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章 血云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5本章字数:2999字

    “没事,让他们见识下咱们血云楼的本事吧。”这名武者挥了挥手,潜伏的武者们快速的爬上了一颗一颗的大树,消失了踪迹。

    天宝假装昏迷,心中一喜,想到等他们打起来,自己就可以趁乱逃跑,一天遇到了三次危机,今天是自己的倒霉日子么。

    他耳边突然传来了破空声,被人一把抓住胳膊,快速的朝着一颗大树上移动,直到离地十米高的时候,才停在了树冠上。

    身下的枝干还在颤抖着,随时都可能掉下去。

    而身边这名武者统领,双足轻轻立在一根细细的枝干上,和树干宛如一体,静止不动。

    天宝紧紧的抱着一根比较粗壮的树干,心跳加速,悄悄的看着下面。

    “仔细看看,这里面有没有埋伏。”

    过了一会儿,下面突然传出人的声音,两个人影走进了这片树林。

    天宝看到他们,就准备开口喊叫。

    这时,脖子上传来了冰凉的感觉,天宝低头一看,锋利的剑尖正抵在咽喉处,还不怀好意的来回蹭了蹭皮肤。

    天宝只好用力吞咽了一口唾沫,凶狠的盯着身边那名武者。

    他体内正暗暗运转玄脉经,努力冲击着被封闭的穴位。

    “好了,没什么异常了,走吧。”这两名武者查看了一圈,嘀嘀咕咕的说着,然后离开了这片断崖。

    过了一会儿,天宝松了口气,说道:“现在....”

    他的嘴巴被紧紧捂住,整个人突然离开了树枝,被人压在了树干上一动不动。

    天宝脸都快绿了,身后那名武者双腿十分有力,把他的腰都快夹断了。

    “看来你是不想活了。”耳边传来一句低语,脖子上伤口又大了一些,鲜血直流。

    疼痛刺激的天宝身体用力挣扎着,最后还是停了下来,而身后的人力量也松了一些。

    被制住的天宝心中突然涌起了几分震惊,后背有两团软肉紧紧的顶着他,那触感十分惊人。

    难道身后这人是个女的?可是听她的声音却十分沙哑难听,还有些苍老,不会是个老太婆吧?

    如果不是老太婆,那么可能是个人妖!

    大陆上有一些特殊地方,是盛产这种生物的。天宝心中一阵恶寒,身体尽量贴着树干,不去想这个可怕的想法。

    这时,下方再次传来了人的说话声,“看来这里真没埋伏,走吧,估计陈管家都等着急了。”

    那两名离开的紫衣武者竟然去而复返,再次查看了一遍树林才离去。

    过了好一阵,估计那两个人差不多下山了,天宝背后的武者,发出一声低沉的鸟啼,树上的黑衣武者簌簌的下了大树,快速的来到断崖边。

    “哼,”身后武者不悦的哼了一声,提着天宝快速的下了树。

    “准备行动,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武者冷冷说道,那些黑衣人快速的动作着,摘下背后的长弓,冰冷锋利的箭搭在弦上,对准了下方。

    居高临下,射出去的箭矢威力非常强大,怪不得这些人要埋伏在这个地方。

    天宝心知这是一场残酷的截杀,而自己在这里位置十分尴尬,想必他们不会放过自己。

    他下意识的盯着那名武者的胸口看了看,夜色下似乎是平坦一片,但刚才明明感觉弹性惊人,难道她一直在刻意隐藏?

    这名武者手里的长剑缓缓抬起,看样子是准备动手了。

    “等一等,你想干什么,”天宝声音游戏耳机惊慌,朝后退了两步。

    “现在你可以喊了,喊完就早点下去和他们团聚吧。”武者残忍的笑着,声音十分阴森恐怖,更加坚定了天宝心中老妖婆或者人妖的判断。

    只有这两类人才会是这种喜怒无常,残忍绝情的性格。

    “我刚才听你说你们是血云楼的,你休要放肆,杀了我,史家不会放过你们的。”天宝恶狠狠的威胁道,只是声音中的惊恐非常明显。

    玄脉经果然神奇,已经冲开了两个穴位,还差最后一个,自己就恢复修为了。

    “是么,我好害怕啊,哈哈哈,不必拖延时间了,”武者手上的长剑朝着天宝的脖子削去。

    穴位解开起码还需要一刻钟的时间,天宝心脏都快蹦到了嗓子眼,他焦急的思索着,本能的低下身子,躲开了那道攻击,谁知长剑灵巧的转回,一剑刺在了他的胸口。

    力量十分强大,天宝咳出一口血,摔倒在地。

    关键时刻,还是火神战甲发挥了作用,一阵淡红色的光晕缭绕在战甲上,挡住了必杀一击。

    “嗯?”武者饶有兴趣的盯着天宝,“一个小武者居然还身穿宝甲,啧啧,有点意思。”

    说完,她手里的长剑再次朝着天宝脖子砍了过来,“我倒要看看你的脖子是不是也和铠甲一样坚硬!”

