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强行登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1:18本章字数:2200字

    “这些年,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昆仑圣女好奇的看着站在半山腰的少年,美眸中有一丝疑惑,她发现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少年了。

    五年时间,以余泽的天赋,早就该突破塑形境,跻身最强青年强者之列,受万众瞩目。

    可是结果恰恰相反,余泽销声匿迹,仿佛陨落了一般,完全没有一点消息传出来,直到最近才出现在世人面前,修为只进步了一点点,根本与他的天赋不相称。

    怪就怪在,余泽的修为在原地踏步,其他手段倒是多了不少。

    不是火属性,却可以施展古老的炼丹术,年纪轻轻,却修成了两种神通。

    古老的炼丹术是从那里得到的?失传的神通又是从哪里得到的?绝世天才至少需要花费五年时间才可以修成一种神通,他却修成了两种,他又是怎么做到的?

    这些问题就像一层迷雾挡在了昆仑圣女和余泽之间,导致昆仑圣女越来越看不清一见如故的故友。

    余泽站在半山腰,等待考验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考验却始终没有出现,也许找出考验也是考验的一部分,谁让余泽面对的是最困难的考验呢。

    余泽没有想这么多,他看向山巅,突然迈动步伐,一步步向山上走去。

    “他想干什么?难道想避开考验,强行登山?”昆仑圣地的弟子发出惊呼。

    “这根本不可能做得到。古往今来,有不少绝世天骄遇到这种情况,无法找出考验,意味着绝对没有可能通过考验,他们也尝试过避开考验强行登上昆仑之巅,但却从未有人做到过。”立刻就有弟子否定了。

    “你们别不服气。”看到余泽的追随者露出不服的表情,昆仑圣女解释道,“强行登山需要承受昆仑山施加的压力,这种压力因人而异,修为越高,压力越大,远超登山者自身境界,登昆仑山,难如登天。”

    “登昆仑山,难如登天。”昆仑圣主发出一声长叹,这句话就是两百年前他尝试徒步登上昆仑山失败后说出来的。

    看着余泽,他似乎看到了两百年前的自己,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期待。

    “你们只需记住,他是余泽,是不败的泽王子。”夜良臣大声说道,这次他这么说不仅仅是为了气势,而是完全相信余泽。

    之前他们只是听说余泽的大名,对余泽并不算了解,通过余泽刚才的表现,闯过最困难的关卡之一,他们对余泽更加了解,对余泽充满信心。

    “你们就吹吧。”余子真的追随者不屑说道,气势弱了许多。

    正如昆仑圣女所说,余泽走了几步,立刻感觉到巨大的压力从天而降,仿佛一座大山压在肩膀上,让他无法继续向上攀登。

    他运转功法,想要借助霸道的大神通,强行吸收这些压力。

    效果很明显,大神通运转起来后,他明显感觉肩膀上一轻,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余泽迅速向山巅奔去。

    昆仑山极为陡峭,山势崎岖,但这都难不到余泽,他就像一只灵猿,身手矫健,步伐沉稳,十分灵活,一点都不像承受了巨大压力的样子。

    因为大神通吸收了周身的压力,余泽身边的气压远远低于上方,上方的压力挤压下来,带动了周边的空气,而这些从天而降的空气,也被大神通吸收炼化,于是更上方的空气不断压落下来,形成一股气流。

    远远看去,这些气流就像一道万丈瀑布,从高耸入云的昆仑之巅垂落下来,吹打在余泽身上。

    古语有云,黄河之水天上来。

    眼下就是这种情形,但是这道瀑布远比黄河之水来得猛烈,仿佛天河裂开了,九天之上风起云涌,源源不断落下来,打在余泽身上,然后被大神通吸收、炼化,消失不见。

    “这都行?”余子真的随从发出惊呼。

    这可是昆仑山,昆仑大圣从上界搬来的圣山,越往上压力越大,昆仑山的修士都说爬不上去,余泽竟然一路狂奔,完全打破常理,他们太震惊了。

    “你们只需记住,他是余泽。”夜良臣自豪说道。

    时间过得很快,余泽上升到距离山脚七千丈的地方,速度才慢了下来,但还是比走路快不少,还在快速上升。

    “轰”

    就在此时,昆仑之巅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光芒的中心是余子真,他与昆仑鼎沟通,竟然发生共鸣现象。

    这种情况曾经有过,是考验者即将获得昆仑鼎认可的一种标志。

    虽然之前的人都失败了,但是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足以青史留名。

    余子真凭借身外化身就能做到这一步,可以与青史留名的古代天骄并列,突然爆发的光芒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因为他很可能会成功。

    “不简单,不简单!”昆仑圣主连连点头。

    如此惊艳的人物,如果得到昆仑鼎认可,成为昆仑圣子,绝对可以光大昆仑圣地。

    一些女弟子美眸流动异彩,芳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同。

    余子真身上爆发的光芒持续了很久,渐渐地众人又把目光聚集在余泽身上,因为余泽又上升了数百丈,虽然速度不断减慢,但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余泽皱起了眉头,这倒不是他感觉压力过大,而是因为他竭尽全力运转大神通后,他感觉距离山顶四分之三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

    昆仑山镇压在这里足有数千年,竟然有东西在召唤他,不得不说很奇怪。

    也正是召唤他的东西,为他挡住了部分压力,他才可以坚持到现在。

    “难道是昆仑大圣留下的东西,感应到大神通,复苏过来了?”余泽做出猜测。

    这种可能性很大,余泽前世与昆仑大圣是故交,昆仑山是昆仑大圣的法宝,里面留下的东西感应到余泽身上的大神通,做出一些反应并不奇怪。

    最终余泽在距离山顶四分之三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有一个山洞,他走了进去。

    这一举动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甚至可以说让昆仑圣地的修士为之紧张起来。

    相比余子真,余泽的表现毫不逊色,不但通过了昆仑玄界中的最难考验之一,而且开创了徒步登上昆仑山的先河,这样的表现堪称惊艳,是圣子的最佳人选之一,值得昆仑圣地重视。

    昆仑圣主眉心忽然裂开,出现一道竖眼,这是他修炼出来的天眼,可以洞穿天地本源,此刻射出一道光束,照进余泽进入的山洞中,想要看看余泽为什么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