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2章 被洗劫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5本章字数:3018字

    “小子,本尊没有时间和你废话,你跟我来.”雨凌波抓起天宝,身影变幻,周围的景色都变得模糊起来.

    “救命啊,圣地仙子杀人了.”天宝张开嘴巴大喊大叫,用力挣扎着.

    他低头看到了周围朵朵白云,下方是呼啸而过的狂风,猛烈的罡风刮在脸上发出阵阵疼痛。

    不知道深入落日山脉多少万里,雨凌波突然松开了手,天宝大叫一声,整个身子快速的朝着地面坠去。

    这是一片密林,生长着一种十分高大的树木,尖端那棱角分明的枝杈,真要砸上去非得穿出个透明窟窿不可。

    “混蛋娘们,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害我,老子下了地狱也不会放过你!”天宝看着近在咫尺的锋利枝杈,本能的闭上眼睛。

    就在他以为即将被穿胸而过时,一股柔和的力道推送着他,落在了茂密枝杈间的空隙。天宝扑通一声,狠狠的摔在了泥土里,啃了一嘴泥。

    天宝慢慢从泥土里爬起,周围高大的树木遮掩了天空,点点斑驳的阳光顺着枝叶缝隙穿过,摇曳着金色的点点碎光。

    一种属于花草的芬芳传来,沁人心脾。但是天宝心里却没多少喜悦,这么偏僻的地方,也不知道在哪里。

    面对着一个七段武者,自己除了挨揍一点办法都没有。

    雨凌波立在他三米开外,浑身笼罩在一层白色光芒中,淡雅出尘,一种柔和的气场散发出来,却又仿佛融身在天地之间。

    “到了这里,总可以说了吧,想必遗迹中最后的宝物应该已经被你得到了,交出来吧,”雨凌波淡淡说道,“本尊的耐心不多了。”

    “我要是不给咋的。”天宝横着脖子,心里非常担心,直觉告诉他,身上的战甲,小鼎,还有那个鹅卵石都应该价值连城,这可是拼了命拿到的。

    “这里也算是一块风水宝地,作为埋骨之所倒也不错。”雨凌波缓步走来,两条白嫩的大腿在纱裙下时隐时现,一种朦胧的,有些迷醉的气息散发出来。

    “我根本就没得到什么宝贝,我来这里是被别人抓过来的。”天宝双拳紧紧捏着,哪怕对面是个四段武者,他都敢舍命一搏。

    到手的宝物不可能那么容易就送给雨凌波,虽然这有些运气成分,但那也是自己付出后得到的。

    “既然你不愿意,那只好本尊自己来拿了。”雨凌波叹息一声,“这么多年了,居然要欺负一个三段武者,真是无奈啊。”

    天宝听到这里,连忙说道:“如果你敢对我用强,我出去就把这件事宣告天下,虽然这些人打不过你这个圣地仙子,但舆论压力...”

    一股杀气慢慢凝聚,从雨凌波身上散发出来,后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怎么?”

    天宝暗道自己糊涂,这样一说,她等会不得杀自己灭口?自己无依无靠,死了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唯一知情的冷玄素也肯定以为自己死在了她手里。

    一层冷汗从后背冒出,天宝轻轻咳嗽一声,“没什么,没什么,嘿嘿,”

    “谢谢你提醒了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感到太多痛苦的,”雨凌波点出一指,一道白光如枷锁般钻进了天宝体内,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失去了行动能力。

    “哎,”天宝面容冷峻,既然结局注定,也不再伪装,“就是老子拿了宝贝,只是没想到你一个七段武者这么歹毒无耻,罢了,要杀要剐来吧,老子不怕,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雨凌波嗤笑一声,“十八年后你都成了肥料了,还一条好汉。真不知道火神祝融是不是瞎了眼,选择你做他的传人。”

    天宝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一道有些灼热的能量将他身上的衣衫焚尽,雨凌波美眸在他身上扫了扫,很快发现了天宝胸口的那串金项链。

    她伸手抓住小鼎,用力一扯。

    天宝有些心疼的看着扯断的金项链,这也不少钱呢。

    “炼丹炉,果然传说是真的。”雨凌波心里有些兴奋,一道灵气注入炼丹炉,却没什么反应。

    她皱眉思索了一阵,旋即眉头舒展开,冷冷的说道:“也不是非杀你不可,要想少遭点罪,乖乖按照我说的办。”

