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0章 脱胎换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4本章字数:3008字

    天宝的腹部,一个特殊的丹田不断转动着,黑白两种能量不断的纠缠,一种神秘的吸引之力不断传来,周围的天地灵气快速的涌进天宝体内,修复着他受损的经脉,他的气息慢慢散发出来,一段,二段,最后停留在三段初期。

    天宝感慨万千,没想到这次竟然因祸得福,重新获得了修为,只是境界居然又下降了一点,从三段中期跌落到初期。

    “别人修炼都是修为提高,我怎么反而下降。”天宝无奈的叹息一声,有些哀怨的看着冷玄素,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揉着小兄弟。

    冷玄素俏脸红扑扑的,散发着一股惊人的魅力,冰蓝色的长发随意散落着,整个人多了一股活泼的气息。

    “恭喜你,成功成为另一个妇女。”天宝笑道。

    “说的真难听,好了,我们也该进去看看了。”冷玄素恢复了那冰冷模样,浑身真气再体表凝结成了一件薄纱,整个人的气息隐隐有破入五段的趋势。

    刚才的水乳.交融,让她也获得了莫大的好处。

    “可是咱们怎么进去?”天宝刚发出疑问,就见冷玄素按住了那个太极图,用真气激发后,上面的神秘符文缓缓转动,整个棺材发出了震动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一股令人恐惧的威压传来,那是一种能摧毁众生的强大意志。

    “公主殿下,你看咱们还进去么。”天宝体内的真气受到了强烈的压迫,不受控制的钻出体外,一股强烈的战意从灵魂深处传来。

    “以后废话少说,你要是怕死,就留在外面。”冷玄素不悦的哼了一声,双掌用力一推。

    “咔嚓!”

    整个棺材盖瞬间炸裂,两个人惊呼一声,在空中紧紧抱在一起,身子超下方迅速坠落。

    三十米的距离眨眼而至,当他们双脚落在地面的时候,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棺材里空空如也,啥都没有。

    “我草?”天宝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事情,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面对接下来可能遇到的凶险,但是他妈的啥都没有是什么意思?

    冷玄素小嘴张成了O型,错愕,迷茫,这么巨大的棺材,居然什么都没有,这什么火神祝融,是成心在玩弄自己?

    要知道她进来,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连冰清玉洁的身体都交出去了,结果到了这最后一关,居然一无所获。

    “公主,你看...”天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粗暴的大喝打断。

    “你给我闭嘴!”冷玄素一副暴走模样,在巨大的棺材里来回走动,不甘的四处寻找。

    可是仍然一无所获,除了黑漆漆的棺材壁,就剩下了冰冷的空气。

    天宝朝后面退了几步,这女人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为了进入这棺材付出了多少代价,还不如自己,得到了一部功法《火融诀》呢。

    许久之后,冷玄素停了下来,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冷漠不语。

    天宝有心劝解她一番,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还是让她自己慢慢消化吧。

    他看了看三十米高的棺材,踅摸了半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怎么出去?

    他大喝一声,纵深一跃,结果不过跳起来四五米高就落了下来。

    “公主殿下,既然没有宝物,那可能是不在这里,我们还是出去吧,你节哀顺变啊。”天宝劝道。

    “你给我滚,滚的远远的。”冷玄素美眸中飘起了一层水雾,竟然哭了。

    天宝朝着她走了几步,结果呼的一下,脸上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很疼。

    他心里怒火升腾,索性走到了另外一个角落,一言不发。

    “一切到头一场空,好一个火神遗迹,呵呵,若我有一天成就神位,一定找到你的真正葬身之处,把你挖出来挫骨扬灰!”冷玄素恨声说道,这时,一个压低的声音响起。

    “都自己选的,怪这个怪那个的,好像谁欠你钱似的。”

    “你说什么?”冷玄素双目喷火,冲过去一把揪住了天宝的脖子,“你再说一遍!”

    “老子说了,怎么着吧,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那你杀了我好了,我死了,就没人知道冰清玉洁的冰神宫传人,沧澜国皇室公主,冷玄素,被一个小武者给睡了!”

    天宝大声说道,“老子受够了,就算死也不想受你这鸟气!”

    “行,有种,那我就成全你!”

    冷玄素手上一用力,天宝剧烈的挣扎起来,被她紧紧的压住,脸上的杀意如火山爆发一般狂烈。

    天宝索性放弃抵抗,闭上眼睛等死。

    “轰隆隆!”