    长剑快如闪电,刺目耀眼,天宝大喝一声,“我知道火元石的消息,不要杀我!”

    关键时刻,他只能赌一把,赌这个信息会让后者感兴趣。

    长剑再次停在了脖子上,这名武者十分不耐烦,冷冷说道:“用最短的话说清楚,否则,你还是要死,我没那么多耐心了。”

    天宝咽了咽口水,“我们被追杀后,迫于无奈,只能把火元石藏在一处隐秘之地,我这趟回来就是确定好方位,等回到城里再秘密派人带回去。”

    “什么意思?你是说你们史家发现了火元石矿脉?”武者走近几步,一把捏住了天宝脖子,“说清楚!”

    一阵香味缭绕在天宝鼻尖,让天宝有一种恶心的感觉,他努力让心情平复下来,缓缓开口,:“是的,本来隐藏的很好,可是不知道怎么走漏了风声,惹来强敌追杀,我们伤亡惨重,最后不得不把沉重的火元石藏起来转移视线。”

    这些都是天宝自己推测出来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推测的部分就是事实。

    “这次你们谁带队?大公子还是二小姐?”武者冷冷问道。

    “额,”天宝哪里知道史家的人都是谁,想了想,只好随口答道:“都没来,只是一名统领过来的。”

    “统领?哪位统领?现在还不说实话是么。”武者手上的长剑在天宝另一边脖子再次割开一道伤口,钻心的疼痛让天宝心中升腾起一股愤怒的感觉。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要么放我走,要么杀了我,”天宝闭上眼睛,希望多拖延一阵。

    “呵呵,火元石矿脉确实吸引人,不过我有的是办法知道消息,留着你没什么用了,还是杀了吧。”武者冷冷一笑,声音里满是讥讽,“谢谢你提供了这么多信息,你放心,我会把你和下面那些人埋葬在一起的。”

    “你个贱人!”天宝恨声骂道,冲了过去,一拳朝着这名武者的脸上打了过去。

    武者大概没想到天宝居然还敢发动攻击,只来得及朝侧面躲了一下,结果被天宝拽住了蒙面布,露出了真实面目。

    月色莹莹,照的这片树林一片通透,这是一名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脸型姣好,星眸柳眉,琼鼻樱唇,肌肤白润细腻,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只是左面脸颊上有一道伤疤从颧骨一直蔓延到耳畔,看起来触目惊心,严重破坏了整体的美感,透着一种凌厉的气息。

    天宝呆呆的盯着她,嘴巴张开,十分错愕。

    女子大概也没想到天宝会摘掉自己的遮掩,她顿了顿,从容的把蒙面布戴上,一股杀气凝聚着,朝着天宝席卷过去。

    “统领,他们到了!是否立刻发动攻击!”就在这时,一名黑衣武者走了过来,低声问道。

    “好,准备好了就立刻攻击吧,速度要快!”女子的声音依然沙哑难听,那名武者应了一声,正要离开。

    “我说败类娘们,火元石矿脉的准确地址已经告诉你了,怎么还要杀了我?”这时,天宝突然大声喝道,声音满是悲愤,“我们史家不是吃素的,早晚会和你们算一算这笔账!”

    那名紫衣武者眼中透出一缕精光,疑惑的看了看女子,很好的掩饰了自己心中的震惊,默默的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女子的胸脯起伏剧烈,这时候天宝倒是看清楚了,弧度很美好,看来是个货真价实的妇女,他心中暗暗得意,悄悄说道:“小娘皮,这回消息瞒不住了,嘿嘿,来吧,杀了我吧!”

    “呵呵,脑子还挺灵活,说到底还是想活命罢了,不过,你终究还是要死的。”女子声音中透着无穷的杀气,天宝刚才那一句话,给她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再拖延一会儿,自己就能解开最后一个穴位了,天宝镇定下来,说道:“你就真对火元石矿脉没有念想?说实话,我脱离史家队伍,也是想独吞消息,就算镜子不能开采,卖给合适的人赚一笔钱也是好的,不过现在想想,自己修为还是不够,也很危险,这样吧,我有个建议,咱俩结盟,你我二人资源渠道共享,最后得到的钱平分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