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人皇化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1:17本章字数:2653字

    “人皇”二字格外醒目,随着战旗猎猎作响,浩荡出一股皇者霸气。

    人皇统御天人国,慑服万鬼,地位至高无上,除了人皇出行,没有人敢打着人皇的名号,这艘战舰绝对是余子真的无疑。

    “余子真,是你派人斩掉我的生魂吗?”余泽心中问道。

    五年前,余泽生魂被斩,天赋消失,从此一厥不振。

    而余子真,突然展现出惊人的天赋,从此崛起,成为一代天骄。

    时间节点恰好一致,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而且余子真身为人皇,心高气傲,被余泽打败,怀恨在心,派人斩掉余泽的生魂,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余子真是所有有可能斩掉余泽生魂的人之一,既然今天这么巧遇上了,余泽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要查个水落石出。

    “余兄,久违了。”银铃般的声音从昆仑大殿中传了出来。

    香风扑鼻,霞光万道,一个女子翩然而出,光着脚丫,脚不沾地,一袭红袍裹不住她婀娜多姿的娇躯,每走一步,都会露出半条光洁无瑕的玉腿,她就像一位原始森林中走出的精灵,纯洁无暇,空灵动人。

    她带着粉色面纱,没有人能看清楚她的容貌,但是没有人会怀疑,她绝对是一个美若天仙的绝代佳人。

    “时光匆匆,五年一晃而过,的确久违了。”余泽心有感慨。

    五年前,他横扫帝都,返回北原的时候,曾经与昆仑圣女论道。

    那时,昆仑圣女的修为与他不相上下,同为绝世天骄,两人一见如故,坐而论道,分享修炼心得,相互印证,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离别时,他们相约五年后再聚,印证所学。

    五年之期已到,昆仑圣女已经是塑形境的强者,他却在原地踏步,虽说事出有因,但是被昆仑圣女超越了一大截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另外,当年的女童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飘然若仙。

    如此绝色美人,风华绝代,即便余泽前世是破天大圣,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昆仑圣女并没有因为余泽的修为在原地踏步而冷落他,她就像一个故友,热情地邀请余泽进入大殿。

    “妙曦妹妹,余子真来昆仑圣地所为何事?”余泽好奇问道。

    “妙曦???妹妹?”夜良臣等人哑然失色。

    堂堂昆仑圣地的圣女,貌若天仙,天赋惊世,别说称呼她为“妹妹”,就算直呼其名也是大逆不道,是对圣女的亵渎。

    他们追随余泽,能与昆仑圣女见上一面已是祖坟冒青烟,回去要烧高香,根本不敢靠近,怕玷污了这位圣洁的圣女。

    “天哪,圣女竟然笑了,没有反对。普天之下,恐怕只有泽王子有这个待遇吧?”夜良臣张大了嘴巴,各种羡慕嫉妒恨。

    昆仑圣女解释道:“此次前来的并非人皇真身,而是人皇的身外化身。人皇想要获得昆仑鼎的认可,现在正在接受昆仑山的考验。正因如此,我师父和长老们无暇化身,才会派我来招待你,希望你不要见怪。”

    “身外化身?”夜良臣大为震惊,“这可是六转神通,玄妙莫测,一般修士没有二十年无法修成,他竟然只用了五年时间就修成了,这种天赋堪称恐怖啊。”

    “余子真的天赋的确古来罕见,据说他有可能会成为上古之后第一位圣人,有圣皇之美称。虽然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但也不假,他的身外化身才修炼两年,已是辟海六重天的修士,展现出来的天赋和悟性远超绝大多数天才,其本尊的天赋可想而知。”昆仑圣女对余子真称赞有加。

    “身外化身?上古之后第一位圣人?”余泽呵呵一笑,觉得此行越来越有意思。

    “余兄,你是应五年之约而来,还是另有意图?”昆仑圣女忽然问道。

    “实不相瞒,我也是为昆仑鼎而来。”余泽道明来意,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我与余子真不一样,除了为昆仑鼎而来,我也是为你而来。”

    “余兄说笑了。”昆仑圣女嫣然一笑,“据我所知,余兄并不是火属性,不能炼丹、炼器,获得昆仑鼎的认可该不是为了把昆仑鼎送人吧?”

