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30本章字数:496字

    自己没儿子就讨好惠妃,想以后沾光!今日看来,难不成是大阿哥有意拉拢自己?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竟觉得这些事情让人疲惫。

    郭尔泰诧异道:"哦?水患已稳,不知五阿哥侯有何事忙碌?额娘可是诚心来请阿哥的啊。"

    "私事而已。"五阿哥尽量的想表现出没什么事的样子,可惜他的外表实在没有说服力,那深陷的眼眶出卖了他焦急的内心。

    "私事?不知在下能否帮上忙?"

    "多谢额驸关心,小事而已。"

    "那好,日后用得上在下一定不要客气。"

    五阿哥举起杯来喝了口苦茶,两人客气的寒暄着,心思却都不在此地,而去了哪,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一个人的心思有时或许根本无法控制,江一良此刻早已褪去人性,如疯魔般盯着被墨烟儿,他笑着,笑的格外~阴冷。

    "山茶花好美,大清的东西总是最美的……包括你。"他伸出手来慢慢剥去墨烟儿的外衣,丝滑的绸缎从香~肩滑落,他笑了,笑的更大声,他看到了那么一点红--红色的刀疤,在烛光的映照下,美得另他窒息。

    "喂!原来你是这个样子的!真的好美!"他看着"牡丹花印"声音微颤"我就说!我就说……哪有完美无瑕的山茶,那样的山茶又怎么比得上你的美丽?"

    他将墨烟儿抱起,碰到她的簪子,她的头发散落下来,那男人像哥乖顺的孩童拿起梳子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