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天柳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3本章字数:3092字

    “不愧是魔主,骨头真硬。王天宝,我告诉你,你中的是天柳毒,此毒只有万毒门有解药,拂柳宗或许也有,但是你是得不到的。如果得不到救治,明天傍晚时分,你就会毒发身亡,化为一具干尸”!

    柳飘絮皱眉大喝,王天宝听后浑身一震,眼中带着强烈的震惊。

    他本以为只是寻常的毒药,不会有太大危险,没想到情况竟然这般糟糕!

    “有这么厉害么?”王天宝低声问道。

    “自己身体什么情况难道心里没数?”柳飘絮看着王天宝满身的绿草,不禁莞尔,当真是容貌倾城,如出水芙蓉般清丽脱俗。

    “我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好歹我们也有过....”王天宝有些生气。

    “闭嘴!”柳飘絮神情冰冷,“那天的事情不许再提!”

    王天宝心中窝火,索性闭上双眼,“你走吧,我是死是活,和你无关,既然你不想见我,那就不见。”

    “你以为我愿意管你?”柳飘絮冷笑一声,“你有个好兄弟!”

    “你是说?”王天宝迟疑的看着他,猛然醒悟,“你又威胁牛二了?”

    “不是威胁,我们宗门的东西,李医生必须交出来!”柳飘絮紧要银牙,“当然,不全是为了这个,这种毒我没见过,也没个能做实验的机会,正好拿你练练手!”

    “你妈啊!”王天宝要气炸了,挣扎着想要起来。

    “啊!”浑身传来一阵疼痛,身体里那种毒素正无时无刻的侵袭着他,只要一动,就如万箭穿心一般,痛不欲生。

    “越动越疼,保持不动能让你少遭点罪。好了,不想听你废话了。我先帮你把这些草挖掉!”柳飘絮随意说道。

    “啥?挖掉?拿什么挖?”王天宝双目圆睁,有些不敢相信。

    “刀子啊。”柳飘絮掏出一把锋利的银色小道,刀锋泛着冰寒的光。

    王天宝险些晕过去,这刀子分明是杀人的。

    “你当栽花呢,不想养了就挖出来。我不治了,你赶紧走吧!”王天宝觉得还不如死了呢,反正最近这段日子过的挺精彩的,人生也不算完全虚度。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命中无法躲过这一劫难,那就顺其自然,接受结果。

    “那怎么行,我这趟不能白来。”柳飘絮一挥手,粗大的藤蔓从地底钻出,把王天宝四肢牢牢的固定住。

    “咬在嘴里!”柳飘絮把一截黑乎乎的木头递到王天宝嘴边。

    “脏乎乎的,拿走,我不要!”王天宝十分抗拒,“说了要你走,听不懂么?”

    “那就由不得你了。”柳飘絮冷笑一声,心里有几分暗爽,掰开他的嘴巴,塞了进去。

    “呜呜!”王天宝目光通红,恨不得吃了这妖女,心里那叫一个气。

    一种被他人摆弄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草会腐蚀你的皮肤,我要先把皮肤下面的种子弄死,不然,你这具皮囊就提前进入修复期了。”

    “撕拉!”

    衣衫破裂,露出精壮的胸膛,柳飘絮脸色有些红,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还是有一些异样的心思。

    “你忍着点!”柳飘絮轻声说道。

    “呜呜。”王天宝非常想告诉她,不能打点麻药么,难道还要生拉?

    “开始了,好几千年没动手了,技术不知道生疏了没,啧啧,天宝啊,我这小刀可是一件宝贝呢。”柳飘絮微微一笑,真气灌输,凝聚在刀尖,先是轻轻刮掉绿草,然后刺破皮肤,暗劲喷吐,彻底破坏草种。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到来,一种酥麻和无法抑制的痒,让王天宝忍不住想要呻吟。

    体内的火麒麟力量再次翻滚,配合着柳飘絮焚烧那股毒素。

    “不疼啊,下手轻了。”见王天宝好像没什么感觉,柳飘絮竟然有些失望。

    很快,柳飘絮将王天宝体表的绿草清理干净,但紧接着她脸色一变,那绿草竟然再次生长出来!仿佛再嘲弄她的失败。

    “怎么会这样?”柳飘絮有些茫然。

    王天宝心中一酸,他不怕战斗流血,但顶着这样一个样子,还怎么行走江湖?