    “我不是火属性,却可以御火,如果我有绝世宝鼎,有人给我提供火焰,我就可以炼制无暇的丹药和无上宝体。”余泽认真说道。

    “余兄真是让人看不透啊。”昆仑圣女与余泽对视,美眸中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

    走出大殿,余泽与昆仑圣女乘坐时空梭向昆仑山飞去。

    昆仑山乃是昆仑圣地的禁地,除了有人想要获得昆仑鼎,接受昆仑山考验的时候可以靠近,平时只有昆仑圣主等有限的几个人可以靠近。

    此刻,昆仑山周围的天空中到处都是时空梭,昆仑圣地的修士在观看余子真闯关,已经闯到半山腰了。

    昆仑山有两道考验,通过第一道考验可以升上半山腰,通过第二道考验可以升上山巅,余子真在半山腰,说明已经通过第一道考验。

    余泽与昆仑圣女同坐一架时空梭而来,立刻引起众人的注意。

    “老夫有事在身,有失远迎,还请小友见谅。”昆仑圣主仙风道骨,十分客气的说道。

    当年余泽与昆仑圣女论道,他见过余泽,对余泽的印象十分深刻,故此十分客气。

    “圣主太客气了”余泽抱拳说道。

    圣女与男子同乘一架时空梭,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昆仑圣地的弟子顿时窃窃私语。

    而余子真的随从,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余子真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未曾与昆仑圣女同乘一架时空梭。

    他们若是知道,余子真需要尊称昆仑圣女为圣女,余泽却可以喊昆仑圣女为妙曦妹妹,他们会更加气愤。

    “你就是余泽?你是来向人皇请罪的吗?”一个身披铠甲的青年统领问道。

    “人皇降旨,召你姐姐入宫为妃,此乃天降神恩,你不知感恩,竟然毁掉人皇法旨,论罪当诛!”一个光头青年大声呵斥,直接给余泽定罪。

    这些人不是御前侍卫就是帝都的青年才俊,都是余子真的拥护者,对余泽指指点点。

    余泽懒得与他们一般见识,气度从容,笑而不语。

    夜良臣可没这么好的脾气,模仿余泽的口吻,霸气喝道:“光头,说话给我客气点,别逼我动用北原的势力,良臣本不想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这句话一出,余泽的追随者顿时哗然,纷纷效仿。

    “在北原我们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们活不下去,如果你们想试试,我们不妨陪你们玩玩。”

    “在这里也无妨,你们可以一起上,我们不介意陪你们玩玩,若我们赢了,你们给我乖乖滚出昆仑圣地,别欺人太甚。”

    夜良臣等人年龄偏小,出身贫寒,起点偏低,修为可能比不上余子真的随从,但是气势一点都不弱。

    双方进入对峙状态,若不是余泽与昆仑圣女同坐一架时空梭,担心冲撞了昆仑圣女,只怕已经开战了。

    “诸位听我一言,这里是昆仑圣地,禁止打斗,请不要让我教为难。”昆仑圣女出言制止,“我教有规定,得到昆仑鼎认可之人便是我教圣子。余兄为昆仑鼎而来,有可能成为我教圣子,请诸位以礼相待。”

    “这????”余子真的随从脸色更难看了,他们没想到昆仑圣女会如此直接的偏袒余泽。

    “小友,你不是火属性,几乎不可能获得昆仑鼎的认可,你也想试一试?”昆仑圣主饶有兴致的看着余泽,似乎要将余泽看透。

    “您只需要记住,我是余泽。”余泽的回答简单直接,仿佛这句话就代表着一切皆有可能,让人充满信心。

    “既然如此,那就试一试。不过余子真已经通过一半考验,你可要加把力啊。”昆仑圣主笑眯眯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挥手,把余泽送到了昆仑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