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你要矜持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1:18本章字数:3195字

    昆仑圣女一向以圣洁示人,空灵动人,宛若深山老林中走出的精灵,不可亵渎。

    不少青年俊杰仰慕她,却不敢有非分之想,只是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她,生怕玷污了她。

    就在刚才,余泽居然紧紧抱住她,好像青蛙抱对,亲密接触,这对昆仑圣女来说简直不可想象,难以接受。

    缓了一会,昆仑圣女恢复理智,神色不善的盯着余泽,体内的封印一层层解开,气息随之暴涨。

    “师妹,你要冷静,刚才是战斗所需,我并不是有意冒犯???”余泽解释着,缓缓向后退去。

    昆仑圣女可是塑形境的强者,境界比他高出很多,就算他肉身强大,与辟海六重天的修为结合,可战辟海九重天的高手,面对塑形境的强者,绝对没有还手之力。

    他还真怕昆仑圣女恼羞成怒,尽全力揍他一顿。

    “师兄,今天是你赴五年之约的日子,你我师兄妹五年未见,理应切磋一番,你意下如何?”昆仑圣女迈动莲步,香风起舞,面带微笑,款款而来。

    她光着脚丫,脚不沾地,一袭红袍与光洁无瑕的肌肤形成鲜明地对比,如此款款而来,婀娜多姿,绝世倾城。

    平日里的昆仑圣女圣洁无暇,难见笑颜,也只有余泽有幸看到昆仑圣女如此美艳的一幕。

    但是余泽无暇欣赏,连连摇头:“师妹,你我难得一见,不宜动武,还是坐而论道比较好,为兄修炼神通颇有心得,可以瞬发神通,师妹可以借鉴借鉴。”

    余泽可以瞬发神通,在这一途有着绝对优势,他本想借此转移昆仑圣女的注意力,没想到昆仑圣女不为所动,笑容越发灿烂,继续向他走来。

    她笑着说道:“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五年前你我全力以赴,未分胜负,今日一战乃是五年前那一战的延续,必须进行。”

    说完后,她不再听余泽的解释,玉手轻轻一握,一柄宝剑幻化而出,竟是一柄重剑。

    看到这一幕,余泽不由得苦笑起来,昆仑圣女平时使用细剑,与她娇小的身形匹配,今天却幻化出一柄重剑,这明显是为惩罚他而准备的。

    “嗤”

    重剑劈头盖脸砸了过来。

    速度太快了,余泽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眉心一痛,重剑已经压在他额头上。

    余泽冷汗直冒,心头凛然,好在昆仑圣女没有杀心,不然这一剑足以取他性命。

    突然重剑翻转,剑身狠狠抽在他的屁股上,他感觉屁股被一座大山撞了一下,身体横飞出去,撞在一座大山上,砸出一个人形大坑,山体都裂开了。

    “师妹,你要矜持????”

    余泽刚爬起来,一句话没说完,昆仑圣女的重剑又拍过来了,他再次横飞出去。

    不等他落地,昆仑圣女再次用重剑拍他的屁股,他就像一个气球,在空中被昆仑圣女拍来拍去,砰砰的声音远远传开,传回了昆仑大殿。

    “哇,圣子与圣女的战斗未免也太激烈了吧?”

    “圣子才辟海六重天,与辟海九重天的圣女战斗,竟然斗得如此激烈,真的很恐怖!”

    昆仑圣女的弟子窃窃私议,满腹震惊。

    “你们只需记住,他是余泽。”夜良臣自豪说道,四十五度角看着天空,眺望远山。

    余泽的其他追随者莫不如是。

    他们只能听到砰砰的声音,远远地看到深山中剑光四射,自以为余泽与昆仑圣女激战正酣,难分胜负,殊不知余泽正在挨揍,凄惨无比。

    余泽真的很难想象,平日里圣洁端庄的昆仑圣女,弱柳扶风,吐气如兰,被激怒后居然如此强悍,一剑又一剑的拍打着他,即便他肉身强大,也感觉吃不消,浑身剧痛。

    “师妹,你要矜持???”

    余泽无力地喊着,蹉跎五年光阴,与昆仑圣女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提升修为,赶超昆仑圣女,把这一顿打回来。

    太憋屈了,被一个女子暴打,这不是他的风格!

