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又被戏弄了啊啊啊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058字

    为了晚上的见面。

    边悦对于王雪琪的刁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甚至都没有抬眼皮好好看她一眼。

    王雪琪一直觉得边悦很好捏,可是她这两三下,弄得她有些看不懂边悦。

    虽然她有心再刁难,但是还没出招,自家总裁已经走到边悦面前,点名让她跟他去参加一个饭局。

    边悦没来之前,饭局一向都是王雪琪去的!

    王雪琪看边悦的眼神,恨得可以化作一把刀子。

    边悦心中泪流满面,这个饭局她一点都不想去,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她宁可让给王雪琪。

    为了避免以后日子太难过,加上今天她的确是甩了王雪琪不少脸子,收拾东西走之前,她走到王雪琪身边道:“王秘书,你放心,方总对我没什么的。”

    王雪琪的眼神顿时恨得像机关枪。

    “边悦!你少在我面前炫耀,总裁带你出去吃一顿饭算不了什么!”

    咦。

    她哪里炫耀了。

    边悦觉得自己简直冤死了,“王秘书,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对方总……”

    “滚!”

    边悦无奈滚了。

    女人心海底针,她还是多多操心自己吧。

    边悦刻意离季明渊一段距离,前后去的停车场。上车后,开车的是萧白,季明渊和边悦坐在后头。

    季明渊看了一下时间道:“去一趟华伦天奴。”

    华伦天奴是全球高级定制和高级成衣最顶级的奢侈品品牌。边悦不自在地拉了拉自己的职业服,她这身当初也是精挑细选的,要不要这么嫌弃。

    事实上,季明渊是真的……很嫌弃。

    边悦的职业服很职业,同时意味着,很显老,完全遮掩住了她年轻美好的气息。

    一进华伦天奴,边悦都怯场。

    那些店员一见到季明渊,眼睛当即放光,笑容完美地迎上来。“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们为您服务的。”

    “不是我,是他。”说着,他将身后躲着的人拖了出来。

    一看到边悦,那些店员笑容有片刻的凝滞,不过随即完美地遮掩过去,“是这位女士啊,请问有什么看中的款式吗?”

    边悦摇头。

    店员互相看了一眼。

    季明渊在沙发上坐下,拿过一本财经杂志,头也不抬道:“你们看着打扮。”

    “没问题。”

    店员行动力十足,当即将边悦推进试衣间。

    “啊,不用,我自己脱……我自己脱!”

    试衣间里时不时传出叫喊声,偶尔声音尖锐,季明渊眼皮抬起来一下又继续看杂志,萧白却觉得惨不忍睹,要不是他们知道边悦在换衣服,还以为她被强了呢。

    不一会儿,店员出来拿衣服,“先生,请问您看中哪套呢?”

    季明渊扫了一眼,指了一套红色花瓣点缀的白色套裙。

    店员当即眉开眼笑,“这位先生真是太有眼光了,这可是我们高级设计师最新设计出来的作品,上面的花瓣都是纯手工刺上去的,非常精致,穿起来效果非常好。”

    季明渊看着那裙子细瘦的腰部,心中莞尔,恐怕边悦不会这么觉得。

    边悦此时几乎是被扒光的状态,看到那条裙子,脸色都变了,“这裙子太暴露太小了,我穿不了!”

    边悦平时都选宽松的衣服穿,即使是职业装也多选大一号,看到这种衣服下意识就排斥。

    她那个腰,却瞒不过店员阅人无数的眼睛。

    “小姐您放心,一定可以的。”

    店员笑眯眯说着,示意两旁的店员动手。

    边悦鸡皮疙瘩一层起,随后一个束腰上来死死勒紧,店员再迅速将衣服给她套上去,完美合身。

    “小姐,您穿起来简直太完美了!”

    边悦深深吸气,觉得自己随时会被身上的衣服勒死。她扶着墙,咬牙道:“你要是被勒成这样,你也完美。”

    “小姐,是真的,这件S码的衣服不知道多少人说过都穿不上,这件衣服简直就是为您而设的,不信的话您让外面的先生看看。”说着,店员已经将边悦推了出去。

    边悦一时没站稳,差点摔倒,幸好一只手及时扶住了她。

    “呼,谢谢。”

    边悦抬头。

    两人同时怔住。

    边悦是没想到扶住自己的人会是季明渊,而且他此时已经换了一套西装,特别的人、模、狗、样!

    说起来,上天真是给了季明渊一张无可挑剔的脸,俊美不凡,偏偏自身又气质出众,成熟气息十足……

    察觉到季明渊在打量自己,边悦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胸。

    这件裙子是低胸掐腰款的,边悦还颇有料,穿起来效果可想而知。

    在季明渊的目光下,边悦白皙的身体爬上了隐红,脖颈跟着羞成了迷人的粉色泽……娇唇流光潋滟的,美眸顾盼流转……

    季明渊发现,他选这件衣服是在折磨自己,考验自己的定力。

    他唇瓣微红,边悦按常理推测觉得他是要夸她漂亮,心底有些许雀跃,却又更加害羞。

    可是,他却说……

    “你的腰很细。”他的目光流转,顶着清俊的脸说着调戏的话。

    边悦:“……”

    噗!

    她好想找个墙扶一下。

    结账的时候,边悦看着那一串数字,心疼到肉离去。暗暗决定,看在钱的份上,她今晚一定要成功!

    车上季明渊和边悦详细说了今晚的任务要点,萧白认真当司机听着两人说话,莫名觉得气氛十分和谐,他变得好多余。

    半小时后,两人到了羲和公馆门口。

    边悦深吸一口气下车,她下车时,季明渊抬手牵住她。边悦正要说不用,就听他道:“别忘了今晚你的身份。”

    边悦反应过来,他们是夫妻。

    她把手放上,下车后还是下意识道:“谢谢。”

    这么不上道?

    看来……

    季明渊嘴角一扬,抬手搂住她的腰,将她用力扣在自己身上,唇瓣落到她耳旁,磁性的声音风流磁性,“边悦,你对我太可气了,别忘了你可是我老婆。”

    说起来,腰真细,也很软。

    边悦耳根通红,抬手握住腰上作乱的手,咬牙又羞愤道:“我知道了,季首长,不会让您失望的!”

    季明渊笑容优雅,搂着她的腰,“既然这样,夫人,我们走吧。”

    有没有人能帮她把腰上那只手剁下去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