王天宝一句话气的简直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你看,都死了还怨念这么深,以后会变成厉鬼的,没法轮回转世,重新投胎的。”王天宝缩了缩脖子,这女人怎么脾气这么火爆,以前怎么没发现。

    “我就不该救你,真是欠。让你死了多好,死了省心。”柳飘絮娇喝道。

    “是啊,反正你也看不上我,你多牛逼啊,一代圣女,高高在上,六段大高手。我一个杀猪宰羊的屠夫,根本就不是你的菜。”王天宝有些窝火,“不用管我了,我的死活和你无关!”

    “你!”柳飘絮非常想骂人,这小屠夫还厉害上了,她手上真气狂涌,迅速的朝着王天宝经脉里输送。

    “啊!”王天宝痛苦的嘶吼着,那钻心的疼痛让他几乎要再次眩晕。

    正在门口等待的两人有些担忧,摸光光已经忍不住了就要冲进去。

    “这妖女是不是在折磨天宝哥哥,我要去看看!”

    “不要打扰圣女大人!”西蛮圣教的小头目武者冷冷的拦住了摸光光。

    “让开!”虎娇娇用力的推着,直到后者四段武者气息显露出来,在威胁加警告之后,才不情不愿的留在原地,只是狠狠的盯着小头目。

    “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头目不屑的说着,“魔主没那么容易死的,命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