    等昆仑圣女停下来,余泽已经面目全非,鼻青脸肿,这一形象与大街上的乞丐没有什么两样,狼狈至极,完全没有泽王子横扫帝都的无上风姿。

    “呵呵”

    看到余泽捂着屁股躲得远远的,昆仑圣女掩嘴娇笑,好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褪去圣女的光环,其实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同样有喜怒哀乐,此刻的她才是最真实的她。

    两人驾驭飞天血蟒返回昆仑大殿的时候,余泽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他的肉身足够强大,恢复力也很惊人。

    不过他脸上还是有淡淡的淤青,与长发如瀑、飘然若仙的昆仑圣女相比,还是有些狼狈,从外貌来看,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一战是他输了。

    “圣子终究还是修为不足,无法与圣女抗衡,不过话又说回来,圣子以辟海六重天的修为,逼得圣女动用辟海九重天的修为,一旦修为赶上来,实力将突飞猛进,横扫同辈。”一个女弟子小声说道。

    “也许他的修为提升至辟海九重天,与肉身力量结合,可以做到辟海境无敌。”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师兄对余泽的评价,语气中充满了震撼。

    “辟海境无敌?”众人震惊,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

    自古以来,凡是在一个境界无敌的人物,无一不是赫赫有名的大修士,这样的人物极其罕见,遍寻古今也找不到几个。

    须知,修士之间,天赋不一,修炼的法术有强有弱,对法术的领悟程度也不一样,即便处在同一境界,战斗力也会有不小的差距,强弱不一。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每一代都会涌现无数天骄,没有谁敢说自己在某一境界无敌,要做到某一境界无敌,必须横推对手,以不败的战绩来树立赫赫威名,真的太难了。

    昆仑圣地的修士之所以如此震惊,是因为昆仑圣地曾经出现过一个辟海境无敌的圣子,那个人处在辟海境的时候,出入名山大川,遍寻古迹,拜访各大圣地,但求一败,他是一路横推过去的,难逢对手,震惊天下。

    可惜天妒英才,那个圣子折损在生命禁地瘴气森林深处,昆仑圣地的传奇就此终结。

    “遥想当年,莫苍圣子手持一柄长剑,风华绝代,冠绝天下,横推十方,难逢一抗手?????”有人想起了莫苍圣子的传说,顿时热血沸腾。

    “若不是莫苍圣子折损在瘴气森林深处,昆仑圣地一定比现在强大辉煌。”有人发出沉重的叹息。

    不过很快就有人盯着余泽,眼神火热,充满期待:“余泽圣子引发昆仑鼎、昆仑山共鸣,又修成宝体,注定会再现莫苍圣子无敌的风采,超越古今,光大昆仑。”

    辟海境无敌。

    余泽有些激动,年少轻狂,意气风发,谁不想天下无敌,万众瞩目?

    而且这是无上荣耀,若是可以摘取这个光环,可以为北原争光,可以再现北原的荣耀,何乐而不为?

    “师兄,你可要继续努力啊。”昆仑圣女笑道。

    “我无敌天下,你艳冠天下,你我携手,方可天下无敌。”余泽笑着回应她。

    两人似乎已经忘记刚才战斗结束时发生的“不愉快”,谈笑自若,并肩走进昆仑大殿。

    “天呐,我没听错吧,圣女似乎称圣子为师兄?”

    “我也听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圣子战胜了圣女?”

    “他们战斗之前约定好了,圣子战胜圣女,则圣子为师兄,反之亦然。一定是圣子胜了,辟海六重天战胜了辟海九重天,这太不可思议了!”

    经过简单的讨论与推理,众人很快就确定了,刚才的战斗,余泽胜,圣女败。

    如此一来,余泽辟海境无敌的呼声瞬间高涨,昆仑圣地传承至今,长盛不衰,不过早已不复上古时代的强盛,昆仑圣地急需一位强大的圣子带领他们走向巅峰,所以所有人都很激动,充满期待。

    “既然是圣子战胜圣女,为什么圣女衣袍完整,圣子衣衫褴褛?难道是圣女输了恼羞成怒,揍了圣子一顿?”一个心思缜密的女弟子看着余泽与昆仑圣女的背影,小声嘀咕着。

    “不对,圣女怎会如此小气?”心思缜密的女弟子突然眼前一亮,“一定是圣子对圣女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圣女才会勃然大怒,解开所有封印,狠狠揍圣子,到底圣子对圣女做了什么呢?抚摸还是亲吻?”

    昆仑圣女修为强大,耳力惊人,恰好可以听到这道细小的声音,她突然娇躯一颤,莹白的俏脸霎时绯红,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刚才被余泽从身后紧紧抱着的画面。

    “师妹,你不舒服吗?”余泽不解问道。

    “找打。”昆仑圣女又羞又气,扭动柳腰,率先走进昆仑大殿。

    “师妹,你要矜持。”余泽谈笑自若,这里众目睽睽,他可不担心昆仑圣女会发飙。

    看着昆仑圣女婀娜的背影,余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刚才抱着她的情景,她娇躯是那么的柔软,她的发香是那么迷人,令人陶醉。

    来昆仑圣地的目的已经达到,余泽的综合战斗力堪比辟海九重天的修士,能否从瘴气森林挖出圣药才是拯救余沐雨的重中之重,他需要回北灵城再做一些准备。

    另外,五年前他的生魂被北原王斩掉,他需要一个解释。

    余泽尝试与昆仑山沟通,希望可以忆起上古发生的一切,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向昆仑圣主告辞,启程返回北灵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