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教训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1:18本章字数:3198字

    “天地变幻,沧海桑田,这张古老的地图与现在的地貌有了很大的差距,只能作为参考。”余泽不敢完全相信这张地图,“希望圣药所在地没有改变,圣药没有被挖走。”

    岁月变迁,时光荏苒,谁也不知道瘴气森林深处诞生了什么可怕东西,也许圣药早已被挖走,也许有强大的生灵守护着圣药,谁都说不清楚。

    余泽只能祈祷圣药没有被挖走,他参考地图,借此判断大方向,一步步深入。

    “我赵日地不服。”

    突然,一声怪叫从远处随风传来,钻入余泽耳中。

    “赵日地?”余泽诧异,“赵日地不是余子真的师弟吗,怎么出现在这里?”

    赵日地是余子真的小师弟,年仅十四岁,已经是辟海八重天的修士,天赋惊人,远超同辈。

    事实上,日月天王的几个弟子,无一不是绝世天才,大弟子余子真,修成身外化身,仅凭化身就可以震慑各路天才,号称天赋最接近上古圣贤的人,有圣皇的美称,天赋有目共睹,世人皆知。

    二弟子是一个女子,容貌惊世,天赋更是罕见,据说天生拥有三种属性,一身剑法出神入化,一根枯草都可以化作神剑,斩尽天下兵器。

    三弟子擅长推演,深得日月天王真传,外号神算子,外界传言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来的成就会超过日月天王。

    赵日地是小弟子,他兄长赵日天便是四弟子。

    据说赵日天早在两年前修为就达到辟海九重天,随时可以做出突破,但他一直压制着修为,有人推测他想要辟海境无敌,有人推测他图谋甚大,准备厚积薄发,冲击传说中的辟海十重天。

    他的境界摆在那里,就是辟海九重天,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战斗力有多强,因为他修炼的法术经过两年锤炼,不说千锤百炼也差不多了,对法术的领悟达到了非常高深的地步,与他战斗过的人都死了。

    辟海境无敌,他是其中之一。

    这些都是余泽回到北灵城后,了解天下大势了解到的。

    尽管都是传言,但是无风不起浪,这些传言至少可以说明一点,日月天王这一脉很恐怖,可以碾压同辈。

    余泽收敛气息,悄无声息的潜了过去,发现有一群人围在一起,一个衣冠楚楚的少年被围在中间,正在大声说话,发泄心中的不满。

    “余泽算什么东西?在我们师兄弟面前,他什么都不是。当年若不是小爷年幼,尚未修行,哪容他在帝都撒野?”

    “这世上,真正的绝世天骄只有我师兄余子真、师姐上官嫣然、大哥赵日天,若要说余泽是绝世天骄,小爷赵日地第一个不服。”

    衣冠楚楚的少年应该就是赵日地,他提到余泽的时候满脸不屑,似乎余泽只是一根羽毛,随便吹一口气就可以吹跑,不值一提。

    “少爷,莫要大意。”一个老仆提醒道,“余泽能够打得慕容华毫无还手之力,绝非等闲之辈呀。”

    “别拿慕容华那种废物跟小爷相提并论。”赵日地不以为意,不紧不慢的伸出一根手指,轻笑道,“余泽若是敢出现在小爷面前,小爷一根手指碾死他。”

    “小小年纪,口气倒不小啊。”余泽走了出来,准备教训教训赵日地,这家伙目中无人,实在太狂妄了。

    另外,他想知道赵日地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竟然有人在偷听!”赵日地吃了一惊,忙问道,“你是什么人?”

    “你想碾死我,却不知道我是谁,真是可笑。”余泽呵呵一笑。

    “这么说你是余泽?”赵日地脸色微微一变,突然涌现一股杀意。

    “不错,我就是余泽。你太狂妄了,你若是感觉有实力跟我玩,我不介意奉陪到底。”余泽大摇大摆的走到赵日地面前,没有一点防备。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赵日地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挑衅,猛地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余泽的额头,吼道,“五年前,我尚未修炼,才让你名噪一时,若我与你同岁,你算什么东西,我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你。”

    他看得出,余泽只是辟海六重天,比他低两个境界,根本没有把余泽放在眼里,毫无防备。

    “狂妄。”余泽突然发力,肉身力量爆发,瞬间蹿到赵日地面前。

    赵日地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收回手指,但是晚了,他发现余泽的两根手指紧紧夹着他的食指,同样是手指,余泽的手指却坚如精铁,像一把钳子牢牢夹住他的食指,他根本抽不回来。

    剧痛从食指蔓延开来,传遍他全身,他甚至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裂开了,恨不得斩断这根手指。

    “你敢偷袭我?”赵日地脸色狰狞,声音阴冷至极,充满愤怒。

    “你伸出手指让我夹,自己没躲开,现在反过来说我偷袭,这次让你长长记性。”余泽的两根手指用力夹了下去。

    “咔擦”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开。

    “啊????”

