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为天下,为苍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1:18本章字数:2979字

    余泽回到北灵城后,发现北灵城多了很多士兵,城门口的老兵换成了精兵,城内到处都是巡逻的士兵,一股无形的紧张氛围笼罩全城。

    这种情况还是余泽第一次见到,他出生后天人国一直国泰民安,没有战事,而今北灵城突然加强戒备,一定有大事发生。

    回到王府,余泽就被告知,三天前北疆传来战报,北方的刹鬼国最近一个月频繁侵犯天人国北疆,抢夺不少村落,尤其是最近几天,连续屠戮了四个村落,北疆子民因此人心惶惶,纷纷向内地搬迁。

    刹鬼国违反停战协议,突然南侵,似乎有意挑起战争,很不寻常,万一处理不当,很容易引燃刹鬼国和天人国的战火,到时候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对天人国没有好处。

    北原王得知这个消息,当天就前往边疆,一方面调动兵力,布置防线,一方面调查刹鬼国突然蠢蠢欲动的原因。

    “刹鬼国违反停战协议在先,我们为什么要忍气吞声,与他们和解?直接杀过去便是,堂堂七尺男儿,当血战沙场,开疆拓土,怕他作甚?”一个脾气暴躁的副将大声说道。

    “征战,我们北原怕过谁?”一位大将朗声大笑,“当年王爷带领我们南征北战,所到之处无不臣服。刹鬼国骁勇善战,不惧生死,几乎侵占了半个北原,王爷受命北上,如一柄尖刀,杀得刹鬼国望风而逃,我等为战而生,何惧一战?”

    突然他话锋一转:“与刹鬼国开战,受苦的是黎民百姓。王爷仁义,心怀天下,自然要调查清楚,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开战。”

    “李将军说得不错,北原无惧一战,但却不随意开战。”余江对众将说道。

    余泽没有发表意见,行军打仗讲究的是排兵布阵,他不懂兵法,不会领兵作战,但如果边疆需要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披上铠甲,随军北上,抵御来犯的强敌。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为进入瘴气森林做准备。

    虽然他的肉身力量与辟海六重天修为结合在一起,综合战斗力可以媲美辟海九重天的修士,已经达到辟海境极限,但是瘴气森林中的某些生灵,修为超越辟海境,对他存在极大的威胁。

    他的修为在锤炼宝体时做出突破,时间不久,尚未巩固,即便服用他自己炼制的无暇丹药,短时间也无法突破,所以综合战斗力暂时提不上去,只能从其他方向努力,增加一些保命手段。

    首先,余泽大肆收购可以快速恢复真气的固灵丹。

    战斗中,一旦真气耗尽,只能任人宰割,所以身上携带一些快速恢复真气的固灵丹很有必要,几乎所有修士身上都会佩戴一些,以防万一。

    所以固灵丹奇货可居,价值不菲。

    余泽大肆收购,消耗了不少财宝,别人都看着心痛,他却一点都不心痛,因为他早有计划,收集到足够的固灵丹后,他开始炼丹,炼制无暇的固灵丹。

    无暇的丹药,效果比一般的丹药好数倍,而且长期服用不会有后遗症,可以放心服用,价值自然要提高不少,是一般丹药的五倍。

    余泽只卖掉一小部分无暇固灵丹,就把收购固灵丹消耗的财宝赚回来了。

    剩下的大部分固灵丹,余泽放在身上,准备带进瘴气森林,以备不时之需。

    除了准备无暇固灵丹,余泽还准备了一些疗伤的丹药,尽管他的肉身恢复力很强,但是瘴气森林是生命禁地,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多准备一些丹药总会有好处的。

    如此过了两天,北原王回来了。

    北疆加强了军事防御,重兵把守,与刹鬼国的军队进行了几场激战,暂时震退了刹鬼国的军队。

    不过刹鬼国南侵的原因,还有待调查,不查清楚原因,仅靠军队震退敌人,一来二往,摩擦多了,总有一天会点燃战火。

    夜幕降临,余泽进入北原王的书房。

    “父王,五年前您为何要斩掉我的生魂?”余泽直接问道。

    北原王听到这个问题,显得很惊讶,接着是愧疚,他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人皇的地位至高无上,不可侵犯,你横扫帝都,拥戴余子真的人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镇压了余子真,这是欺君犯上,他们怎能容忍?”

