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边悦,我在追求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033字

    边悦就着仰头的姿势呆掉了。

    这是什么情况?!

    她、她又被季明渊调戏了吗?!

    边悦脑袋有些懵。

    季明渊看着她呆掉的神情,笑着,抬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附身低语道:“回神了,不然我就继续亲了。”

    边悦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巴,后退三步,戒备地看着季明渊,“你、你……”

    季明渊笑容灿烂,眸中玩味十足,“边悦,我在追求你。”

    边悦彻底被吓到了,“你、你追求我?”

    “不像?”

    边悦狂摇头,随后后退几步道:“方总,我想起来我办公室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她惊慌失措逃跑。

    季明渊看着她的背影,笑容扬着,他有这么可怕吗?

    这个傻姑娘,无论再怎么逃,他也会抓回手心的。

    边悦回到自己位置上,脑袋还是懵的。她手碰着自己的唇瓣,上头似乎还有刚才的触觉,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个世界疯了!

    绝对是疯了!

    不,是季明渊疯了!

    他一定是觉得耍自己很好玩,或者是像刚开始见面那样,他只是为了考验和观察自己。

    不对!

    哪有上司为了考验下属,连自己都搭进去的!要真是这样的话,季明渊得亲破皮!想到这,边悦心中很是不爽,她几乎可以肯定,季明渊就是为了耍她!

    边悦回想起自己遇到季明渊到现在,他几乎都是以戏耍自己为乐。

    “不行!”

    边悦随手拿起桌上的笔记里,一副有正经事要汇报的样子,直接打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此时季明渊正在看文件,见她来了,眸中深处,笑意一闪而过。

    “方总!”边悦手压在办公桌上,一脸严肃,“你正在严重地干扰我工作!希望你以后能够自重,不要以为是我的领导,就可以随便戏耍我!”

    季明渊看着边悦,不说话。

    他是那种,不说话让人感觉特别捉摸不透,甚至有些吓人的人。

    冷硬的下巴透着点冷冽。

    目光似有若无,带着点点危险。

    “边悦。”

    他的声音有点清凉,边悦只觉得一层鸡皮疙瘩从胳膊冒起。

    “吃午饭了吗?”

    咦?

    边悦眨了眨眼睛。

    只觉得身体的鸡皮疙瘩一层层下去,却又一层层要爬上来。

    季明渊嘴角微扬,“我让人送了午饭过来,一起吃?”

    说着,季明渊已经打开了手边的饭盒。

    边悦觉得,自己至少应该再和季明渊据理力争一下,要他一个回应;或者,季明渊应该像上次一样教训她,提醒她上下级有分。

    可是看到香喷喷的鸡腿饭后。

    她没出息地咽了咽口水。

    屈服了。

    算了,戏耍就戏耍吧,横竖工作只是混口饭吃,犯不着得罪自己的老板。

    边悦咬了一口鸡腿,发现季明渊吃的是排骨饭,而且吃相非常优雅。

    边悦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把鸡腿让给领导,可是她又咬过一口了。

    正想着……

    季明渊夹了一个排骨给她,“多吃点。”

    边悦下意识递出鸡腿,“你要不要吃点?”

    “好啊。”

    就着边悦的姿势,季明渊低头,咬了一口,“不错。”

    边悦整个人僵住,热度从脚底烧到耳根,心砰砰砰地跳了好几下。可是季明渊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吃着他的饭。

    季明渊吃饭的姿势优雅,利落,透着成熟军人独有的魅力。

    边悦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又加快了。

    “不饿?”季明渊见她盯着她出神,开口问。

    边悦低头吃饭,脸蛋红红。

    一定是因为军队里兄弟间一起吃饭吃惯了,一定是她自己矫情,想多了。

    一定是这样。

    边悦沉默地吃着饭,不敢抬头再看季明渊,怕让他发现自己眼中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饭吃得很沉默。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边悦“蹭”地站起来,“我去开门!”

    季明渊看着她的背影,嘴角缓缓扬起。

    萧白没想到开门的会是边悦,再看桌上的饭菜,眼神不住又在边悦身上多打量了几眼。

    他真的看不出,这个女人除了暴力一点外,还有哪个地方吸引老大。

    “萧白,什么事?”季明渊开口。

    边悦反应过来,“我先出去!”

    季明渊道:“不用,公司的事没有避讳的必要,任务上的事,你更不需要避讳。”

    “是。”边悦不动了,低头乖乖站着。

    萧白收回探究的目光,不再犹豫,“威廉那边的人打电话过来了,说今晚要和总裁见一面,还说让总裁带上夫人。”

    边悦想不到威廉这么快就查到季明渊的“明面”身份,而且还找上了门。

    如果他们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那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边悦此时才真正体会到这项任务潜伏的危险性。

    “具体时间地点说了吗?”

    “说了,”萧白道:“在羲和公馆。”

    羲和公馆建在林中,是很隐秘的私人会所。威廉选在这个地方,可见不是只是认识那么简单。

    “老大,今晚要不要让几个兄弟跟着去?”

    季明渊摇头道:“不用。今晚的目的是让威廉信任我们,和我们合作,进一步找到证据抓出内奸,不能打草惊蛇。”

    如果今晚失败的话,他们的任务就很难开展了。

    季明渊道:“有打听到今晚威廉会带谁一起去吗?”

    “是一个叫Lisa的女人,”萧白道:“根据资料,她是德国人,军事学院毕业的,威廉很多对外的场合都只带她去,在他们圈子里颇有名声,是个厉害的女人。”

    季明渊道:“把资料整理一份给边悦。”

    “我?”

    “不错,边悦,今晚你要负责搞定这个Lisa。”

    “可是我……”

    “没有什么可是,”季明渊打断了她的话,“这不是让你选择,而是任务,你懂吗?”

    边悦看着季明渊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一块石头压着,“是。”

    从季明渊办公室出来,没多久萧白就给了她一份文件。边悦看着资料上那个美艳的女人,有着说不出的紧张。

    再看Lisa厚厚的简历,边悦更觉得压力山大。

    如果不是不能逃跑的话,边悦现在早就躲起来了。

    无论如何,今晚不能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