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39本章字数:3104字

    萧凡原地未动,双腿弯曲,将初阶二星的气力提到巅峰,狠狠灌入双拳。

    江浩从天而降,野兽一般的双眼,倒映出萧凡因为运气到巅峰,导致的扭曲面容。

    “啊!”萧凡爆喝出击。

    双拳,狮子钉打!

    这是萧凡在母亲坟前,练就的最厉害的一招,双拳钉打。

    江浩一拳一爪,快若闪电,击向萧凡。

    “这么带种,我本以为他也有武魂,原来是个半吊子!”围观者兴趣大失,摇头叹息:“这么直白的跟江浩对抗,可惜了这么一个硬种。”

    两人碰撞在一起,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威猛的江浩居然没有碰到萧凡,反而是萧凡左右两拳,从下而上,一击直捣下巴,一击轰在胸口,萧凡顺着自己轰击的惯性,脚尖连点地面,犹如一只猎豹掠过江浩,但那得手的两拳,被众人亲眼目睹。

    “哇!”江浩仰面亲吻大地,狠狠摔了个狗吃屎,接下来人们看到震惊的一幕。

    几乎没有停顿,江浩猛的站了起来,凶悍的大脸野性逼人,一股要随时撕烂萧凡的狠劲,可猛然瞪大双眼,连续喷出两口鲜血。

    “噗!”体格大的家伙,血量也十分厚实,宛如开了闸一般,倾盆倒在地板上。

    鲜红的液体,醒目刺眼。

    “怎么会……你……”江浩抚过嘴唇,看着手上鲜血,双眼难以置信。

    一声轻微的,只有江浩能够听到的‘咚’声响起。狮子钉打的暗劲,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令他整个人摇晃了两步。

    “噗!”又是两口大量鲜血喷出,只不过这次是仰天喷射,宛如血泉,飞落在地上,墙上,别人的脸上。

    “啊!”有人被鲜血吓到,发出尖叫。

    “这……”围观者一阵错愕,久久不能平静。

    再看萧凡的眼神,骇然变色。

    “江老大……”几个平时的狗腿子,拔腿跑了过去。

    “扑腾!”半天没有反应的江浩,被人一碰,笔直的砸到在地,嘟噜血沫。

    一时间,萧凡那张脸,在众人脑中,挥之不去。

    之前瞧不起或者轻视萧凡的人,此时心中发颤。

    萧凡扫视一眼,所过之处无人挑衅,都是一副敬畏之色。

    感受着周围的变化,萧凡心中安定,起码在这丁字区,能太平几天。

    …………

    夜晚,一道鬼魅的身影落在丁字区。

    “办妥了?”蓝晨低声询问,木然一呆。

    只见高大鼻青脸肿,下巴肿高,往常见到蓝晨,都是一副谄媚笑脸,此时俨然像是僵尸一样脸面无表情。

    不是他不想笑,而是一笑就疼的流泪。

    “我……败了……”由于下巴肿大,江浩说话也含糊不清,双手一抬,将拿包晶石完璧归赵。

    “什么?你败了?他只是初阶二星!”蓝晨轩眉一挑,挥手拿起包裹,笑容泛冷。

    “请再给……我个机会……”感受到蓝晨的寒意,江浩瑟瑟发抖,但败给初阶二星的萧凡,他不服。

    “此事你忘记吧,这东西仍旧给你。”蓝晨手掌一挥,包裹拍进江浩胸口。

    “丁字区……只有我能行……再给我个机会。”江浩想将功赎罪,呜咽着乞求。

    “这里是最弱的丁字区,我让丙字区的毛阿左来解决萧凡,你确定跟他抢功劳?”蓝晨眼露讥讽,轻笑着离去。

    身后江浩,浑身发抖。

    江浩脑海中,出现一个带着黑铁头盔的身影,连续打着冷颤,竟是有些同情萧凡。

    毛阿左!铁头毛阿左

    萧凡的下场,定会很惨很惨。

    望着夜空,江浩紧了紧怀里的包裹,满脸感激,想起这几年在预备团的苦,更是流出了眼泪。

    四天王蓝晨,居然这么看的起他,出手大方,事情没办成,还把他当个人看。

    江浩在心里发誓,就算冒着得罪毛阿左的罪名,也要抢在他之前废掉萧凡,为蓝晨出一份力。

    不过没走几步,江浩双眼大瞪,倒在地上。

    胸口,冒出烟来,将那包装满晶石的包裹融化掉。

    此时,江浩胸口有一个血红色的手印,随着蒸汽升腾,融化衣物,融化皮肉,融化心脏。

    清晨的太阳出来,预备团各区的学院也动员起来。

    盘坐在床上的萧凡,利用家族的吐纳心法,休息了一夜,体内气力,进行着微妙运转。

    睁开眼来,萧凡看到,四周竟是羡慕他的眼神,那个蒙面少年,既羡慕又记恨的瞪了瞪萧凡。

    只有大族子弟,才会拥有吐纳心法。他们晚上都是像普通人一样睡觉,不似萧凡,盘腿打坐,连睡觉都能修炼气力,所以他们羡慕。

    “真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是出身大族呢。”马小虎从旁边坐起来,眼神和别人一样羡慕,然后拍了拍萧凡的大腿。

