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脱衣降温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186字

    虽然边悦要挟得很到位。

    但是奈何……

    季明渊此刻是个病人。

    你能和病人讲理?

    不能!

    最终边悦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季明渊将药吞下去。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药效太猛烈的原因,药吃下去快一个小时,季明渊的高烧还是没有退。

    对于发烧的处理,边悦也是经过培训的。

    要尽快让病人降温。

    降温的方法,除了用药之外,还可以物理降温。

    而物理降温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凉水帮病人擦拭一遍身体。边悦打量着季明渊,眼珠子转啊转。

    “我告诉你,我是为了明天的任务考虑!你要是出事了,我岂不是前功尽弃!”

    边悦边说,边解着季明渊的扣子。

    这种行为真的很变态。

    这是个男人……

    还是她的顶头上司……

    是军中王牌,更是许多女人心中萌妹以求的男人……

    咦。

    这么一想,她好像赚了!

    边悦解着扣子的行为顿时变得欢脱了起来,手指不小心擦过锁骨,肌肤和女人不同,有些硬硬的力量感。

    再来是胸膛,边悦脸红红。

    肌肉。

    ……

    八块腹肌。

    ……

    碰裤子的时候,边悦犹豫了。再下去,她就跟流氓没两样了。要不,只擦擦上面好了。

    “嗯……”

    一道痛苦的呻-吟声突然传来。

    边悦吓了一跳,以为季明渊要醒了连忙站起来。可是等了半响,季明渊都再没有动静。他的脸看起来依旧发红,可见还在发烧。

    刚才,是因为痛苦发出的声音吧。

    边悦碰了一下季明渊的额头,温度并没有降得很明显。

    仔细想来,她昨晚也不是没有感动的,当时如果季明渊不喝下去那两杯酒的话,她恐怕会惹出不少麻烦。

    昨晚她要是不冲动,他也不会这样。

    边悦深吸口气,闭上眼开始解季明渊的裤子。她不敢看,但是手上却乱摸。

    床上的人睁开眼,看了闭着眼睛呼吸紧张的女子,嘴角扬起一丝笑。不过随即他就意识到,这无非是在折磨自己。

    这个女人,是真当他是死人吗。

    他也是正常男人。

    不过或许边悦也是知道收敛的,接下来为了防止季明渊突然醒来,她规规矩矩地擦拭。不敢再有半点占便宜的想法。

    等擦完,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边悦累得不行,再试试季明渊的温度,好在是下去了不少。

    “呼。”

    边悦瘫坐在床旁,目光发直,昨晚一夜没睡好,一早上又惊又吓又忙的,现在她脑袋嗡嗡作响,眼皮已经在打架。

    边悦看了一眼床上的季明渊,他应该不会那么快醒过来吧……

    边悦脑袋往床边一趴,睡得人事不省。

    季明渊小睡了一会儿醒来,意外看到床边的人。他坐起身,除了一身汗外,并没有太多不舒服的感觉。

    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季明渊笑了,弯身,将人抱上床。

    边悦迷迷糊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过去,十分钟左右,她才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睁开眼,转头,却看到季明渊一身西装革履走进来。

    边悦怔住。

    季明渊真的是那种长得得天独厚的人,五官完美,身材伟岸。西装将他的身材完美包裹,修长的腿挺立,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

    边悦的心莫名悸动。

    想到刚才手上的触感,肌肤纹理下硬硬的富有力量感的肌肉。

    季明渊看着她的眼神,笑容扬起,俯身,磁性的声音透着玩味道:“喂,醒过来。”

    边悦脸涨红,连忙往后一仰,脑袋顿时磕到了床头。

    “嗷!”疼得边悦眼泪都要出来了。

    季明渊却是笑着揶揄挤兑道:“看来是醒过来了。”

    边悦捂着脑袋,心中狠狠问候了季明渊一把。

    季明渊道:“既然起来了,就跟我走。”

    边悦道:“凭什么就跟你走!”

    季明渊挑眉,双手环胸,“边悦,这就是你对上司说话的态度?”

    他这么一提醒,她才意识到,自己和季明渊的身份差距。

    “起来,穿上正装,跟我去公司。”

    边悦边找着正装,边问道:“我们是要去昨晚那个老外的公司吗?这么快对方就联系你了。”

    季明渊看了眼她挑的衣服,还算可以,随后抬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道:“忘了你要装成我的秘书吗。”

    边悦被他亲昵的动作吓了一跳,但是随即被话的内容转移了注意力。

    “什么意思?”

    季明渊却是看了一下表道:“五分钟,我在车上等你。”说完,他自顾出去。

    “什么嘛,也太不尊重人了,还没回答问题呢……”边悦边嘀咕,边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然后拿上包出门。

    车子已经停在门口,是看起来非常豪华奢侈的那种超跑,牌子边悦都认不出来。也容不得她多想,因为她已经看到季明渊在看手表了。

    车门自动打开,边悦迅速上车。

    季明渊摁下表,“五分钟,刚刚好。”

    边悦调整呼吸道:“季首长请放心,我的能力是完全可以胜任这份工作的。我不会因为个人原因,耽误工作。”

    季明渊点头,随后笑着道:“我说过,单独相处的时候,可以叫我明渊。”

    边悦还没反驳,就听他看着她,让她有些紧张。“没化妆?”

    边悦连忙道:“在包里!”

    “嗯,补上。”

    “是!”

    边悦立刻拿过包,开始补妆。化妆是对外礼仪最基本的一种,无论私下多喜欢清汤挂面,到了正式场合,都必须遵守这一规则。

    季明渊不会让边悦例外,边悦更不会认为自己会有特例。

    她化妆的动作很快,而且即使在车上也化得很稳。

    “好了。”

    前后不超过十分钟。

    季明渊看了一眼,眼前一亮。边悦因为个性的缘故,气质上缺乏冲击,所以五官也显得不够突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发现她的惊艳。但是化上妆后,眼部和暗影都进行了加强,五官精致感十足,美得让人眼前一亮。

    尤其是那双唇,丰润潋滟。

    “很漂亮。”

    没想到他会夸得这么直白,边悦耳根一热,故作镇定道:“谢谢。”

    季明渊看了眼她发红的耳朵,笑着道:“经常在车里化妆?”

    “嗯,因为翻译的任务都来得比较突然,经常来不及化妆,只能在车上化。”想起高成宇总说她不化妆的事,边悦心中只能苦笑。她工作强度大,又没有规律,平时根本顾不上这些。

    注意到她眼神有些暗,季明渊淡淡道:“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边悦坐直身体道:“季首长,刚才你说的公司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