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章 暂脱险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5:45本章字数:2999字

    “平分?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平分,”女子犹豫的看着天宝,声音中充满了不屑,但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剑。

    天宝暗暗舒了一口气,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这女人下手还真狠辣,今天自己成了一个说客,居然是靠着一张嘴躲过了几次危险。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觉得自己变得有些陌生,自从遗迹中生还之后,自己似乎变了一个人,不再那么木讷和冲动了。

    或许是外面的世界太过险恶,已经不知不觉间改变了自己。

    恍惚间,他仿佛感悟了什么,玄而又玄,却又无法抓住。

    天宝清理了下纷乱的思路,声音中充满了自信,“怎么样?考虑好了么,我需要你的保护,而你需要知道矿脉的具体方位,这笔买卖,划算!”

    女子冷冷的看着天宝,仔细的打量着,想要从天宝身上看出点什么端倪,不过,天宝那镇定自若的模样,严丝合缝,执勤的慌张和胆怯消失的干干净净。

    “哼,原来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你的伪装,我看错了你,你不仅是一个史家武者那么简单。好,我答应你,现在我去下面处理下,你等着我回来。”

    说完,女子上来检查了一下天宝,发现后者并没有半分真气波动,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将天宝的腰带扯了下来,把天宝捆的严严实实,定在了一颗大树上。

    做完这一切,她这才来到断崖边,那些黑衣武者不断的发出一排排的箭矢,呼啸着射向下方的紫衣骑士。

    破空声凄厉急促,下方那些武者躺了一地,尸体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箭矢,剩下的十几名正靠着四辆大车躲在后面,拉车的战马都被贯穿,倒在地上吐着白沫。

    “走!杀光他们!”

    女子一声令下,一团团绳索顺着断崖扔了下去,黑衣武者快速的攀爬而下,很快落在了地面上。

    两方武者凶猛的撞击在一起,惨叫传来,刀剑发出乒乒乓乓的击打声,身影交错,血雨喷洒,血腥气味漂浮在空气中,杀戮,已经开始。

    天宝紧闭的眼眸突然睁开,两道精光一闪而逝,身体轻轻一震,从树上落下来,一道影子在草地上起起落落,最后来到了断崖边。

    天宝看到了那一排排顺下去的绳子,露出笑容,手上真气密布,将这些绳索一一斩断。

    他凝神望去,地面上的杀戮已经接近尾声,二十多个黑衣人修为明显高过那些紫衣武者,只有两个三段境界的还在顽强的抵抗着。

    那名女性武者并没有参与到战斗中,而是冷漠的看着这场屠杀,还回头看了一眼断崖的方向。

    天宝嘿嘿一笑,这女人八成还惦记着火元石呢,老子自己都不知道矿脉在哪儿,你又怎么会知道呢。

    两声惨叫传来,剩余的两名紫衣武者被几把长剑穿透了胸膛,不甘的倒在了矿车旁。

    “好了,快速打理战场,我们立刻回去复命。”女子淡淡说道。

    “是,”很快一名武者跑过来,躬身说道:“我们这次阵亡五名,轻伤四名,重伤二人,杀死十七名,他们没有活着离开的。”

    “很好,办的不错,回去后楼主会重重奖励你们的,去吧。”女子挥了挥手。

    天宝见战斗已经结束,也悄悄起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他的瞳孔狠狠的缩了缩,一道黑色的影子如地狱闪电一般,寒光如织,穿梭不停,短短的几个呼吸间,这道寒光笼罩了全场。

    “呃~你~”

    正在忙碌的黑衣人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的统领竟然会痛下杀手。

    他们站立的身躯僵硬在那里,过了片刻,喉咙中突然窜出一道血线,身体轰然倒地。

    转眼间,他们也布了紫衣武者的后尘。

    “我的身份已经暴露,还会放你们活着离开么,呵呵,可惜了这一次任务的赏金。”女子沉声说道,利落的砍破了车上蒙着的牛皮,看了看里面的东西,叹了口气。

    “来吧!”女子手轻轻一挥,那些车里的东西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吸引,渐渐的钻进了一个神秘漩涡中。

    天宝看的目瞪口呆,心都凉了半截,这一幕太过诡异,让他感到头皮发麻。

    收完了车里的东西,女子随手一抛,几件事物飞向了大车,熊熊烈焰升腾而起,将山谷烧的通红,烈火蔓延,连地上的尸体都焚烧起来,发出一阵阵刺鼻的味道。

    女子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在了山谷里。而另一个方向,天宝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拼了命的跑着。