    “阴阳之力,对了,阴阳之力!”柳飘絮露出喜色,调动着体内那不多的真气,一丝白色的能量缓缓融合进天宝的皮肤,化解着那毒素。

    果然,阴阳之力钻进王天宝的皮肤内,彻底化解了那一块的毒素,没有绿草再钻出皮肤。

    王天宝舒了一口气,见到了一分希望。

    但柳飘絮很快就停了下来,因为她体内的阴阳之力只有那么一点点,再也拿不出了。

    “哎。”她停了下来,把王天宝嘴里的木头拿出。

    王天宝暗暗感受着体内情况,那毒素已经进了心脉,一种极度虚弱的感觉传来,生命力的流逝点点滴滴,十分清晰。

    等待死亡的感觉,是那样的可怕。

    柳飘絮见他脸色苍白,连忙输送着真气,维持着他的生命。

    “罢了,飘絮,不用再浪费真气了。”王天宝苦涩的笑着,“或许这就是命吧。”

    “为什么这么傻,一个人去找拂柳宗?”柳飘絮有些生气,“一代魔主,竟然被人毒死,恐怕以后魔族都抬不起头来。”

    “老子管他什么劳什子拂柳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人活着就要潇洒痛快!”王天宝哈哈大笑,“我不后悔!”

    “蠢货!”柳飘絮牙根紧咬,“到底是个屠夫!成不了气候!”

    “仗义每多屠狗辈,”王天宝露出一抹笑容,“只要坚持努力,石头也有发光的那一天。放心吧,我会活下来的,我将来还要娶你进门呢。”

    “连家都没有,还娶我进门,真是...”柳飘絮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歉意一笑:“对不起!”

    “没什么,你说得对,我现在都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子,就连做梦,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王天宝心中酸楚,又有谁愿意做一个屠夫,从小就干杀猪宰羊的苦力活呢。

    “不要想太多了,天无绝人之路。或许明天会有转机呢。”柳飘絮悄声安慰着他。

    “没事的,我明白。谢谢你,不管怎么说,你给了我很多。”王天宝想要抬起手摸摸这女人的手腕,却软弱无力。

    “你还有什么心愿么。”柳飘絮收起悲伤,这一刻,她突然觉得,生命中好像要失去一样珍贵的东西。

    “杀了我吧,我不想这么窝囊的死,杀了我,我就不欠你的了。”王天宝说道。

    “不行”!柳飘絮凶巴巴的盯着他,“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我们宗门有一颗七品续命丹,明天我就拿给你,可以让你多活三个月!”

    七品续命丹,乃是采集天地灵物炼制而成,丹分九品,七品,已经是无价之宝,足以让各大宗门疯抢,更何况是这种保命的灵药。

    “你虽然贵为圣女,但西蛮圣教也不是你的一言堂。不要勉强。这样吧,你让摸光光进来,我有话对她说。”王天宝说道,没多说一句话,感觉力气都要耗尽一般。

    “你是担心宝盒么,都什么时候了,还念念不忘。”柳飘絮没好气的说道。

    “不是,宝盒虽然重要,但毕竟集齐才能打开宝藏,何况宝藏的位置信息还没有拿到,没那么容易的。我想让她去青楼给我叫俩小妹乐呵乐呵,你不知道,那种滋味体会过了才....”

    王天宝看到圣女脸好像都要绿了,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混蛋!无耻!下流!”柳飘絮破口大骂。

    “临死前就这一个心愿了,你不满足也就算了,还不让找别人,有没有天理了!”王天宝有些委屈,眼底却有几分戏谑。

    “跟个妖精似的,还想入非非!”柳飘絮冷笑着说道,“肮脏本性!”

    “妖精怎么了?也是天地间的生命,就该人人喊打么!”王天宝怒喝,他想起了无双楼的郭千荷,那个让自己感念一生的妖族女人。

    “激动什么?”柳飘絮杏眼圆睁,“我偏不让你得逞!”

    “你,他妈的,”王天宝再也说不出话来,双眼就要闭上。

    “你怎么了?天宝?”柳飘絮用力的摇晃着王天宝,后者进气多,出气少,让她脸色剧变。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柳飘絮幽幽一叹,暗暗下定了决心。

    罢了,就当了却一段尘缘吧,以后也不会再有心结。

    不知何时,王天宝再次醒过来,却见柳飘絮还在费力的输送着真气给自己,脸色已经有几分苍白。

    “你还好么?”柳飘絮关切问道。

    “暂时死不了。”王天宝努力的看着柳飘絮,“你靠近些,我有话对你说。”

    “想说什么,就这样说吧。”柳飘絮很是头疼,都快挂了,还这么能折腾呢。

    “我把魔族的功法传给你,魔族的传承不要在我这里中断。”王天宝虚弱的说道。

    “我又不修习魔族功法,听那个做什么。”柳飘絮摇了摇头,最主要的是,她的功法和魔族功法比较相克,很难融入。

    “自己练不了,拿出去换钱也好啊,这么笨呢,你是我唯一一个发生过关系的女人,不留给你,留给谁啊。”王天宝没好气的说道,“别墨迹了,万一等会死了,就没机会了。”

    “还算有点良心。”这一次,柳飘絮没有生气,俯身把耳朵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