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圣魂归位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1:17本章字数:2038字

    “嗤”

    一道耀眼的光芒自苍穹闪过,苍穹裂开了,巨大的裂缝绵延数千里,几乎要将天空撕成两半,空间乱流和时间的力量纠缠在一起,在那里肆虐,闪电一道道划过长空,仿佛要撕碎一切。

    接着,一群身穿兽皮的人族从裂缝中坠落,有人被圣光笼罩,有人全身燃着火光,有人仰天长啸,有人神色凝重,与肆虐的力量对抗着,缓缓降落下来。

    裂开的苍穹上,不断有强大的攻击落下来。

    一杆长矛长达数千丈,从域外刺来,洞穿苍穹。

    两只兽爪抓着裂开的苍穹向两边掰去,徒手裂苍穹。

    一条巨腿仿佛一座万丈巨峰,仙光艳艳,神光滔滔,威能无限,镇压而下。

    ???????

    此界是恶鬼横行的万殇界,大千世界中的鬼界之一。

    苍穹不知为何裂开,人间的上古先民从裂缝中坠落,对抗天威。

    这是余泽的梦境,但却无比真实,仿佛他立身上古,亲身经历过,见证了人族自裂开的苍穹中坠落的传说。

    “这里是鬼界,幽灵无数,恶鬼万千,所有人聚在一起,开辟一方净土。”

    余泽大吼,似乎他就是人族大圣,站在九天之上,与域外可怕的敌人激战,与诸圣联手,带领人族降临万殇界,对抗万鬼,最后建立起一座庞大的人族国度。

    忽然,数千丈长的长矛从域外刺来,划破长空,贯穿了余泽的胸膛。

    余泽刹那惊醒,胸膛剧烈起伏,胸膛并没有被贯穿,刚才恐怖的一幕只是梦境。

    周围是一棵棵紫竹,清风徐来,沙沙作响,一个白衣女子晕倒在余泽面前,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姐姐,你这是何苦呢?”余泽痛苦的抱着白衣女子。

    余泽是北原王的小儿子。

    八年前,天人国皇权更替,北原王身为二皇子,十三岁便上阵杀敌,抵御万鬼,二十五岁坐镇北原,一生征战无数,从无败绩,可以说是一代战神,在军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是人皇最有实力的竞争者。

    战神登基为帝,那是何等的荣耀?

    北原作为北原王的封地,如果北原王登基为帝,北原便成了诞生人皇的宝地,北原子民想想都会热血沸腾,引以为傲。

    然而,皇位传给了毫无功绩的余子真,只因余子真是大皇子的长子。

    自此,北原将士和子民心中都憋了一口气,余泽心中也憋了一口气,替父王感到不公。

    余泽疯狂修炼,希望以强大的修为镇压余子真,替父王出一口气,他八岁开辟灵海,十一岁达到辟海四重天,远超同辈,他镇压余子真,打得帝都所有少年抬不起头来,震惊天人国。

    可惜好景不长,余泽从帝都回来后,不知什么原因气息逐渐萎靡,似乎天赋在一点点消失,虽然境界还在,修为却停止不前,原本很容易突破的关卡变成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白衣女子是余泽的姐姐余沐雨,也是一位天才,虽然不如余泽,却也足够惊艳,十三岁达到辟海四重天,如今已是辟海九重天的强者。

    前些天,北原王安插在余子真身边的人传来消息,余子真有意召余沐雨入宫为妃,余沐雨不愿在深宫中度过余生,得知这个消息后宁死不屈,决定以死抗旨。

    不过她不想白白死去,她决定施展禁术,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唤醒余泽消失的天赋。

    得知这个消息,余泽是拒绝的,他不希望姐姐为自己牺牲,更不希望姐姐放弃自己,但是余沐雨决心以死抗旨,把他打晕了,强行为他施展禁术,召唤上古圣贤附身。

    余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做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梦。

    施展禁术,必遭天谴。

    余沐雨伤得很重,天谴诞生于她体内,是一股诡异的力量,不断侵蚀她的生机,必须立刻返回北灵城,请高手治疗。

    余泽把她抱上时空梭,驾驭时空梭快速向北灵城飞去。

    北灵城是天人国北方的一座巨城,自从五年前修为停止不前,余泽就离开了北灵城,在这片紫竹林潜心修炼,五年从未回去,他不希望北原的子民看到曾经令他们引以为傲的“泽王子”修为停止不前的落魄样子。

    为救姐姐,余泽不得不重回北灵城。

    余泽心绪很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北原的子民,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刚才的梦境中,不去想回北灵城后的事。

    “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

    想着想着,余泽脑海里突然闪现无数画面。

    神通镇世,法宝遮天,仿佛仙魔大战,无尽画面十分突然的出现在余泽的脑海里,速度越来越快,令他头晕脑胀。

    闪现的画面让余泽再次经历了刚才的梦境,无数画面不断冲击着他的意识,似乎要从梦境中冲出来,扎根在他体内,与他的记忆融为一体。

    这个过程中,余泽双目如电,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生魂逐渐趋于圆满。

    最终,所有画面串联起来,化成记忆烙印在余泽脑海中,成为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原来我乃上古破天大圣,五年前修为停止不前,是因为有人斩掉了我一半生魂,令我天赋大减,姐姐为我施展禁术,召唤上古圣贤附身,无意中召回了我前世的残魂。”

    余泽的生魂达到圆满,知道了自己修为停止不前的原因。

    至于是谁斩掉他的生魂,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暂时无从得知。

    不过他身为战神北原王的儿子,当今人皇的堂弟,自己又是绝世天才,敢这么对他的人不多,一只手数得过来,只要追查下去,总会水落石出。

    “前世的大圣残魂与今生的残魂融合,达到圆满状态,并且得到了前世传承,现在的我,天赋、悟性远超五年前,北原的子民,你们引以为傲的‘泽王子’回来了!”

    余泽混乱的心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赋归来,超越五年前,又得到前世传承,他有什么可担心的?

    五年前他可以让北原的子民引以为傲,现在的他也可以,他会让北原的子民一直以他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