    “你挤死我了,往那挪一挪。”

    从昨晚开始,马小虎便抱着自己的被褥,挤到萧凡床上睡觉。

    马小虎的示好,并没引起萧凡的反感。

    萧凡打败了江浩,让丁字号学员都巴结奉承,但马小虎抢了个先机,之前萧凡就对他保有好感,不过仍旧受不了他的嘴巴。

    “青春啊,燃烧吧!这次我要努力修炼,争取在号区比赛中荣升丙字号学员!”马小虎穿着衣服,干劲十足。

    “妈呀,吓死人了!”房外,传来一片骚动:“这是……江浩?他死了吗!”

    “好惨,到底是谁下的手?”

    “不会是那个萧凡吧?不至于这么狠吧!”

    萧凡和马小虎对视一眼,挤出人群,顿时倒吸凉气。

    昨天生龙活虎的江浩,此时圆凳双眼,胸口一个血洞,地上的鲜血已经凝固,看起来死了有很长时间。

    “萧凡?”马小虎错愕的以为,是萧凡痛下杀手。

    萧凡摇了摇头。

    “让开,都让开。”一群白衣蒙面人,抬着一副担架,冲开人群。

    “他们是谁?”萧凡皱眉问道。白衣人二话不说,抬起江浩的尸体放在担架上。

    “清理员,他们的活可忙的很。”马小虎说道。

    “他们专门负责收拾尸体?也不问问到底怎么回事?”萧凡意外的道。

    “问个屁,甲乙丙丁每天都有死伤,光是抬尸体都忙不过来了,预备团就这么规定的,只要不是甲、乙两大片区的学员死伤,我们丁字区死活无关紧要。”马小虎语气不平。

    “怎么这样?”萧凡旋即释然,哪怕是鼎鼎大名的武院的下属机构,只要不是强大武修,意味着没有什么价值,自然无人问津。

    “你小心点,肯定是蓝晨下的手。”马小虎忽然说道。

    “恩。”萧凡撇了一眼江浩的尸体,联想到此人和蓝晨,必定是没做好事被主子杀掉,萧凡同时惊讶蓝晨在这里的势力。

    似是看出他所想什么,马小虎说道:“预备团危险重重,两个团长隐蔽不出,平时主持事物的就是几个团内执事,甲字辈的四天王也很有话语权,并且掌握着一些生杀大权,萧凡,你千万小心。”

    “知道了。”萧凡抬步离去。

    就在萧凡刚离去不就,丁字区的大门,被人咣当踢开,震荡的声响惊动了丁字区学员,但见来人,学员们心里一沉。

    此人穿着灰色长袍,看不出相貌,看不出年龄,但从丁字学员的眼神判断,此人危险。

    此人整个脑袋被一件黑铁头盔包住,密不透风,看不出焊接缝隙,宛如浑然天成,那厚实的头盔看似有几十斤重,戴在头上和身体极是不符比例,所以此人看起来头大身子小,极是怪异。

    丙字区的头号怪人,铁头毛阿左!

    “毛阿左,他来这里干什么……”丁字区学员,双腿发颤,因为此人做事毫无逻辑,擂台战斗不以制敌获胜为目标,而是以残忍的手段将人活活折磨死。

    “不会要来杀人吧,我们丁字区,也进不了他的法眼啊。”议论之间,毛阿左迈动脚步,明明距离很远,所有人像是躲避瘟疫,慌张的向后退去。

    “谁.叫.萧.凡?”迟钝的声音,从那副黑铁头盔里响起,宛如被厚实的铁壁放缓语调,听起来沉厚沙哑又迟钝缓慢,极是让人不舒服。

    “萧凡……出去了。”有人失措大叫,希望毛阿左听到结果尽快离去。

    那铁头上下点了点,在所有人的紧张中,返回了大门外。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背后已是冷汗密布。

    ………………

    离开丁字区的萧凡,立即展开速度进入深山。

    不用马小虎说,他也意识到自己危险。

    那蓝晨心狠手辣,江浩没有废掉自己,便残忍杀害了他。

    这预备团如父亲所说,真的是毫无次序。

    萧凡料定,蓝晨会派来更多人追杀自己。

    萧凡考虑,该去什么地方紧急修炼,做好应对追杀的准备。

    预备团四大区,各有地界,不能擅闯,能够历练的险地,也是公众战斗区,如果踏入,意味着到处都会有战斗危险。

    别人看你不爽,或者想抢夺你身上的东西,还有撞一下肩膀甚至一个眼神,在公众战斗区都会引来杀人之祸。

    一旦走出了宿舍,将是随时随地都有危险,必须时刻谨慎,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样想着,萧凡初阶二星的速度大增,在山林地里快速飞驰。

    距离萧凡很远,一个黑色的铁头,眼神没有任何色彩,双腿展开急速,向着萧凡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