    赵日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余泽刚放开他,他就猛地抽回手指,左手捂着右手的食指,叫的凄惨无比。

    他怎么也没想到,以前无往不胜的食指,碾压了不知多少敌人,这次竟会失利,法术还没有施展出来就被压制住了,吃了一个大亏。

    仆人看到自己的主子受伤了,纷纷发动攻击,围攻余泽。

    之前他们都没有防备余泽,与余泽离的很近,此乃近战,余泽肉身强大,极为有利,他施展通天掌法,一掌掌打出,徒手接兵刃。

    “砰”

    “砰”

    “砰

    仆人如遭雷击,纷纷摔了出去。

    “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森寒的声音自赵日地口中传开。

    有了仆人攻击余泽的时间缓冲,赵日地强压着食指传来的剧痛,成功施展出强大的法术,他有了底气,心中的杀意更是疯狂弥漫着。

    此时的赵日地,与刚才的赵日地完全不同,除了脸色狰狞之外,他的脖子上多了一个鸟头,右臂腋窝下多了一条手臂,仿佛一只怪兽,凶残冷漠,怪异无比。

    三头六臂。

    看到赵日地这副模样,余泽脑海中立刻闪现出这种神通。

    三头六臂,顾名思义,一副身躯,长着三颗脑袋,六条手臂。

    这等于三个人合在一起,不同脑袋,不同思维,不过躯干相同,六条手臂的动作将会很协调,这种协调不是三个人联手的加法效果,而是乘法效果,威力十分强大。

    另外,若是六条手臂分别施展一种神通,六种神通同时施展,别说同辈争锋,就是与前辈高人激战,也有一战之力。

    赵日地施展的神通只长出一颗脑袋,一条手臂,显然不是完整的神通,只能算是一种强大的法术。

    不过这已经很惊人了,运用得好,比两人联手的效果会好很多。

    “原来有这么强大的法术,你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余泽呵呵一笑,“不过你遇到了我,我可以镇压你,而你,却无可奈何。”

    他施展移山填海,小山放大,直接镇压过去。

    大山轰隆隆压落下去,压得赵日地无法动弹,不过他扛住了大山,他抬起鸟头,喷出大量火焰,煅烧小山。

    “想镇压我,没这么容易。”赵日地咆哮着,手臂抖动,想要震碎被烧得通红的小山。

    小山颤抖,却没有裂开。

    赵日地突然阴冷一笑,就在余泽感觉不妙的时候,他的第三条手臂动了,速度极快,电光火石之间,余泽只觉得胸前一痛,身体就被贯穿了,前后透亮,鲜血汨汨而涌。

    好在火焰挡住了赵日地的视线,这一击没有击中余泽的心脏,不然就危险了。

    “你以为你是谁?还不是要死在我手里。”赵日地得意地笑着。

    第三条手臂再次化作一杆长矛,这次没有火焰遮挡,他直接刺向余泽的心脏。

    “你只需记住,我是余泽。”余泽并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气息依旧强盛,他运转功法,肉身发光,胸前的伤口蠕动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生机不减,气息绵绵不绝。

    余泽的肉身,强大之处不仅仅是力量强大,还在于恢复力超常。

    手臂幻化而成的长矛瞬间到了胸前,余泽一抬手,通天掌法施展出来,当的一声,宛若钢铁敲打着长矛,牢牢抓住长矛,令其无法动弹。

    “怎么????可能?”赵日地骇然失色,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的第三条手臂之所以速度这么快,是因为他的第三条手臂是风属性,施展了风盾术,速度产生力量,凭借超快的速度,几乎无往不利,没想到这次竟然失利了。

    余泽不再多说,因为多说无益,他用力一握,猛地一扯,赵日地的第三条手臂直接离体而去,被随手扔在地上,鲜血洒得满地都是。

    “啊???你敢这样对我,我不会放过你的。”赵日地满脸痛苦之色。

    “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敢威胁我,你还真是无法无天啊。”余泽脸色一沉,抬手就抽了他一个耳光。

    一通大耳光下来,赵日地的脑袋肿的像个猪头,两只眼睛肿的挤在一起,眯成一条缝隙,嘴巴又红又肿,向外面冒着血沫,牙齿早就随鲜血喷光了,若是不仔细辨认,恐怕他妈都认不出他是谁。

    打完之后,余泽甩了甩手,感觉特别解气。

    这小子太猖狂了,他只不过横扫了帝都,又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这小子的事,这小子却动不动就要一根手指碾死他,不揍一顿真咽不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