    “当年您坐拥北原,掌控天人国百分之四十的大军,就算那些拥戴余子真的人对我不满,又能怎样?”余泽强压着心中的不满。

    “他们的确不敢对你怎么样,但余子真有先皇庇护,余氏历朝历代的先皇都会庇护新皇,你欺君犯上,历代先皇欲诛杀你,以正国威。当时我真想举兵南下,护你安全归来,但我不能这么做,天人国在万殇界孤立无援,四周恶鬼环视,虎视眈眈,如果我这么做了,天人国必将战火连天,陷入内忧外患之中,我不能这么做啊。”北原王露出痛苦之色。

    “举兵南下,护我安全归来?”余泽心头发颤,十分感动。

    身为臣子,举兵南下,与人皇作对,这可是谋朝串位,要遭世人唾骂的。

    父王为了他,不惜毁掉自己一世英名,背负万千骂名,对他的关爱已经达到极致了。

    “当年,你执意南下,我不让你去,就是担心你会惹怒先皇,招致杀身之祸。”北原王叹息说道。

    余泽前往帝都的时候,北原王不让他去,是他偷偷溜出去的。

    当年,余泽想不明白,为什么父王失去皇位,闷闷不乐,他要去帝都打败余子真,为父王出一口气,父王却拦着他。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父王的苦心。

    “为了你们,我可以背负谋朝串位,弑君乱国的千古骂名,但这样做会让天人国陷入内忧外患之中,人族可能因此灭族,我绝不能以一己之私,毁掉人族的未来啊。”北原王更加痛苦了,“为天下,为苍生,我只能以举兵南下为由保你一命,但先皇要求斩掉你一半生魂,抹掉你的相关记忆,以免你祸乱天下,我只能照办。”

    “为天下,为苍生。”余泽心口发堵,这是一个多么沉重的话题。

    “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北原王希望能得到余泽的原谅。

    身在帝王之家,看似风光无限,却有着诸多牵制。

    昏君想杀谁就杀谁,纵酒放歌,夜夜笙歌,可以不顾黎民百姓的死活。

    但明君却要守护天下苍生,纵然不是君主,只要你权倾天下,就必须为苍生着想,不管你有什么私人仇恨,都必须放下。

    堂堂北原王,南征北战,从无败绩,乃是军中神话,号称战神,如此人物,几乎不可能向别人低头,但他在这件事上却妥协了,他有他的苦衷。

    “我不怪你。”余泽笑了,能在进入瘴气森林之前解开心结,其他都不重要了。

    余泽能理解北原王的苦衷,但却无法接受这种做法。

    为天下,为苍生,一己之力同样可以做得到,只要他修为通天,镇压万鬼,一切都可以随心所欲,何须受其他牵制?

    权倾天下,不如修为通天。

    余泽有独战群雄之志,自信总有一天可以修为通天,自由自在,不受任何约束,所以他不会做任何妥协,就算他现在修为一般,有很多事情都无法解决,但他会拼尽全力,竭尽所能,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伤害。

    余沐雨因他而遭天谴,他暂时没有能力打破这天,打破这规则,但他可以去瘴气森林寻找圣药,治好她,这也是一种反抗的方式。

    “父王,这次我镇压了余子真的身外化身,如果先皇想要杀我,不用跟他们妥协,就说我去了瘴气森林,有胆就来瘴气森林惩罚我。”余泽认真说道。

    五年前,欺他年幼无知。

    而今他已长大,有了前世的记忆,心智犹如千年老妖,自然不会妥协。

    “五年前我已铸下大错,悔恨至今,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北原王眼神坚定,“他们再来治你的罪,我不会妥协的。这里是北原,不是帝都,在北原我有足够的实力与人皇抗衡,如果他们想试试,我不防与他们玩玩。”

    敢打敢杀,无惧强敌,这才是他心目中的不败战神。

    余泽大喜过望,与北原王谈论当前局势,直到深夜才离开。

    回到自己的小院,余泽服用自己炼制的无暇丹药,抓紧时间修炼,巩固修为。

    这是一枚加快修士在辟海境修炼速度的冲灵丹,余泽处于辟海六重天,服用冲灵丹正好合适。

    冲灵丹入口即化,药香散开,沁人心脾,奔腾的力量在余泽的筋脉中运转,被大神通炼化,用于开辟土灵海。

    无暇丹药的好处之一就是可以长期、大量服用,同一种丹药,效果不会有丝毫衰减。

    这两天,余泽准备了很多冲灵丹,整晚他都在修炼,有充足的丹药辅助,进步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