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6

    更新时间:2018-08-07 19:06:33本章字数:524字

    “孙儿没有用。”福晋低着头,难掩悲哀。

    “一个答应而已,你何必管她?她自己不知道分寸日后自有苦头吃。”

    邱蓝樱这才明白原来说的还是这件事,难道这件事真的那么重要吗?

    太后将项链给福晋戴上chong爱的说:“多美的孩子,又这么尊贵。你要记住,什么规矩都是直郡王定的,直郡王不高兴就是你错了。东珠耳坠确实不是答应可以戴的,可是直郡王喜欢她就可以戴,一副耳坠子你说那是祖宗家法那就是祖宗家法你说那是一副耳坠子就只不过是一副耳坠子。”

    “孙儿怕自己纵容了日后难以服众。”福晋自觉身上的压力压的她喘不上气。

    太后笑了,“孩子,我也当过福晋,我也治理后宫,但我知道比起服众更重要的是直郡王满意,直郡王对你满意了,后宫就不敢不满意!”

    邱蓝樱此时真想给跪了,她本来还很崇拜福晋的作为,现在听到太后的指点简直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绝对是CEO级的大佬啊!

    说来说去谁才是真的老大,直郡王啊,如果把老大的马屁拍好了还愁不升官发财?

    邱蓝樱真心想着太后可以写一本书。

    从太后宫中回来,福晋拿着项链便开始发呆,若有所思。

    她严以律己宽以待人,阖宫上下都对她赞赏有加,连许久不问后宫事的太皇太后都点了头让她当福晋,可直郡王却迟迟不奉告,直到今年才正式给了她名分,她是真的怕,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