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要哄哄她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033字

    季明渊看她傻傻的样子,有意逗她,“还不走?难道……你想留下来陪我?”

    边悦被他邪恶的笑容一激,立刻站起来迅速穿好裤子。

    可是她越着急越穿不好,那裤子又太长,她穿着,“啪”地一下子摔倒了地上。一瞬间,边悦连死的心都有了。

    太丢人了。

    可是季明渊看到的,却是她白色的小内,还有那诱人至极,朦胧不可见的禁忌之地。

    边悦穿好裤子,发现季明渊的眼神整个都不对了。

    她顿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啪”地一声关上门跑了,仿佛身后有猛兽在追一般。

    她出去后,季明渊才摇头苦笑。

    季明渊啊季明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圣人了?

    多好的机会,就让你这么白白错过!

    这下子,又要靠拇指兄弟和凉水帮忙了。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可是季明渊却没忘记刚才边悦落到他手上的泪水,那一滴泪,仿佛也滴到了他的心里。

    吓到她了吧,明天得好好哄哄。

    当天晚上,边悦回到家就立刻洗澡。在意识到,这个家也是季明渊的之后,边悦立刻就想跑出去。可是此时已经是凌晨,她根本没地方可以去。

    最终,边悦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也做了一晚上噩梦,梦里,那个恶人全是季明渊。

    “啊!”

    第二天,边悦是被吓醒的。

    “不行,太可怕了。”边悦一起床,就立刻收拾东西。

    她要回去!

    她一定要回自己住的地方,不管季明渊怎么威逼利诱,她都绝不会妥协的!

    边悦咚咚咚跑出门,门一开,就撞上了一具躯体。

    “啊!”

    “小心!”

    一只手拦腰抱住她,边悦庆幸之余,抬头就看到了季明渊。

    “你、你放开我!”边悦吓得整个脸色都变了。

    季明渊放开她,余光就看到了她手上的行李袋,“倒垃圾?”

    边悦将行李袋往身后一藏道:“不是!”

    “嗯?”

    “季明渊!我们不能住在一起!”说这话的时候,边悦还是一脸戒备,并且脸通红,“我想明白了,我们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以后只要你有需要,我随时出现就好了!”

    季明渊一大早赶回来,就是为了哄哄边悦,让她冷静的。没想到,这个女人动作却这么迅速。

    看来,不先教训一下是不行了。

    “边悦,站好!”

    他声音一提,立刻气场全开,和平常那个好说话的季明渊不同,此时的季明渊完全就是个上级领导架势。

    边悦那好不容易壮出去的胆子,又回来了一些,但是依旧不松口。

    “我要回去。”

    季明渊走近她。

    她步步退,最后退回了屋子里。

    她一退回屋子,季明渊就转身关上了门。

    “啪!”的关门声,让边悦紧张到了极点,她已经摆放出了要打架的架势。

    “要不,跟我过两招?”说着,季明渊已经开始挽袖子。

    边悦犹豫。

    季明渊笑容一扬,在她犹豫期间,一把拉过她的手,随后抵在了墙上。

    “季……”

    “嘘。”

    季明渊靠在她耳朵上,声音磁性刻骨,“边悦,或许你没有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如果我想对你做什么的话,无论你跑到哪里都一样。反过来,如果我不想对你做什么的话,你根本不用跑。”

    边悦彻底僵硬住了。

    “所以,”季明渊笑着道:“你好好住着,在你同意之前,我不会碰你。我说到做到。”

    边悦知道自己被威胁了,而且是被自己的顶头上司的威胁。偏偏这威胁,十之八九是真的。

    边悦咬牙道:“我不会同意的!”

    “呵,万一呢。”

    边悦直直地看着他,也不在乎两人呼吸有多近,她仿佛是在宣誓一般,“没有万一!”

    季明渊沉沉笑了。

    边悦一把推开了他。

    她这一推,季明渊居然直接撞到了对面的墙上,随后坐在了地上。边悦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她就算是再有力气,也不可能一下子把一米八几的季明渊推到在地上啊。

    “嗯……”

    季明渊一声呻吟。

    边悦这才注意到,季明渊的脸色很不对。他的脸色青红,呼吸不稳,唇瓣也发白。

    刚才两人靠得很近的时候,他的呼吸很热,她以为是因为他的药效没解开,可是现在看来,季明渊更像是……发烧了!

    “喂!季首长,你怎么样?”

    他跑了一晚上冷水,又赶着回来哄她,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只是季明渊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发烧。

    边悦将季明渊扛起,扶回卧室,“哇靠!你怎么这么重!”

    季明渊嘴角微扬,闭着眼睛,将整个身体更靠到了她身上。边悦差点倒在地上,和他离得这么近,她后悔死了。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要是季明渊出事了,她在翻译室的编制怎么办,她的前程又怎么办。无论如何,她就现忍耐他一下好了。

    “呼!”

    边悦将季明渊一把扔到了床上,然后连忙去找药。好在她当初搬家的时候,连药也带过来了,否则连找都找不到。

    “喂,吃药。”边悦距离季明渊一个手臂长的局里,将水和药一递。

    季明渊闭着眼睛,没反应。

    “喂!你别得寸进尺哈!”边悦此时才不管季明渊是不是上级,她已经够仁义的了。

    “姓季的,你……”

    边悦皱眉,走近,拍了拍季明渊的脸颊,可是除了烫到吓人的温度外,季明渊没有任何反应。

    “喂!喂!季明渊!”

    边悦连忙拿起电话叫救护车,可是转念想到季明渊的身份,又将电话掐了。

    该死!

    她还没有其它人的电话号码。

    边悦立刻将电话放下,随后去弄冷毛巾敷在季明渊额头上,弄完这些之后,边悦开始喂药。

    可是季明渊此时的状态,根本无法自己张口吃进去药。

    怎么办……

    边悦犹豫了一下,抬手掰开季明渊的口,掰动的时候她还能看到他嘴唇上昨晚被她咬破的伤口,暧昧而醒目。

    边悦脸微红,边灌水边恶狠狠道:“季明渊!你最好是乖乖把药吞进去!否则,我就趁你生病找你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