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5章 隔阂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4本章字数:3021字

    “你怎么了天宝?”林盼儿有些惊慌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叫天宝,之前不是叫石头么。”天宝目光中满是讥讽,“我的真实身份都了解,你就不必伪装了吧。”

    林盼儿神情疑惑,“你是魔族少主,这几乎燕国大陆的人都知道啊,天宝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怎么你这一回来都变了呢。”

    “哼,误会,你不过是想用我的魔血去激发祭祀台罢了,打开封印,林盼儿,现在你就不必装模作样了,这样一点意思都没有。”天宝心里的呼唤越来越强烈,脸色有些白,毕竟身体受了很重的伤,刚才这一奔跑,又消耗了不少体力。

    “天宝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林盼儿说着说着,眼泪竟然落了下来,神色凄婉,看起来让人分外心疼。

    “我怎么想也是你怎么做的,呵呵,”天宝冷冷说道。

    “好,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喜新厌旧,说翻脸就翻脸,说绝情就绝情,把我玩腻了喜欢别人了是吧,好,我现在就死给你看,证明我的清白!”

    林盼儿目光中带着决绝,竟然朝着那名和郭千和激战的火焰僵尸冲了过去。

    “盼儿你干什么,你!”

    “啊~”

    林盼儿发出一声痛呼,那骨刀快速的斩在了她的腰上,鲜血喷涌而出,佳人落在了地面上。

    天宝脑中轰然作响,这突然的变故让他措手不及,死了?难道林盼儿,死了?

    他的嘴唇发白,身体不断颤抖着,朝着林盼儿一步一步走去。

    “天宝,咳咳,”林盼儿口中不断涌出鲜血,腰上一片鲜血淋漓,模样凄惨,眼中带着无限的哀伤,似乎还有一丝解脱。

    天宝扶起她,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你知道么,天宝,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爱上的男人,可是你不相信我,你知道么,你刚才的话就像锥子一样,扎在了我的心口,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否定我,难道,一名女子连身子都让你看了,为了你不惜和皇子决战,这也是假的么。”林盼儿不甘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恨意,用力推着天宝,“你走吧,忘了我吧,希望来世,能做一只自由自在的蝴蝶,不在这险恶的人世间流连。”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盼儿,盼儿,”天宝见林盼儿双眼涣散,一副马上要死的模样,心里更加慌乱,一种自责和愧疚,让他恨不得一刀杀了张妍,都是这老娘们在里面捣鬼。

    “天宝,我走了,再见了,我的爱人。”林盼儿眼中生机彻底湮灭,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

    天宝双手颤抖着,泪水流下来,他的衣衫被张妍撕碎,而天柳毒再次复发,浑身又长出了一层绿草。

    “遇见你的时候,我就是一个绿草人,现在你死了,我还是一个绿草人,林盼儿,对不起,我相信了小人之言,你放心,只要我不死,一定给你报仇。”

    天宝擦去泪水,轻轻将林盼儿放下,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等他找到了宝物,恢复了修为,一定要好好的算算这笔账。

    带着对实力的强烈渴望,天宝朝着那个呼唤的声音冲了过去,但是没多久,再次遇到了火焰僵尸,他奋力拍出一掌,却被那僵尸一巴掌打在肋骨上,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嗡!”

    一柄长剑抵挡住火焰僵尸,冰蓝色的剑气看似轻柔,刺入了僵尸的头颅中。

    咔嚓,僵尸无力的发出一声爆碎声,变成了一堆骨架。

    居然把火焰僵尸杀死了,谁这么牛逼?

    天宝回头一看,脸色一变,冷玄素冷冷的看着他,那目光如同等待很久后猎物终于出现,也好似几十年的生死仇敌再次见面,反正就十分的可怕。

    一柄闪烁着冰蓝色光芒的小剑悬浮在她身上,天宝心中骇然,这娘们气息好像六段,又似乎在五段,起伏不定,但十分强大。

    她的一头青丝也变成了蓝色,浑身冒着丝丝寒气,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尤其双眸仿佛深井一般,看一眼就会失陷在其中。

    “你,你怎么,”天宝用力吞咽了一口唾沫,后者身上那中冷冽,让他十分不舒服。

    “啊~”

    天宝身子一轻,被冷玄素抓在手里,朝着南侧快速掠起,那身法,简直如迅雷闪电。

    他眼前一花,不知何时,来到了一片宽阔的广场上,九根粗大的柱子黑漆漆的,在火焰的烘烤中,巍峨矗立,顶端不知通向何方。

    每一根柱子上都雕刻着神秘复杂的图案,上面还依稀刻着一些文字,十分古老,天宝并不认识。

    “迷之九宫,生死其间。天意如何,本心自现。”