    就凭刚才女子瞬息之间杀死二十名武者那身法,天宝就已经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这个脸上带着一道伤疤的女人。

    不知道跑出去多少路,天宝体内的真气消耗的越来越快,他的身法已经算是很快了,但身后一种若有若无的杀机还是越来越近,就像死神的镰刀,正一点一点的挥舞着,即将砍在他的头颅上。

    “小娘皮追的还真他妈紧,不就是看了真面目么,至于这样么,”天宝几乎已经虚脱,身后那杀气太过凌厉,真要给抓住了那只能是死路一条。

    蓦地,他前方视线中出现了一点亮光,而且似乎有很多人影在晃动,离得近了,才发现有很多火堆正在一片开阔的地带,黑压压的人影开始晃动着,天宝用力甩了甩脑袋,眼前的景物都时明时暗。

    “站住,什么人?”

    一声大喝,伴随着刀剑出鞘的声音,接着,一个黑影呼的冲了过来,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小子,我看你还往哪里逃!”黑衣女子冷笑一声,跨越了这最后几百米的距离,当她看清楚前方的情况时,心中也是一惊,前方的开阔地带,是无数顶帐篷,一排排武者巡逻着周围,竟然是军队的营帐!

    她看了一眼倒在营帐前方的那个史家小武者,正被两名士兵搀扶起来检查情况。

    她狠了狠心,身子化为一道闪电般的光影,朝着那里掠去。

    只要杀了这小子,那么今天的事情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啊~”“什么人,胆敢袭击官兵!”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呼啦啦一大排士兵围住了一个黑衣人,那名黑衣人手里的长剑每次挥舞,都能轻松带走一两条生命。

    “放箭!”

    包围的士兵呼啦啦再次散开,后面一排箭矢已经如骤雨般来临。

    “混蛋!”女子娇喝一声,身影变幻,在黑暗中逐渐隐去。

    “报告!”一名士兵伏在中央的一顶帐篷外,沉声说道。

    “什么事?”一道清冷的女声带着几分不悦。

    “公主殿下,我们营帐前方受到了袭击,死伤了几十名巡逻兵。”士兵躬身回答道。

    “哦?具体什么情况,说来听听。”女子好奇的问道,帐篷被卷起,一名蓝衣女子缓缓走出,身边跟着一名红衣女子。

    “有个小子被人追杀,冲到了营帐前面,我们还没来得及阻止,就昏倒了,后来有个黑衣人追过来了,想杀死那个小子,我们阻拦的时候被他杀了好多人,最后放箭把他赶走的。”

    “真是愚蠢,你们禁卫军的人都是猪么,别人解决恩怨,关我们什么事,犯得着搭上几十条人命?”女子声音陡然提高,有些气恼。

    “公主殿下,我们也只是想弄清楚情况,带来问罪,但那黑衣人招呼都不打,上来就砍,我们也是没防备,这个...”士兵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行了,加强戒备,那小子如果没死的话,问清楚情况,如果有隐瞒情况的地方,直接就地处死,”女子看样子十分窝火,因为一点小事被打扰,心情十分不愉快。

    “公主殿下不要动怒,我去看看什么情况,咱们有五千禁卫军,而且这里离清平城也不远了,想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红衣女子说道。

    “嗯,也好,灵儿姑娘你去看看吧,”蓝衣女子说完,掀起帐篷回到了营帐中。

    “人在哪里,带我去看看。”红衣女子说道。

    “就在前面,”士兵恭敬的在前面带路,女子疑惑的自言自语,“这都深夜时分了,怎么会有袭击呢,奇怪!”

    天宝被一阵拍打给弄醒了,当他睁开眼,看到周围无数名身穿盔甲,手持利刃,杀气腾腾的士兵时,心里泛起了阵阵苦涩。

    刚逃离了那个疯女人的追杀,就掉进了军营里,命运对自己,也是太公平了一些。

    “喂,小子,你怎么跑这里来的,从实招来,否则军法处置!”一名士兵厉声喝道,明晃晃的长枪抵在天宝胸前。

    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周围那一双双眼睛十分凶狠,天宝仔细看了看,这大概是沧澜国的士兵吧,身上都是暗黄色的铠甲,口音和燕国也有着一些差别。

    天宝心里焦急的思索着对策,蓦地,心中来了一道灵感,他双手胡乱的挥舞着,开始大喊大叫起来。

    “啊~魔鬼~不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