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章 孤身上路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3本章字数:3329字

    第二天,王天宝悄悄一个人离开,临走,给摸光光和牛二留下了一封信。他也没有通知魔皇,一代魔主,竟然中了毒,慢慢死去,他想想觉得好笑,还是别给魔族丢脸了,毕竟,小人物也是有尊严的不是。

    心中有些伤感,王天宝最后回过头看了看城门口那依然热闹的往来人群,毅然决然的转过了头。

    落日山脉离边城并不是太过遥远,王天宝风餐露宿的走了半个月,终于进入了山脉,走到了边缘区域。

    自身修为果然被压制在了三段左右,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跌落凡尘一般,不过看看现在自己的情景,也没有太多的不适。

    反正还剩下三个月时间,在这山清水秀,钟灵毓秀的地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天傍晚时分,天宝在森林里迷了路,他听到附近传来了流水的声音,心下一动,正好口渴,先补充下能量再说。

    这是一处温暖的山谷,谷中鲜花盛开,绿树成荫,水声潺潺,带着安静和祥和。天空上火烧云灿烂的飘动着,金色的阳光照射的水面金光粼粼,美不胜收。

    连日来赶路,天宝的衣衫都皱皱巴巴,像是刚从土堆里爬出来。心情有些激动的脱去上衣,穿着一个小裤衩,拨开草丛就要一个猛子扎进小河里。

    蓦地,他的视线在前方停顿,再也舍不得挪开。

    离他三十丈左右,小河中央,水流平缓的地方,有一道曼妙的身影正在清澈的水流中缓缓浮现,绝美的容颜,精致的五官,琼鼻樱唇,眉似星月,眸子中带着点点欢快,青丝如瀑,抖落着点点水花,白皙优雅的脖子,时隐时现的双峰,半个玉碗正掩映着两点酥红。

    不远处的河岸,分明散落着几件轻纱,原来,却是一个角色佳人在洗澡。

    蒸腾的水雾中,金色的阳光为她镀上了一层迷离的光彩,如畅游在人间的仙子,带着圣洁和不容亵渎的气息。

    “呼~~”

    王天宝看的眼睛发着绿光,想不到在这个崇山峻岭中,竟然能得见如此美妙的画面。

    他逐渐收敛内心的旖旎,虽然眼前的佳人是那样的诱人,但这么危险的地方她一个人在这里洗澡,相比也不是寻常之辈。

    现在自己修为只有三段,还不能在大陆上横着走,万一惹到了什么势力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天宝悄悄后退,只是目光还不舍的留恋与徘徊。

    “真是童颜巨.乳啊,看样子年纪不大,真是波涛汹涌啊。”王天宝用力吞咽着口水,身子后退,却没注意到脚下有一块比较大的石头,踩上后身体一个趔趄,狠狠的摔倒在地。

    “我草!”脑袋撞上了一块比较锋利的石头,破了一道伤口,王天宝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糟糕!”

    如此安静的山谷,离得这么近,王天宝那天生的大嗓门喊出来一句卧槽,就是个普通人都能听见。

    两道杀气宛如实质,瞬间扫描到这个方位,那名女子俏脸布满寒霜,眸光十分犀利可怕。

    一股强大的气势猛然爆发,一道倩影如离弦的箭,从水中激射而出。

    天宝骨碌碌爬起来,顾不得脑袋上伤口,展开十绝追日步,就要远走高飞。

    背后一股杀气快速逼近,那股压迫感让天宝非常清晰的明白,自己打不过她!

    “我的妈呀,不就是看了两眼嘛,怎么追的这么紧!”王天宝心里有些慌乱,十绝追日步这么牛逼的身法,居然甩不掉!

    这种身法随着修为的提高,会逐渐修炼到高深境界,如果天宝达到六段,那就可以缩地成寸,一步迈出就是咫尺天涯。

    现在也不过是比同等段位的武者跑的快些。

    天宝一股脑的冲上了高坡,还没等下去,森林里忽然出现了二十多个身影,一个个都是段位武者,几名弓手搭上箭,带着浓烈的杀气对准了他。

    “嗖!”

    几道箭快如梭,眨眼间到了近前。

    王天宝侧头躲过,身子原地滚了滚,惊险的躲过,谁知更多的箭如连珠般发射,封锁了他逃跑的空间。

    天宝只能暂时退下山坡,藏在灌木丛里。

    这时,那名女子已经追了上来!

    “小贼受死!”

    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在天宝的瞳孔中快速放大,速度快到了极致,他虽然及时横移,胳膊还是被刺中。

    伤口破开,鲜血涌出,一股强大的冰寒之气让天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惊天动地!”王天宝大吼一声,四周的空间传来浓郁的压迫,魔族的气息彰显无遗。

    “原来还是个魔族余孽!”女子冷笑一声,剑光迸裂,如瀑布落进山谷,一片冰刃密密麻麻的朝着天宝破空而至!

    天宝挥舞双拳,化成一片浓密的光,将冰刃纷纷击落。

    那股冰寒之力十分霸道,透着魔气钻进了手掌,让经脉都传来一阵疼痛。

    三段修为全力爆发,火麒麟之力涌出,双拳带着火焰,朝着女子凶猛的轰击。

    自从跌落三段,真气离体攻击的能力就失去了,疯魔图现在缺少能量也用不上,天龙刀失散,现在的天宝形势岌岌可危!