    冷玄素轻轻念出,天宝耳朵竖起来,不是很懂的样子。

    他们都没注意到,身后一团雾气时隐时现,正悄悄的跟踪着。

    “接下来的路恐怕会更难,不过在此之前,应该先灭了尾巴,呵呵,堂堂七段武者,竟然还靠后背勘察遗迹,丢人不丢人。”冷玄素说完,露出一个挑衅似的笑容,冰神剑飞快没入天宝眉心,天宝大叫一声,声音十分凄厉。

    谁知他识海中只是传来叮的一声,然后冰神剑就退了出来。

    天上,雨凌波浑身的真气波动都开始剧烈,一种怒意如狂潮一般,整片天空的云层开始翻滚。

    回光镜光芒暗淡,画面一下子陷入黑暗,没多久恢复了本来白茫茫的样子。

    “草,怎么没有了?这个女的是谁,竟然能发现你的秘密?”雷破天气急败坏的大骂,都到了关键时刻了,居然看不到了。

    “好一个冰神宫,我记住了。”雨凌波双拳紧紧捏着,白皙滑嫩的玉手上闪动着一阵阵白色真气,身上传来的气息十分恐怖,仿佛要踏碎这山河大地。

    “你这是,”天宝疑惑不解。

    “不必多问,快随我下去。”冷玄素不由分说,“过来!”

    天宝再次被提起,见冷玄素掏出一张地图,那正是魔皇给自己的,他脸上带着怒意,“这是我的!”

    “啪!”

    他左脸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几颗牙齿都飞了出去。

    “你最好记得现在的处境。”冷玄素收回玉手,在天宝愤怒的目光中,带着他朝着最中央那颗柱子冲了过去。

    刚刚接近黝黑柱子,俩人浑身泛起一阵光芒,消失不见。

    那道雾气紧随其后,也跟着一起下去。

    张妍此时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冷玄素修为有些吓人,尤其那把蓝色小剑,连手里的宝瓶都传来了恐惧之意,恐怕不是凡俗之物。

    “冰神宫太恐怖了,现在先忍耐下来再说。”

    张妍悄悄的跟着天宝和冷玄素,真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刚才她敏锐的感觉到这小子恐怕有些什么情况,加上宝瓶能量消耗太大,保护天宝也是个吃力工作,所以想把他交出去,最后再趁火打劫,坐收渔翁之利。

    但是没想到渔翁给找了一个这么厉害的,这下子反倒麻烦了。

    “停了,”还在和火焰僵尸激战的众位武者听到了咔嚓一声响动,地面上的岩浆虽然还在翻滚,但是那些僵尸刹那间变成了骨头架子,散落在地面上或者落入岩浆中。

    “停了?”激战中的武者纷纷停下来,旋即疑惑的看向周围。

    武者的数量再次锐减,只剩下了四百名左右。前方黑漆漆的传来了一阵风声,很多人目露喜色,有风声的地方就是有了出口,他们纷纷展动身形,朝着那里冲了过去。

    “杀啊!”

    一群武者再次浩浩荡荡朝着那里冲了过去,脚下的岩浆丝毫造不成任何阻碍,现在剩下的,四段武者已经极其少见,基本都是五段以上境界。

    鹰无机背着龙入海,一条胳膊软绵绵的垂着,刚才被那挥舞着骨刀的火焰僵尸打残了一只胳膊,此刻气息都有些紊乱。

    郭千荷脸色带着潮红,这几番大战,她也有些吃不消。

    她现在心里十分焦急,天宝又消失了,林盼儿也死了,这小子难道殉情去了?

    可是以自己对他的了解,应该不会这样做。

    天宝啊天宝你到底在哪里?

    当众人集合在广场上,看着那冲天而起的九根黝黑的柱子时,一时间变得有些迟疑。

    九根柱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那名认识古代文字的老头刚才被僵尸干死了,现在他们也不认识这柱子上面的文字。

    几名武者胆子很大,试探着发出一道攻击,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那柱子传来一股吸力,然后猛然反弹,相同的能量快速的返回,打的那些武者狼狈不堪。

    “反弹攻击,这里有什么玄妙?”冷天成脸色苍白,但是并不焦躁,冷玄素是冰神宫的人,有神剑护体,想来不会有什么事情。

    这些武者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如何是好。

    天剑宗的六段武者夜风来到一根柱子跟前,仔细观摩,当他想进一步触摸柱子,寻找奥秘时,浑身突然冒出一片白色光芒,整个人眨眼间消失不见,空气中传来一段惊呼声。

    “妈的竟然是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