    天宝点了点头,身上一轻,束缚被解开。

    “把你的火麒麟真气输送进去。”雨凌波命令道。

    天宝心里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发出一道真气,赤红色的能量涌进了小鼎中,那小鼎从黯淡状态慢慢的变得越来越亮,体积也逐渐变大,最后化为一座一米多高的丹炉,周身散发着悠久古朴的气息,一条条神秘的纹路仿佛拥有了生命,不断的旋转着。

    仔细一看,那是一条条龙型图案,昂首向天,仿佛活了过来,隐隐的有着龙啸在天地间回荡。

    天宝脸色一白,骇然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正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这丹炉仿佛一个大吸盘,正玩命一般吸收着他体内能量。

    雨凌波眼中现出一抹惊异之色,嘴角一勾,“果然是传说中的至宝,非天地上等火焰不能催动。”

    天宝用力捶打这鼎炉,却无济于事,体内传来了一阵阵空虚的感觉,估计再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成为干尸。

    一种浩大无匹的意念从丹炉中散发出来,让他灵魂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啊~”

    喊声凄厉,天宝身子一软,就要摔倒。

    雨凌波看在眼里,脸色突然有些难看,不悦的哼了一声,打出一道白光,分开了天宝和丹炉的联系。

    丹炉震动着,似乎在不满吸收能量的中断,最后光芒再次黯淡,又化为一个小鼎,只不过看上去多了几分色彩。

    天宝跪在地上,浑身压力一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副残破战甲无法支撑,最后哗啦一声散落在地上。

    “火神战甲也在这里,呵呵,你得到的好处真不少。”雨凌波展颜一笑,当他捡起战甲时,又看到了一颗红色的大号鹅卵石。

    她眸中一亮,手上一招,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紧紧的抓着那颗大号鹅卵石,内心的激动难以平复,为了这个东西,不远万里的来到这里,终归是得到了它。

    就在这时,天空上突然传来了一阵能量波动,雨凌波玉手一划,一道白光化成一个圆形罩子,裹住了天宝和自己。

    “轰隆隆!”

    几声沉闷的雷霆炸响,镇的人耳膜发麻。

    “好一个雷破天,这都能找来,但是,你又怎会想到这遗迹中的宝物,在我身上呢,呵呵。”雨凌波自言自语,脸上现出一抹冰冷杀机,“早晚三大超级宗门会成为一家的。”

    天宝颓然的坐在地上,刚刚得到的宝物再次失去,抢劫的还是这么强大的敌人,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上天对待自己总是这样不公平。

    “你在干什么?”雨凌波好奇问道。

    天宝从地上捡起一块边缘比较锋利的石片,正对着自己脖子比划着。

    “生无可恋,不想死在你手里。”

    “哼,算你识相。”雨凌波拾起火神战甲,发现破损的厉害,眉头一皱,仍在了地上。

    天宝对着自己脖子比划了半天,却迟迟下不去手,体内的天柳毒不知何时,被麒麟火压制在丹田内,只有一点顽强的毒种还滞留体内,而他也隐约感觉到,自己并不一定只有三个月寿命了,只要以后不受太重的伤,那么或许就能保持现在的状态。

    虽然宝物没了,但是火融决可不是能拿走的,自己现在丹田重建,那么只要刻苦修炼,假以时日,必定能让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怎么?舍不得死?”雨凌波有些好笑,这家伙在那里不断犹豫挣扎着,却迟迟不下手。

    天宝扔掉了石片,叹息一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不能自残,还是你帮我了断吧。”

    “呵呵,懦夫,”雨凌波嗤笑一声,“本尊现在心情不错,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想要么。”

    天宝平静的看着她,心里并没有喜悦的感觉,“说说条件吧。”

    “没什么条件,你只要发个血誓就行了。丹炉战甲都可以还给你,虽然珍贵,但我不缺法宝。”雨凌波听到了一声咕噜声,发现天宝脸色有些苍白,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饿了。”天宝很是尴尬的摸着头。

    “哦,几天没吃饭了,正常。”雨凌波点了点头,玉手上发出一道狂猛的吸引之力,一只正在百米外觅食的雪鸡,突然变成了一个光点,由远及近飞了过来。

    一道白色的火焰发出,照在雪鸡上,最后落在了天宝身边,散发着一阵阵香味。

    天宝心中骇然,短短一秒钟时间,完成了抓取到烹饪的过程,这一手真气操纵,真是出神入化。

    她说让自己发血誓,那种契约之力不会那么容易解除的,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干巴巴的吃着美味的雪鸡,心里暗暗盘算着,雨凌波倒是多了几分耐心,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