    女子银牙紧咬,双目中怒火翻涌,“裂天冰封!”

    剑光万千,又好像凝为一道,晃花了人的眼睛。冰刃穿梭不停,每一剑似乎都在叠加,威力越来越强,速度越来越快。

    终于某一刻,天宝的真气再也跟不上消耗,腿上被刺中,伤口深可见骨,旋即,一只秀气白皙的手掌带着寒光,在他的胸口狠狠的拍了一下!

    “噗!”

    鲜血如断了线的宝珠,洒在了草地上,染红了一片。天宝眼前一黑,几乎要昏厥过去。玄脉经自行运转,让他恢复了几分神智。

    女子一脚踏在了天宝胸口,剑光闪动,就要结果了他的性命。

    “公主,你没事吧?”那些武者纷纷围了上来,关切的问道。

    剑切开脖子,沾染着丝丝血迹,那股冰寒之气浸入血液中,带着深入骨髓的冰冷。寒气很快就冻结了血液,天宝痛苦的呻吟一声。

    “没什么,一个刺客!”女子神色恢复了平静,但眼底的怒意虽然深藏,还是无法遮掩。

    “刺客?难道是他国势力?还是杀了灭口吧。”一名侍卫举起大刀,就要把天宝的脑袋剁下来。

    “慢着,先问出他的真实身份,然后再杀不迟!”女子说道,把宝剑缓缓插入剑鞘。

    “还是公主想的周到!”几名侍卫恭敬说道。

    “捆起来!封住内力!”女子冷声说道。

    几名武者把天宝五花大绑,用一种牛筋捆了个结结实实,还对他狠狠的来了几下。

    “小...小娘们,不就是看....”王天宝愤怒的就要说出真相。

    “闭嘴!”一根手指重重的点在了天宝的哑穴上,让他后面的话悄然而止。

    入夜,这群武者在一处山谷安下帐篷,点燃火堆,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天宝被绑在一个木头支架上,带着浑身的疼痛和饥肠辘辘的疲惫,吹着冰冷的风。

    几只雪鸡被烤的发出阵阵香气,油滴落在火堆里,滋滋的响。

    王天宝咬了咬牙,心中暗骂:“敢把老子晾在这里,等小爷恢复修为,一定把你们斩尽杀绝!”

    这一刻,魔主的魔性显露无疑,而事情的起因却是他偷看了人家女子洗澡。

    他暗暗运转玄脉功,冲击着那些学位,只要等待两个时辰,他就有把握逃走。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些武者的谈话断断续续的传来,天宝听了个大概,暗暗分析。

    原来这个女子是沧澜国的公主,怪不得身边的武者修为会这么高,最差的也是一段大成。而公主本人怕是已经在四段境界了。

    “沧澜国!”天宝心中生出怒意,将来早晚要找你们报仇!

    夜深人静,四周不时传来野兽的怒吼,冷风徐徐,那些武者皆是钻入营帐入睡!

    奇怪的是,沧澜国的公主抓住了天宝,却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让天宝也摸不清她到底要干什么。

    快了,再有半个时辰,自己就能解开穴位,到时候趁着夜色逃出生天!

    “臭娘们,不就是看了你洗澡么,这么对待小爷,将来我要把你查查哦哦一百遍,然后卖妓院!”天宝嘀咕着,发泄心中的不满。

    这个实力决定一切的世界,三段修为是那样低微,如果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只怕就算看了,她也会投怀送抱吧,嘿嘿。

    天宝发出一阵淫笑,声音随风传荡。

    “只怕你永远没有那个机会了。”寒气飘荡,那名女子不知何时,来到了天宝面前。

    一身白衣,习习抖动,朦胧月色下,容颜绝美,但却有着几分森冷。

    “鬼啊!”天宝大吼。

    “说!你为什么来到这里?谁派你来的?”声音中杀机刺骨,玉手上寒光闪现。

    “老子怎么来的还得告诉你?你算老几?”天宝声音陡然提高,身中天柳毒,命不过三月。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

    身可死,志不可夺!

    回应他的是噼里啪啦一串拍击声,只是片刻,王天宝浑身的骨头都被拆开,骨骼相连的地方错了位。

    那种疼痛,就像小刀一点一点的切割灵魂。

    “啊~~嘶~~”天宝倒抽了一口凉气,忍住不发出呻吟。身体颤抖着,却顽强的抵抗。

    “嘴巴真硬!龙傲天派你来的吧。”女子冷笑着说道,“魔族余孽,你必死。老实交代,少受点苦。”

    “谁认识那个鸟人,”天宝和龙傲天有仇,嘿嘿一笑,“魔族余孽?真是可笑,万年以前,还不是被我们杀得你们人仰马翻?成者王侯败者贼,这些肤浅的话就不必再说了,来吧,杀了我,不就是看了你金枝玉叶的身体,存心报复么,说实话,你的身材真不怎么样,两个奶.子像木瓜似的,臃肿了吧,发福了吧,长点心,少吃点吧。”

    银牙咬合,杀气浓烈,女子口中蹦出三个字,“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