    整片空间传来巨响,地面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一种神秘的声音传来,两人脸色一变,那是岩浆涌动的声音。

    冷玄素一招手,冰神剑悬浮在身边,她脚踏神剑,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消失在天宝的视线中。

    “败家娘们你给我回来!”天宝气的在地面破口大骂。

    脚下传来了一股滚烫的感觉,赤红色的岩浆已经出现,正逐渐蔓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天宝心里清楚,以他现在的修为,硬抗岩浆就是找死。

    但是也没有地方躲避岩浆,他一不会飞,二没有飞行法宝,体内的封魔图还在装死,那现在就只有等死了。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孤独,漫长,令人恐慌。

    “冷玄素你个败家老娘们,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还有什么狗屁火神,弄出这么多道道玩老子,老子迟早找你算这笔账!”

    那铺天盖地的赤红色岩浆,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热浪翻滚,就算不被烫死,也会被蒸成人肉包子。

    “老子不活了!”天宝一声大叫,修为刚刚恢复就再次遇到了这种无法抵抗的情况,他再也无法忍受,朝着那冒着热气的岩浆池用力一扑。

    “哎呀卧槽!”

    意料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天宝身子一轻,快速的下坠,最后扑通一下子摔进了不知道什么地方,脑袋磕在了一个物体上,起了一个包。

    “我@#¥ ~”天宝揉着发青的脑门,咒骂不断,当他看清眼前的情况,神色随之陷入了呆滞。

    这是一片虚无空间,周围不断的散发着一股空间力量,一道道虚空裂缝蔓延着,这里仿佛没有重力一般,浑身轻盈。

    在这个小型的空间里,正中间有着一方石桌,上面放着几件东西。

    “这个是啥?装饰品?”天宝摸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鼎炉,赤红如火,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他细细的握在手里把玩着,暂时放在了边上。

    “这个是战甲么,但是怎么这么破?”天宝拿起那副残破的战甲,上面好几个大号窟窿,不知道什么材质编织成,上身下身是一体的,看起来很普通,也是红色的。

    “难道火神就留下这么点破烂东西?呵呵,真是开了眼界了。”天宝哈哈大笑,“可怜这群二货还拼了个你死我活的,不过也可能是假的,假的就假的吧,现在没衣服穿,先凑合用一下,这个巴掌大的装饰品等出去了卖几个银币花花,现在穷的都快要饭了,草。”

    天宝捡起战甲披在身上,一不小心,被一个铁片般的凸起划破了胳膊。

    “你他妈的!”天宝十分无奈,把战甲披在身上。

    他并没注意,几滴血液滴在了战甲上,被快速的吸收进去,而那副战甲散发着蒙蒙红色光芒,突然给了他一种心念想通的感觉。

    “嗯,不错,这回不用裸着出门了,要是能有双鞋子就更好了。”天宝光着脚丫,目光到处乱看,结果,还真在桌子下方找到了一双鞋,还有完整的臂铠,束腰,头盔,原来是一套。

    天宝连忙捡起来,胡乱套在了身上。

    “妈的,鞋子有点大。”天宝不满的哼了一声,结果这鞋子快速的调整了尺寸,很快和他契合。

    “哎哟,还是能调整大小的鞋子,看来是个好东西,这个估计能卖几个金币。”天宝四处活动了一下,感觉盔甲套在身上十分轻盈,很是舒服,上面还镶嵌着几颗红色宝石,也非常漂亮拉风。

    “我说你能把宝石弄没么,外面那么多家伙,万一把老子抢了咋办,别整个红色,怪难看的,弄个黑不溜秋的颜色就行了,老子要低调行事。”天宝摸着下巴说道。

    果然,盔甲快速的变化着,没多久,光芒暗淡,一件残破的黑色战甲就出现了,这种装扮,整个大陆上到处都是。

    天宝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这套铠甲不是凡物啊,他虽然不知道大陆上武器盔甲的价格,但能自由变化的起码也是四品以上吧。

    “嗯,看看这里还有什么吧。”天宝到处转了转,又发现了一颗鸽蛋大小的红色鹅卵石,光芒莹莹,看着挺好看的。

    “这个等会送给郭千荷吧,老子现在没钱,只能送点小礼品了,哎。出去后得想想办法了。”天宝把鹅卵石揣进怀里,叹息一声,“现在的问题是,老子怎么才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