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4本章字数:3150字

    黑暗的意识仿佛无穷无尽,周身一股强烈的痛楚刺激着浑身的每一丝神经,让天宝忍不住呻吟出来,当他睁开双眼,满目是赤红色的岩浆,浑身灼热,烤的喉咙发干。

    “我这是在哪里,地狱吗。”天宝心中暗道。

    应该是地狱吧,没想到地狱也是红色的。

    “宿主浑身骨骼被陨石击碎,经脉破损程度百分之八十,丹田目前完好。麒麟火自动护主,可以保证你半个时辰不被岩浆侵袭,但半个时辰若还不能抵达陆地,会被岩浆炼成肥料。”封魔图机械的声音响起。

    天宝内心泛起一阵苦涩,活着本应该高兴,结果却如此凄惨。

    “呵呵,上天真是对我厚爱啊。”天宝浑身再次传来疼痛,那岩浆的灼热让他每时每刻都在忍受那吞噬灵魂的痛苦。

    “啊~~”天宝双手无力的抓着,无处抒发那种疼痛,真想就这样死去,但偏偏火麒麟之力保护着他,让他清醒的感受着那阵疼痛。

    “麒麟,你让我死了吧,我受不了了。”天宝欲哭无泪,饶是他心性坚定,此时也无法忍受。

    “不到最后一刻,不可放弃,天命之人,更没有理由放弃!”

    淡淡的声音响起,天宝浑身灵光大盛,麒麟火形成了保护膜,不断同化着岩浆中丰富的火之灵力,转成道道真气,温润着天宝受损的经脉。

    在慌乱的挣扎中,天宝突然按住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就像是有了寄托一般,双手牢牢的抓着,随着岩浆的翻滚,好似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不断的朝着地底深处前进。

    “时间还有三分钟,火麒麟之力即将消失,宿主做好死亡准备。”冰冷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

    “呵呵,草你大爷封魔图,你除了打击老子,还有个屁的本事。”天宝无力的心中叹息。

    “我没有大爷,就算有,你也不能草。”封魔图再次回答。

    “滚犊子!”天宝气的差点昏死过去。

    “等你死了,我自己会滚,哼,万年以来,就属你这一届最废物。”封魔图不停打击着天宝,天宝心里这口气出不来,双手牢牢的抓着那个坚硬物体。

    天空上,雨凌波内心有几分焦急,这小子竟然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她还想让天宝多活一会儿,提供遗迹内更多信息呢。

    “那个杀手是谁,妈的,坏老子的事儿!”雷破天破口大骂,现在镜子里都是赤红色的岩浆,天宝那佝偻的身影可痛苦的表情清晰可见。

    天真道人突然从葫芦上跳下来,手里拿着一颗白色玉石,按在了镜子边上。

    汩汩的岩浆流动声音和天宝那凄惨的声音响起,这镜子现在不仅有了画面,还有了声音。

    “老怪,天音石都拿出来了?”雷破天惊讶的问道。

    天音石虽然只是三品灵石,但大陆十分稀缺,这种石头可以传导千里之外的声音,多用于监测,也是大陆上只有高等级势力才可能拥有的宝物。

    “贫道有一种感觉,这小子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们不知,他应该是上苍选定的这一代魔主,还记得大陆的传言吧。”天真道人说道,雪白的胡子无风自动。

    “看来,那场浩劫迟早都要再现人间啊,如果真如你所说,就算这小子魂魄都被打散,也能复活,是么。”雨凌波冷笑一声,“就算他不死,本尊也会亲自出手杀了他。”

    “你以为我杀不了他?”天真道人冷冷的看着雨凌波,“那一日,我动身前占卜一课,大凶征兆,还记得天龙刀的传言么,天刀出,魔主现,血腥起,风云变。冥冥中的因果已经施加在了他的身上,无论谁出手杀了他,那种因果就会转移,如果这苍天意志对我们下手,你以为逃得过?”

    雨凌波闻言不语,不悦的哼了一声。飞仙圣地一向以正义为居,现在知道了天宝居然是这一代的魔主,她心里有几分后悔,把五行灵珠留在了天宝体内。

    “时间到了,五,四,三,二...”封魔图开始了倒计时,天宝叹息一声,这下真的完了。

    “一!”

    火麒麟防护层变得暗淡,瞬间消失。与此同时,天宝身子突然一轻,整个人进入了空气里。

    只要再延迟片刻,他就会被灼热的岩浆烧的灰都不剩。

    这突然的生死一瞬间,让天宝心情起伏的差点心脏停止跳动,每一个细胞都在诉说着生的喜悦,他心里也突然涌起了无限的渴望。

    活下去,只要能活着,谁又愿意死呢。

    “咚!”

