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他生气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0:12本章字数:2072字

    她慌忙推开。

    季明渊却快一步抱紧了她。

    “夫人。”

    他简单的两个字,成功地制止了她的挣扎。边悦犹豫了一下,整个人放松靠在了季明渊身上。是啊,现在他们是夫妻,她有什么好害羞的。

    季明渊将边悦带出牢笼,随即舞台缓缓消失,老虎和血腥味也跟着一起消失在宴会厅中。

    宴会厅中的兴奋并没有消失。

    灯光亮起。

    大家看着边悦和季明渊的眼神都透着狂热,显然,他们已经成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

    就连威尔森也是一脸满意。

    边悦疲惫地想,虽然今晚的任务完成得不算完美,但是至少应该也算是完成了。

    威尔森伸出手,笑着道:“方总,希望我们以后能合作愉快。”

    季明渊看了眼他的手,却没有伸出,而是搂着边悦,淡淡道:“抱歉,我夫人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带她先回去了,失陪。”

    说完,他直接带着边悦离开。

    边悦愣住,季明渊这演的哪一出?好不容易才让威尔森接受他们,怎么就这么走了。

    她想开口,但是季明渊却用手指拦住了她的唇瓣。

    “你累了,该好好休息。”

    边悦在他的目光中点头,跟着他离开。

    威尔森看着季明渊的背影,目光中露出沉思。宴会厅里的人也都沉默没说话,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不给威尔森面子。

    但是刚才发生的事情,方总的确是有理由生气。

    毕竟牢笼里可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真要是出事了,后果不堪设想。

    上了车,边悦道:“好不容易威尔森要邀请我们加入他的生意里,你为什么要放弃?”

    萧白在车里等了他们很久,听到边悦这么问,也是一脸惊讶。

    季明渊却是皱眉借着车内灯光道:“你的手受伤了。”

    边悦低头一看,上面真的有一道血口子,肯定是刚才老虎起来她受到惊吓,被笼子旁边的铁丝给勾到的。

    “没什么事,回去稍微处理一下就好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边悦并不放弃。

    “萧白,拿药箱。”

    萧白虽然心中疑虑很多,但没反抗季明渊的命令,当即取出了药箱。

    “喂,你……”

    “别动!”季明渊的神情严肃,语气更透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他认真地给她的伤口消毒,包上纱布。边悦很疼,可是却始终咬着牙没有发出声音。季明渊中间看了她两眼,嘴角最后缓缓扬起。

    “边悦,下次,不许像刚才那么冲动,我会担心。”

    边悦要出口的反驳的话,因为最后的四个字一时噎住,说不出半句话。她怔怔地看着季明渊。

    萧白觉得自己好像碍事了,非常识趣地打开车门,默默提着药箱消失。

    季明渊笑着抬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笨蛋。”

    边悦顿时脸涨红,“你、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

    季明渊笑着道:“你这么做,只会让我分心。”刚才看到边悦遇险的那一刻,他几乎就要不敢不顾掏出枪来杀了那只老虎。

    如果掏出枪,今晚他们两个都别想离开羲和公馆。

    “我……”边悦别开头道:“无论如何,我也是为了完成今晚的任务!季首长,今晚的任务失败是你造成的!要说冲动,你才是最冲动的那个!你这是在浪费所有人的心血!”

    边悦也不知道哪来的气,但是她知道,如果她不发泄出来,她一定会被憋死。

    季明渊无奈道:“边悦,我不是神。”

    那一瞬间,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意。

    他只能选择不看威尔森。

    边悦没明白他的意思,依旧不松口道:“季首长,希望你能明白我们是在做任务,不要意气用事!”

    她教训得有理有据,却忘了自己才是最冲动的那个。

    季明渊没有戳破她,只是笑着道:“放心吧,今晚的任务不会失败的。”

    边悦不说话。

    季明渊的确没有猜错。

    任何一个男人,在心爱的女人遇险之后,如果还只顾生意的话,那爱必定不是出自真心的。

    季明渊的生气离开,打消了威尔森的最后一层疑虑。

    他决定和季明渊合作。

    在车子快到公寓的时候,季明渊接到了威尔森的电话。这一次,他没有再拒绝威尔森的邀请。

    “威尔森先生,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既然是合作愉快,就不该再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威尔森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季明渊更清楚。

    挂完电话,季明渊道:“萧白,明天和威尔森的秘书联系,开始谈合作的事。”

    萧白道:“这次看这个黄毛还往哪里逃,老大,果然你出马没有完成不了的事。当然,还要感谢我们的边小姐。”

    边悦本是生着闷气,听到这句,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也只是完成任务而已。”

    她总把任务挂在嘴边,不止是为了说服自己,还是说服季明渊。

    但是听他这么说,萧白给了季明渊一个眼神:老大,看来你还需要再接再厉。

    季明渊嘴角微扬,眸中的志在必得被很好地隐藏在夜色之中。

    “老大,边小姐,到了。”萧白将车停在两人的公寓下面。

    边悦谢过萧白之后,直接下车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闷气,只是回想起刚才的惊险,还有种种,心里莫名有一口气堵着。

    说是难受,不像;说是生气,其实也不像;难过,更不可能。

    边悦自己都不明白自己。

    按理说任务完成了,她应该开心才对,可是似乎心底里,隐约有什么事让她高兴不起来。

    季明渊看着边悦的背影,跟在她身后。

    两人的背影拉长,叠在一起,很是协调。

    回到公寓后,边悦没说话,趁着季明渊去洗澡边悦给权小雨发了短信,狠狠吐槽了季明渊一把。

    原以为权小雨会跟她一起吐槽季明渊,拿起手机,却看到短信写着:“边悦,你该不会是觉得季大首长在利用你的感情,所以闹别扭吧?”

    边悦看着短信,迟迟回不过神。

    不一会让,权小雨的短信又来了,边悦直觉不能看,但还是忍不住打开短信。

    “如果像你说的只是单纯任务,你又怎么会计较季大首长是不是在利用你的感情。边悦,你完蛋了你。”