    天宝落在了坚硬的地面上,本来就骨骼尽碎,经脉寸断,这一下直接昏迷过去,呻吟都没发出来。

    “卧槽,摔死了!”雷破天惊呼一声,暗道这小子点真背的。

    “雷宗主,安静看着就好了。”雨凌波不悦的哼了一声。

    “嘿嘿,知道了仙子。”雷破天嘿嘿一笑,旋即不再多言。

    这是一处比较阴暗的空间,或者说是一块面积很大的广场,上方的穹顶,有着一颗颗宝珠闪动着光芒,驱散着黑暗,两侧是黑漆漆的坚硬墙壁,一条笔直的通道,绵延不知道多少里,一望无际。

    天宝手边有着一个宝瓶,咕噜噜的滚动着最后停在了不远处的墙角,不多时,一阵白色烟雾腾起,瓶子口竟然钻出一道影子,慢慢变大,一个人落在了地面上。

    “呼~”

    这人用力的吐出一口浊气,用力呼吸了几口,空气中还弥漫着火的味道,阴冷和灼热互相交替,让人很不舒服。

    “这是哪里?难道已经过了陨石大阵了?那这里应该是第三关了?”女子轻声自语,声音回荡在地宫里。

    “这一关按照地图来说,应该叫做火毒阵,只是不知道火毒,通过何种方法分布。”女子低声自语,默默沉思,她的目光落在了天宝身上。

    她摘掉自己的口罩,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孔,如果天宝清醒,一定会认出这名之前用暗器伤害自己,致使自己掉进岩浆,造成现在浑身创伤的人,正是林盼儿的同门师姐,张妍!

    “我说有什么东西一直抓着宝瓶不放,还以为是岩浆中的生物,没想到竟然是你这混蛋,呵呵,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今天你还是会死!”

    张妍双眼中迸发出一种凌厉的杀机,俯身挥出一掌,就要了解天宝的性命。

    当她靠近天宝时,发现天宝已经是气若游丝,脸色苍白,浑身透着一种虚弱萎靡的感觉。

    张妍一把将天宝本就破烂的衣衫撕碎,在他身上摸了摸。

    “骨骼几乎全部断裂,经脉受损严重,呵呵,原来重伤之身。”张妍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一掌打在了天宝的丹田上。

    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天宝痛叫一声,悠悠醒来。

    当他感受到体内的情况,心中一紧,丹田已经碎裂,一身修为废掉。体内仅存的真气迅速的流逝,融入了空气中。

    “这回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重新复原。”张妍笑得十分残忍,本来精美的容颜此刻竟然是那般的狰狞。

    “你,是你!”天宝双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剧烈的咳嗽着,嘴角泛着一丝丝血迹。

    “恨吧,恨也无用,生不如死的感觉,你体会到了吗。”张妍伸出手,在天宝的脸上抚摸着,笑容中带着强烈的嘲讽。

    “为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要如此对我,难道仅仅是因为上次我唐突了你,就要这样?”天宝不甘问道。

    “仅仅这一条,还不够么?”张妍反问。

    天宝凄然一笑,不再多说。真没想到引发这一切的原因,竟然是那天自己摸了她的身体,此刻的心情无法形容。

    他颓然的闭上眼睛,不管之前自己有多少后手,丹田破裂,那么自己也再没有复原的希望。

    “是不是觉得生无可恋了?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这么一点折磨,哪里能够呢。”张妍凑上来,轻轻吻了吻天宝的嘴唇,吮吸着那泛起的丝丝血迹,在自己唇边舔了舔。

    一种强烈的魔性从她身上传来,她目光竟是有些温柔起来,“其实这样对你,和林盼儿也有关系。谁要她这样喜欢你呢,毁灭她所爱的,正是我的一大乐趣。”

    “林盼儿比你强了不知一万倍,咳咳,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就不必给自己什么借口了。”天宝心中一片绝望,“杀了我,我不想再看到你。”

    他的心里渐渐平复下来,毕竟身中天柳毒,自己已经做好了随时会死亡的准备。

    但是当他此时再细细感受时,发现不知何时,天柳毒毒种已经消失不见,或许是遗迹中的火属性能量彻底消灭了天柳毒毒种,或许是其他原因,但此时,他再也没有丝毫喜悦的心情。

    “呵呵,林盼儿是不是和你说,她被迫嫁给七皇子,然后引起了你的同情,还表达了对你的喜欢,然后你就奋不顾身的为她付出了?”

    张妍拍了拍天宝的脸,“别傻了,她和我的目的一样,无非是想用你的魔血打开祭台,得到最后的宝物。火神祝融原本是远古时期的神魔,你既然是天命魔主,体内必然也流淌着一丝魔血,这就足够打开最后的封印了。”

    天宝摇着头,双眼喷火,“不可能!”

    体内再次传来疼痛,但是天宝丝毫不顾,他无法相信张妍的话,“这一定是你在诋毁她,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